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從香港看中國邊緣難以駕馭的區域/中國的科技新寵兒
解讀《經濟學人》11.23出刊

從香港看中國邊緣難以駕馭的區域/中國的科技新寵兒

發文時間: 2019/11/26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8,050+

今天我們要解讀的是2019年11月23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經濟學人》封面故事直指香港抗爭。在黑色封底的煙硝瀰漫中,我們看見抗議者、鎮暴警察以及拿著攝影機的記者竄行其間,難分彼此。上面兩排醒目字體,大的白字:「Hong Kong in revolt」(香港抗爭);小的紅字:「China’s unruly periphery」(中國難以駕馭的邊緣地區)。

圖/2019.11.23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經濟學人》嘗試用三篇文章,從不同角度帶我們重新再看香港事件。緒論主文說的正是香港抗爭對周邊地區會帶來的外溢效應;而24頁的Briefing專文,則以〈Borrowed time〉(借來的時間)做為標題,帶我們看看這一代年輕人如何在堅如磐石的習近平政權下,重塑自己的身份;第42頁的茶館專欄,則進一步用中國官員的視角,用〈Totalitarian and proud〉(專制與驕傲) ,帶我們一窺他們的臉不紅氣不喘。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13頁,大標題:〈China’s unruly periphery 〉(中國難以駕馭的邊緣地區);小標題:〈香港不是中國邊緣唯一一個對共產黨管制過多,充滿怨恨的地區。〉

文章說到,就在幾天前,數百名年輕人(其中部分是青少年)將香港理工大學的紅磚校園變成了一座城堡。 他們身穿黑色衣服,臉上帶著黑色面罩,當他們被包圍時,大多數人拒不合作。警察向他們射擊了橡皮子彈和藍色水柱,捍衛者蹲著,在地上玻璃瓶裝滿燃料,然後塞滿保險絲製造出炸彈。 當他們的一個同伴射出的箭擊中了一名警察時,大家高興歡呼。

在香港進行了五個多月的反政府動蕩之後,情況已經變得越來越危險了。這次許多精疲力竭的抗議者,最後還是向警方投降了,他們當中年紀最小的抗議者,獲得了安全放行。

幸運的是,目前為止,還沒有大規模的流血衝突,但是香港確實處於危險境界。在《經濟學人》付印之際,一些抗議者公開拒絕離開校園。而在城市的其他地區,也有抗議活動在繼續,他們沒有吸引到像一開始那麼多的人,六月遊行曾經有200萬人參加,因為後來發生了一些故意破壞事件和酗酒鬧事;儘管如此,目前看來公眾對抗議者的支持仍然非常的強。

群眾的力量,可能會在11月24日舉行的地方選舉中發揮作用。這次選舉具有新的意義,它是對民意的一次考驗,也是一個給支持建制的候選人大敗的機會。政府的讓步,並沒有使香港恢復平靜,一位抗議者就說,他們只是希望擁有民主,他們不能選出自己的特首,而香港立法機關的選舉也是充滿操作,所以抗議活動很有可能會繼續下去。

位在北京的共產黨,似乎並不會讓其軍隊進行鎮壓,不但如此,內部人士透露,這是共產黨最不想採取的方式。在這個全球金融中心向人群大規模射擊,需要付出的經濟和政治成本將是巨大的,但現在的它確實存在問題。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執政干預和公眾的不滿,是動亂的主要原因,習近平說,他希望自己的國家得到「偉大的復興」,但是他強勢毫不妥協的控制方式,不僅在香港,而且在整個中國的周邊地區都蓄積了憤怒。

1949年,毛澤東在中國成功奪取政權時,他們沒有接管一個被明確界定的國家,更不用說一個心甘情願、服從領導的國家了。當時的香港由英國人統治,澳門則由葡萄牙人統治,台灣曾經由被毛澤東推翻的國民黨統治,西藏地地區則由北京指派的佛教體制管理著。共產黨部隊正把力量深入到大西部穆斯林民族居住的新疆,但新疆人也不樂意共產黨的統治。70年過去了,共產黨距離它想建立的中國版圖,還有很遠的距離。

從各方面來看,台灣除了沒有國名之外,還是獨立的。2020年1月份,一般預料傾向獨立的民進黨,仍將在總統和立法院選舉中獲勝。「今天香港,明天台灣」是香港抗爭中的一個受歡迎的口號,這與台灣選民的觀點是相呼應的。在習近平於2012年掌權後,大家看見香港人離自由越來越遠,並對台灣不停恐嚇威脅。即使兩岸有著幾千年的共同文化,但幾乎所有人都不希望他們富裕及民主的島嶼,被隔岸的專制政權吞噬。

西藏和新疆看似安靜,那是因他們已經被恐怖,嚇得沈默了。在十年前爆發的動蕩後,鎮壓已經變得更加強硬。新近三年,新疆地區建立了一個個監獄網絡,並拘禁了約100萬人,大部分是維吾爾族人,通常只是單純的穆斯林教徒。

官方資料最近被洩露給紐約時報,證實了恐懼已在那裡泛濫。 官員說的職業培訓,是消除伊斯蘭教極端主義的一種必要, 但長遠來看,這很可能蓄積更大的憤怒,然後有一天終將爆發。

