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一個人最重要的「角色扮演」——拆解貪心的人際關係

一個人最重要的「角色扮演」——拆解貪心的人際關係

發文時間: 2019/11/07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5,350+

很多人為人際關係所苦,因為忘了人際關係不過是角色扮演,既然是扮演,就不是真的。如果上台太入戲卻忘了下台……

從理解問題,到拆解問題

最近哲學諮商室有一個客戶,是位移民國外30多年的台灣人,她的問題是隨著媽媽、婆婆年紀愈來愈大,面臨身為女兒、媳婦的角色無法協調的問題,她想透過哲學諮商,知道如何把這兩種角色扮演得更好。

性急的人,可能立刻就會開始給各式各樣的建議了——「妳不可以那麼傻,把婆婆當媽媽!」「婆婆只是把她以前受的氣報復在妳身上......」「妳不是下女,不要以為家事通通要妳做......」這樣的建議,壞的結果是造成已經痛苦不堪的人覺得更加痛苦,因為突然之間,她不只是媳婦,還莫名其妙在名片上被你多印了好幾個傻女、受氣包、下女的身分。至於最好的結果,只是兩個人留在同溫層取暖,仍然沒有解決問題。­­­­­­­

但奧斯卡強迫我看《莊子》的時候,每次只看一個字,訓練我學會哲學諮商在面對思考的第一件事,並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要先「理解問題」,然後「拆解問題」。

慢慢來,不要著急。

就像嬰兒看到一個新玩具,第一件事並不是直接去玩它,往往是先拿在手上把玩,把這個陌生的新玩具從每一個角度都看清楚,它的重量、溫度、觸感、顏色,還有它帶來的感受,都弄清楚了,甚至放到嘴裡去咬咬看,再決定喜歡或是不喜歡,或是要怎麼玩。

對於孩子們來說,世界總是充滿了新奇。

隨著長大,我們變成不耐煩的大人,就漸漸忘記了「把玩」這個非常重要的過程——但是沒有「把玩」,就不能真正「理解」。

如果你擁有過一台反覆怎麼修都修不好的汽車,你就知道「理解問題」,往往比「解決問題」重要。沒有從「車主如何使用這台車開始」去理解的修車技工,就算找到車子的問題,也不可能徹底解決,因為同樣的問題,不久之後還會再度發生。車主一定不會覺得是自己不會開車,只會覺得是技工不會修車。

如果願意慢下來,問題拆解得好,不但能理解真正的問題所在,還有可能讓問題自動變小,甚至不見。

我從小就是那種拿到火柴盒小汽車,會把零件通通拆開來,然後再一點一點組回去的那種小男孩——當然,組不回去,挨大人一頓罵的機率也很高。雖然我不一定會重組,但是我很會拆東西!我建議先放下之後組不回去的恐懼,不用管拆完以後怎麼辦,先開開心心地拆這台火柴盒小汽車吧!

首先,我拆解她對自己身分的理解,看到她形容自己的「身分」有「女兒」跟「媳婦」兩種。

然後,我看到她這兩種身分「不協調」。

而且,我看到她在「扮演」角色。

最後,她想要把這兩個角色扮演得「更好」。

一個人最重要的「身分」是什麼?

任何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肯定都有各式各樣的身分,而且會隨著時間跟經驗,身分就像體重的數字,變得愈來愈多。

人一出生,什麼都不用做,就是一個男孩或女孩,是父母的子女,是兄姊的弟妹,祖父母的孫子(女),外祖父母的外孫子女,舅舅的外甥(女),叔伯的姪子(女)......會有屬於特定種族、國籍、城市社區,甚至宗教信仰的身分,還有胖瘦高矮膚色長相的各種特徵,像剛摘下來的一顆芒果,小小的身體上貼滿了標籤、有機認證、政府標章等。

但是一個人生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身分是什麼?不應該是「我」嗎?一個會把「女兒」跟「媳婦」當作最重要身分的人,是不是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我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自己的「主體」,還是別人的「附屬品」?

我看見一個把「自己」弄不見了的人。

角色為什麼「不協調」? 

