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很難?所以才值得做!

很難?所以才值得做!

發文時間: 2019/11/01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51,300+

在這認知失調的時代,我們如何捍衛地球?

2019年5月,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內部決定在對氣候問題的表述上,引入一些他們認為能更準確描述世界所面臨環境危機的術語。比如說將原本聽起來相當被動和溫和的「氣候變遷(climate change)」一律稱為「氣候危機(climate crisis),「氣候緊急情況(climate emergency )」,甚至「氣候崩盤(climate breakdown)」,讓讀者意識到我們在談論的是一場氣氛緊張的人類災難,而「全球暖化(global warming)」也一律改稱「全球加熱(global heating)」,這些術語被放在報社內部最新版的寫作格式指南中,讓記者在編寫、編輯和英語使用時作為參照標準,這個主導風向的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媒體界的一陣熱烈討論。

《衛報》主編Katharine Viner解釋他們這麼做的原因:「我們希望確保我們在科學上更加精確,同時在這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上與讀者清楚地溝通……愈來愈多的氣候科學家和組織,從聯合國到氣象局,正在改變他們的術語,用更強硬的語言描述我們所處的情況。」

同一年的9月,因為發起「為氣候罷課」的16歲瑞典環保主義者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為了參加9月在紐約舉辦的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選擇碳排放最少的方式,乘坐溫室氣體零排放的太陽能發電帆船,花了14天橫渡大西洋到紐約,呼籲人們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當美國公共電視台的記者放問桑柏格,為什麼還一定要到紐約來不可,她的回答是:

「我每週五整天不上課,獨自一人手持『為氣候罷課(#ClimateStrike)』的標語牌,站在斯德哥爾摩的國會大樓前,抗議瑞典政府對氣候變遷無所作為,瑞典的官員只是說:『我們瑞典是小國家,對於氣候變遷問題起不了什麼作用,看看美國幹了什麼事!我們做得再多,只要美國不在乎的話,也是徒勞無功。所以我必須來美國!」

圖/16歲瑞典環保主義者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取自wikimedia commons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桑柏格的努力簡直是螳螂擋車,起不了作用,但是看她自從八歲在學校第一次學習到關於地球暖化的問題後,因為大受震撼,決定再也不吃肉,不喝牛奶,除非絕對必要也不買新東西,確實讓滿口環保愛地球的大多數成年人汗顏。

年輕輕輕的她,卻堅定的相信,就算一個人的改變,起不了什麼作用,如果每個人都可以影響身邊的人,漣漪效應夠大,就會改變世界。

雖然聽起來好像天方夜譚,家人確實深受桑柏格的影響,逐漸改變生活方式,比如聲樂家的母親,原本經常到全球各地演出,後來也因為認同減少碳排放的理念,決定放棄搭機,只在北歐國家表演,父親為了聲援女兒,也跟著一起搭帆船到紐約,她的訴求甚至已經漸漸引起注意,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在推特發文支持當地學生加入桑伯格的為氣候罷課,她受邀對世界各地領袖演講,並登上《時代》、《VOGUE》等國際雜誌封面,甚至還被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或許她說的是真的。

桑柏格所奉行的,正是政治學理時常強調的「個人即政治」(the personal is political)理念。

這個當初由女性主義提出的口號,成為20世紀婦女運動的核心主張之一,意涵就是「個人生活處境」與「社會權力結構」緊密關聯,如果保障的人權是每個人的生存權,就不應該因為這個人手上拿的護照、膚色或種族,而有所區別。

任何時機,只要世界需要我站起來發聲,我也能夠站起來行動,就是好的時機——無論面對的議題是地球暖化,難民人權、性別差異,還是網路霸凌。

很難,是嗎?正因為很難,所以才值得做。

桑伯格說,很多跟她一樣的年輕人,雖然知道地球氣候在拉警報,也知道地球暖化議題的重要性,但是在生活中卻還是沒有採取持續的行動,她用了一個非常精準的詞形容這個「說一套、做一套」的現象:「cognitive dissonance (認知失調)」。

如果讀完這篇文章以後,熱血沸騰,但是出門時手機充電線插頭還是沒拔,說不定你也是桑伯格口中的認知失調者之一。決定如何善用知識,作出決定,讓「意義」轉化成讓自己有感的「行動」,或許是我們應該給自己的下一個功課。

很難,是嗎?正因為很難,所以才值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