香港抗爭的口號還有另一部分:「今天新疆,明天香港」。幾乎沒有理由能夠預期,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發展會變得如此嚴峻。但香港人對共產黨感覺害怕是對的, 即使習近平決定不在香港使用部隊,他把香港視為挑戰共產黨權威的看法,仍然是很清楚的,他認為這些想法應該被粉碎。

本週美國國會通過一個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向香港官員濫用人權提出制裁。儘管如此,中國政府很可能會更加堅定,支持香港政府,並嘗試是不是可以通過嚴厲的新反叛亂法,要讓學生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即黨的宣傳)。

習近平說,他希望中國在2049年,即毛澤東取得勝利後100週年之際,實現偉大的復興。他說,到那時,中國將強大、民主、文化進步、和諧而美麗。

如果共產黨掌握政權這麼久,更有可能的是,毛主席未完成的事業,將繼續是一個可怕的痛。毛澤東所聲稱,那些住在偏遠地區、以黨為尊的數百萬的人,則將被激怒。

並非所有的共產黨精英,都同意習近平緊抓權力的做法,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人洩漏新疆的文件內容。中國外圍的麻煩會迅速蔓延,當蔓延到周邊地區,也是中國與鄰國交界的地方時,這可能性還會加倍。例如,印度就警惕著中國將西藏軍事化的做法。中國的鄰國,焦急地看著該國在台灣海峽的軍事建設,人們最擔心的是,對台灣的襲擊可能會引發中美之間的戰爭。

共產黨不能單憑武力,贏得可持續性的認同。在香港,一國兩制將在2047年正式到期,按照目前的形況,這個體制最後很可能會按照中國的希望持續。 這就是為什麼香港的抗議者如此膽大妄為,以及為什麼習近平一直熱烈談論的和諧中國,離他越來越遠。

除了對香港事件分析的封面故事,這週和中國有關的文章還有五篇。中國板塊第一篇在第40頁,《經濟學人》用標題〈Warheads up〉(彈頭準備好了)提醒我們,中國的核子武器發展一直低調,但這情況正在改變之中。

中國板塊第二篇很有意思,《經濟學人》用〈Thar be dragons〉(這是歐洲人在中世紀時,被用來表述地圖上未被探索,或被認為很危險的地域,通常他們會在地圖上的那塊區域上畫上龍、大海蛇,或其他神話中的怪獸。)做為標題,告訴我們一個正在中國發生的現象,場景表述的是,一個前特種部隊軍官,如何為準備前往海外的學生訓練各種應付治安不佳的技巧。這個世界果然已經翻轉,中國的年輕一代眼中的美國,已不再是上一代的美國夢所在。

在第42頁的茶館專欄,《經濟學人》則以 〈Totalitarian and proud 〉(專制與驕傲)做為標題,搭配封面故事,帶我們審視中國政府官員怎麼看待中國的高壓專制手段。不過文章仍然藉著透露給紐約時報的新疆文件,告訴我們紙包不住火的情況。

最後,《經濟學人》在Books and Arts第一篇第75頁,以〈Secret worlds〉(祕密世界)做為標題,向我們推薦了兩本有關中國間諜活動的新書,並提醒隨著西方世界,對中國間諜活動的妄想正在蔓延,威脅的真實性到底如何,至關重要。兩本書分別是《 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 》(中國共產黨間諜活動:一個情報入門),以及《Chinese Spies: From hairman Mao to Xi Jinping.》 (中國間諜:從毛主席到習近平。)

今天我挑出來分享的是商業板塊第六篇第61頁,大標題:〈China’s tech darlings〉( 中國的科技新寵兒);小標題:〈中國的新科技寵兒幾乎沒有疲態〉。

文章一開始諷刺的說,美國科技「獨角獸」似乎一上市就失去了魔力。Uber自5月上市以來,市場資本總值已下跌將近一半;Lyft在市值的損失,則比其在叫車服務領域領頭羊Uber更嚴重一些,兩家公司距離實現盈利都遙遙無期。從事企業通信服務的Slack,在上市後的第一個季度便損失了3.6億美元,損失額比一年前做為私人企業時高出十倍多,該公司股價也因此一路下滑。

中國也有自己的科技失敗,小米股價只有掛牌時的一半,但中國還是有一些「獨角獸」保住了部分神奇魔力。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過去六個月裡,有兩家企業特別受到追捧:在香港上市的線上服務應用軟體公司美團點評,以及在紐約納斯達克上市的購物應用軟件拼多多。美團的市值高達720億美元,目前是中國第三大互聯網上市公司,僅次於阿里巴巴和騰訊;拼多多則以360億美元市值排名第五,僅次於上述三家公司和百度。

美團投入大量資金,助推旗下送餐及自行車租賃業務。這一策略似已取得成功,該公司在今年二季度,公布首次實現淨盈利,淨利潤額為8.76億元人民幣(約合1.24億美元)。據從事調研業務的美國Sanford C. Bernstein公司估計,美團可能會繼續賺錢。

按每年購買人次(超過5億)計算,拼多多已超過京東,成為中國第二大電子商務網站。拼多多自稱,已經將Costco的廉價路線和迪士尼樂園崇尚的快樂感合而為一。拼多多起家於服務業欠發達的城市,但隨著打入較富裕的城市,拼多多將與阿里巴巴展開競爭。阿里巴巴預計在11/26 在香港二次上市。

11月20日,拼多多公布了第三季度財報,虧損超出預期,其股價下跌了23%。沒人會說保持魔力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