「無法協調」的本質,就是有「衝突」。

左右腳無法協調,走路就會跌倒。

左右眼無法協調,看東西就無法聚焦。

同樣地,「女兒」跟「媳婦」兩種角色,一左一右,無法協調,就會造成「我」的困擾。

但是媽媽跟婆婆這兩種存在,跟自己的左右手腳、左右眼耳,是一樣的存在嗎?

每個人左右手力量雖然都多少不平均,但是應該要協調。

每個人的左右耳聽力雖然也都不一樣,但是應該要協調。

然而「女兒」跟「媳婦」的角色,應該要協調嗎?「監察院」跟「行政院」應該要協調嗎?「火」跟「水」,「肉食性動物」跟「草食性動物」應該要取得協調嗎?還是有些角色,不協調才是正常的?讓小紅帽跟大野狼,各自做各自符合天性的事,才是尊重自然的規律,強迫小紅帽凌虐野狼不得好死,其實跟逼野狼當一輩子的小紅帽,一樣殘忍。

想要在女兒、媳婦的角色之間協調,我看見的,是一個缺乏「現實感」的人。

想把角色「扮演」好,錯了嗎? 

她用了「扮演」這個詞。但是很抱歉,我必須說出我觀察到的事實:既然是「扮演」,就表示不是真的。

她知道自己是一個台上的演員,演員想要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這叫做「敬業」。但是演員不是只有活在台上。大多數的時間,演員都在台下,演員都沒有在「扮演」。

當演員沒有在「扮演角色」的時候,他在做什麼?應該是在「做自己」吧!

當演員在「做自己」的時候,他還是在「扮演」自己嗎?

人有辦法一輩子不下台,像24小時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店員一樣,永遠粉墨登場去「扮演」便利商店店員的角色嗎?應該身心俱疲,很快就被折磨死了吧!便利商店店員之所以能夠把角色扮演好,是因為有上班、下班的區別。但是身為女兒、媳婦,角色扮演「好」的定義,究竟表示妳把自己變成一家24小時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還是妳只是一家24小時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裡,準時上下班的店員?

想要把自己從「店員」變成一家「便利商店」,就是想要否認「人」的本質,把自己變成「功能」。

想要24小時全年無休地在媽媽、婆婆之間,一輩子至死方休扮演好女兒跟媳婦的角色,讓我看到一個太入戲的演員,忘了自己只是在「扮演」角色,但這角色卻不可能取代真的「自己」。

想要「更好」,肯定是一種貪心。

因為更好,表示本來就很好了,而不是「不好」。

一個說「我想要成績變得更好」的學生,成績應該本來就好。

至於一個成績真的很不好的學生,他會說「算了,反正我成績本來就不好」,或是「我只想要及格」。就算哪一天太陽打從西邊出來了,他頂多也只會說「我想要成績變好」,絕對不會說「我想要成績變得更好」。

一個想要在女兒、媳婦之間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得「更好」的人,是一個本來就好,但是對自己的表現還不滿意,想要更好的人,因為「好」還不夠。

我看見一個「貪心」的人。

迷失在人際關係的自己 

很多人為人際關係所苦,因為忘了人際關係不過是角色扮演,既然是扮演,就不是真的。如果上台太入戲卻忘了下台,把自己變成一個角色,無論是好媳婦、好兒女、還是好家長,那麼「自己」在這齣戲裡就不知不覺不見了。一個失去自己的人,當然不可能會是一個快樂的人。

問題拆開以後,我清楚地看到一個「貪心」、而且缺乏「現實感」的演員,忘了自己只是在「扮演」角色,把「自己」弄不見了,讓角色取代了真的「自己」。

還不用開始哲學諮商,其實問題已經變得很小了。不要貪心,看清現實,知道無論上場扮演什麼角色,都要記得下場,下了場就做自己,問題就解決了。

說起來容易,可惜人生不只是一場哲學諮商。但是也沒那麼難,因為人生的問題,確實可以像一個玩具般,只要好好地把玩,端詳一番,「理解問題、拆解問題」。這兩件事做完以後,雖然問題不會消失,但是一定會變小。就像手上的棉花糖一樣,問題的本質,在膨風的魔法消失後,就只是變回那一小杯平凡無奇的砂糖而已。

本文節錄自:《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一書,褚士瑩著,大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