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沒有信任,註定是悲劇

沒有信任,註定是悲劇

發文時間: 2019/11/29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30,550+

女兒:「星期五放學我要跟溫蒂和瑪麗去吃飯。」

媽媽:「你男友E不去?」

女兒:「不。他有問我誰要去,我說完她們兩個之後,他又問還有誰,我說沒有了,他說你確定?」

媽媽:「他懷疑你?」

女兒:「對。他懷疑我,但我能理解,因為他知道我過去全部的戀愛歷史。」

媽媽:「你為什麼要說這麼多?」

女兒:「因為我們原來是朋友,很多不能跟男朋友說的,可以跟朋友說。」

媽媽:「知道你的過去就可以懷疑你?他是在跟現在的你交往,還是從前的你?你有準備騙他什麼嗎?」

女兒:「沒有。」

媽媽:「既然沒有,為什麼要接受他的『懷疑』?」

我馬上舉出身邊的例子。「你外公一輩子懷疑你外婆有外遇,每次外公疑神疑鬼時,外婆總是不反駁。後來我長大了,問外婆為什麼這樣,她說她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怕什麼。結果外公真的懷疑了一輩子。如果外婆從第一天起就大聲抗議,你知道嗎?勇敢的抗議,反而可以安慰對方的不安全感。悶不吭聲,只會讓對方的疑心更重。」

女兒:「他需要時間。」媽媽沒說話。當初外婆也認為時間可以幫忙,結果呢?

一星期後。女兒:「昨天我跟E一起吃飯。他突然說,我可以看你的手機嗎?我就告訴他密碼,他就開始看了。」

媽媽在心裡大叫,但嘴巴沒出聲。

女兒:「他一個一個簡訊往下看,看完他就生氣了。」

媽媽心想,就算他今天不生氣,改天他也會生氣。懷疑,是沒有盡頭的。

女兒:「媽媽,你知道我手機上常聯絡的人,除了兩個好友是女生外,其餘都是男生。」她的語氣已經有「對方生氣是應該的」傾向。

媽媽:「所以呢?」

女兒:「他對其他男生都沒意見,只對其中一個有意見。」

媽媽:「為什麼?」

女兒:「因為E說,我聊天的口氣,跟當初跟他聊天的口氣一模一樣。」沒等媽媽開口,女兒等不及地說:「可是當初一開始,我就是把E當成普通朋友啊。」

我終於逮到空檔開始罵人了,我說:「要是誰敢說要看我的手機,我會說,盡管看──不信任,也不用在一起了。」

女兒又開始幫男友說話:「我為了他,才離開前男友。他怕同樣的情況發生在他身上。」

媽媽:「你沒有腳踏兩條船,你是變心了。腳踏兩條船不可以,但變心可以。不愛了就是變心,沒人會說愛就要愛一輩子。」

女兒:「他還是一直跟我吵,我最後跟他說,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你現在掉頭就走吧。」

媽媽:「結果呢?」

女兒:「他站在原地不肯走。」

媽媽心軟了,說:「我剛剛撂下的狠話,你不要學。下次不要這樣跟他說話。找機會去跟他說對不起。人家愛你,要當成福氣,不可以反而利用『對方對你的愛』去威脅人家,這樣不厚道。

媽媽繼續:「你要用善良的態度跟他一起想辦法。跟他保證你現在愛的就是他,要他別胡思亂想。有時候,人需要聽到口頭的保證。你實際上就是很愛他,把你多愛他的感覺全都說給他聽。」

女兒:「我有。我統統說過,但他還是害怕。」

媽媽:「可能,有的人天生就沒有安全感。或是他的父母的關係也不穩定。也有可能是他太年輕,不知道怎麼處理自己的情緒。所以你要找時間再跟他好好談談『信任』這件事。幸福的婚姻裡,一定有信任。人與人的關係,只要少了信任,註定是悲劇。你可以請他看看周遭大人的情況就知道了。你看我認識你爸爸快30年了,他的手機我一次也沒看過。公事包、口袋,從來沒有。因為,紙包不住火,如果他選擇了別人,我要認命。感情,是無法靠『懷疑』拯救回來的。」

女兒頻頻點頭,說:「我要是有一天真的愛上了別人,也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止的,不是嗎?現在就開始懷疑我,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媽媽:「沒有信任,註定是悲劇。只有一種人例外,不介意被另一半懷疑的人。姊姊,請用你想幫忙他的態度跟他談,不要用質疑否定的態度。他可能也對自己的不安全感覺得很沮喪。跟他說,下次有這種感覺,請他直接說,不要害怕告訴你,這樣你們兩個都可以想想,怎麼樣可以讓關係更好。說不定是多給他一些擁抱,說不定是對他說個笑話,說不定是幫他買個禮物,說不定是幫他搥搥痠痛的肩膀……」

女兒:「他懷疑的那個人,根本就是我會直接從『可能男友名單』裡剃除的那種人。每個人對異性的好感,有一個自己心裡的分數,那個人就是零分。他就是只能當朋友的男生。」

媽媽:「但是,難不成每個男生在我心裡是幾分,要先跟他報告嗎?只要不是零分的,就統統不能往來了嗎?你問他啊,他如果真的敢說是。那你就說,你還不如拿個籠子把我關起來比較省事。」

媽媽和女兒原本是在大餐桌上「用功」,結果不小心就聊了一個多小時。

媽媽說:「好了。你再找時間跟他談談。懷疑,是個致命的態度。而且你們可以在一起的時間已經這麼少了,請他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無謂的地方,好好地享受每一個可以把握的幸福吧。」

後記:

媽媽在聊天的過程裡,一度轉頭問在另一頭沙發上的弟弟:「姊姊的男友可以檢查他的手機嗎?」

弟弟露出驚訝的表情,意思是,姊姊交的男友怎麼個個都有問題。

「如果你將來有女朋友,她說要檢查你的手機,你會給她看嗎?」我追問。

弟弟先斬釘截鐵地說:「不會。」但又馬上補了一句,這句話比上一句說得更斬釘截鐵:「我的女朋友不可能會說要看我的手機。」他臉上說的是,會檢查男友手機的女生,不可能會走到當我女朋友的那一步。這種女生,一點機會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