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賴珩佳雅加達 > 換位思考,將心比心!

換位思考,將心比心!

發文時間: 2019/11/25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22,300+

近年來國家推行南向政策,在雅加達居住多年的我也因而常有機會被詢問在印尼工作、生活的建議。其實林林總總大小事可寫得洋洋灑灑,但我認為究其根本就是「換位思考,將心比心」而已。

記得剛到印尼工作的第一年,重要會議前才發現絲襪不知何時被勾破一個大洞,我急忙跑到公司旁的便利商店,請店員快快幫忙找一雙可替換的絲襪,店員問我要什麼色,我不加思索就回答「膚色」,結帳後快速閃進洗手間更換,換後踏進明亮的會議室時才發現自己換上的是一雙深褐色絲襪,與身上淺色套裝完全不協調的程度,極可能讓人誤以為我想以奇裝異服引人注目。即便如此,也只能硬著頭皮紅著臉上台做重要報告。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身處異地,卻仍慣用本位思考,如此想當然爾必會多有疏失。

一位印尼有名望的企業家曾與我分享,曾有台灣團體透過他希望能安排與當地的地方政府官員見面,他協力安排後牽線成功,但當時拜訪團內卻有成員面對初次見面的地方官員,講話不僅似連珠炮,肢體語言誇張,之後甚至欲與之勾肩搭背,稱兄道弟,試圖營造熱絡氣氛。這樣洋派做法或許有可用武之地,但卻絕非在印尼,一個以「爪哇」文化為主流背景的國度。(爪哇島為印尼最大島嶼,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島嶼,共一億四千萬人口。)傳統爪哇文化強調敬老尊賢、重視倫理與禮節,與傳統儒家文化其實不謀而合。這位企業家提到當時官員臉色極為難看,卻礙於禮節隱忍不發,但事後不免向他抱怨,讓他頗為尷尬,但他也基於禮節,從未向台灣團體反應,只說大概下不為例了。我們常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在台灣成長的我們,向來對東南亞近鄰各國不是太關心,也不願意太了解,原來可能是捧在手中的合作機會,卻因為這樣的文化誤解而從指間溜走,讓人不免惋惜。

日前與一位曾在越南與泰國各待過七年以上的台籍高階主管交流,他說總公司看中他的東南亞經驗,將開拓印尼市場的重任交賦予他,原本信心滿滿要至此開疆闢土,但如今幾個月過去,只能用「痛苦」形容,因為事前沒有預期印尼國情文化竟如此不同,感覺過去經驗需砍掉重練。其實這樣擁有豐富資歷,卻能在短短幾個月即謙虛地意識到該讓自己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的自覺,我想這已是成功了一大半。在台灣我們慣用「東南亞」統稱鄰近諸國,但其實東南亞各國因著種族、宗教、歷史、文化等因素,實在各有千秋,不可一概而論,更忌諱用自以為「高人一等」的眼光與思維與之交流。

印尼最大雜誌集團的總編輯曾問我:「台灣那麼小,你們到底有什麼?」當時我很訝異社經地位這樣高的高階知識份子竟然這麼問,真是讓我玻璃心碎了一地。但也要不動聲色地快快拾起碎了一地的玻璃,並幫台灣的高科技、醫療、美麗的山水、誘人的美食與溫暖的人情強力推銷一番。這讓我想起,有位印尼駐台官員家眷,她本身是優秀的印尼第一學府國立印尼大學教授,隨夫婿駐台幾年,她說自己做過最瘋狂的決定之一,就是把兩位小學學齡的孩子送到台北市的公立小學就讀,因為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利用在台期間將中文基礎打好,使之成為印尼文、英文外的第三語言。兩個孩子也不負所望,三年內從對中文一竅不通,到後來不但能趕上學校各科課程進度,甚至還當選該校模範生。孩子學習快,聽說讀寫竟跟一般台灣孩子無異,她笑說反倒是自己中文學習太緩慢,因而在台灣最常碰到的問題是,如果她帶孩子出門,最常被路人問「妳的主人在哪裡?」「孩子的媽媽在哪裡?」她回答「就是我」,許多人聽後的反應竟是放緩講話速度再問一次,以為她聽不懂。雖然這位印尼官夫人輕描淡寫笑著與我分享她口中的「駐台趣事」,卻讓我覺得汗顏,想想駐台期間,她或許也是在地上一遍又一遍撿拾著破碎的玻璃心吧。

在玻璃碎裂聲中值得欣慰的是,近年來台灣許多媒體、公益團體、甚至青年學子已更願意敞開心胸,關注並試著多理解不同的文化,只要這樣的善種子不斷傳播綿延,相信未來不論在何地,工作與生活上面對各種文化衝擊,我們也更能欣然面對、勇於接受挑戰。「換位思考、將心比心」,如此即易行於天下,反之或至寸步難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