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籲北京打開汪道涵留下的錦囊:香港聯邦 兩岸邦聯

籲北京打開汪道涵留下的錦囊:香港聯邦 兩岸邦聯

發文時間: 2019/12/12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4,400+

小說上,師父贈下山徒弟一錦囊。囑曰:遇難時打開。

香港區選剛揭曉,台灣大選將登場。此時是北京打開海協會首任會長汪道涵所留錦囊的時候了。

1995年,汪道涵對到訪的政大國關中心主任邵玉銘說:「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對香港可實施聯邦制,但對台灣可實施邦聯制。」

1997年11月,汪道涵對到訪的新同盟會會長許歷農談兩岸問題,提出「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及「共同締造論」。

在《基本法》下,除國防、外交歸中央政府,香港政府管治一切。若待實施「真雙普選」,香港的樣態即可近聯邦制。而香港是在1997年7月就開始實施一國兩制,所以汪道涵在11月提出「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共同締造論」這兩概念,顯非主張在台灣實施一國兩制。

「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說:一個中國不是「現在式」,也不是「未來式」,而是「現在進行式」。亦即,此說否定了「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而承認現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存分治的狀態,即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共同締造論」則說: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

「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與「共同締造論」,可引申為兩岸邦聯論。

汪道涵在20多年前就看出港台的差異。正如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章念馳最近說:不是生硬地用一把鑰匙去打開千把鎖。

中台港三邊關係,在今年香港區選及明年台灣大選後,將進入不同往昔的新局。

香港將更加進入民主政治的深水區。此時距2047年的50年新大限,尚有28年。因此可以斷言,循當前局勢演化,在大限前,香港不可能不實施真雙普選。而一旦實施了雙普選,中共再想在2047年廢掉一國兩制即屬不可想像。那麼,北京當局此刻應當思考的,就是香港應朝民主的聯邦制發展,別想走回頭路。

奇妙的是,香港選前,中共不斷為民運扣上「港獨」的帽子。等到選舉結果顯示民運大勝,大陸評論又說,這個結果不能證實「港獨」得到支持。

北京若想抑制港獨發展,就應當讓香港的民主體制繼續發展下去。香港人目前的民主訴求,應當仍是「落實一國兩制」。所謂「港人治港」,就是把香港交給香港人;所謂「高度自治」,就少不了雙普選。在香港連淡水、電、氣皆離不開大陸的情勢下,若香港的民主得到鞏固,港獨不會是港人的選擇。

香港的民主政治如何鞏固?在我的想像中就是:在「做好做足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建立以民主政治及自由經濟為骨架的聯邦制。

然而,港獨在香港尚是邊緣議題,台獨在台灣卻在中心位置。台灣局勢演成今日地步,可以準確地說,北京當局要負最大責任。因為,北京一直主張「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一直不容「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例如,一中各表)。又片面主張「一國兩制」,容不下「共同締造論」、「互統一」、「一中三憲」、「第三主體」、「大屋頂中國」、「大屋頂中國兩制」等「類邦聯」的概念。由於「中華民國」在台灣站不住,台獨就有了空間。諷刺的是,台獨論述已經進化到「台獨捍衛中華民國」的境界。

事態至此,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台獨就是北京造成的。北京是中華民族的罪人!

前文說:香港區選與台灣大選,已造成中台港三地的新局。未來變數極多也極大,無人知將伊於胡底。本文以下僅表達一些淺表的看法及期望:

台灣與香港已見「心靈契合」。此種唇齒關係建立在對民主自由及反共的共識上。台港的民間聯結,對中國未來內外情勢,將有遠逾往昔的影響力。但是,我希望此種影響力,不是朝港獨、台獨的架構前進,而是朝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方向發展。香港作為中國的民主燈塔,比成為「港獨堡壘」有前景;同理,台灣成為兩岸的民主燈塔,也較成為「台獨堡壘」有前途。亦即,愈「中華」,「民國」愈有力量。香港愈不港獨、台灣愈不台獨,不但能減少台港兩地的內部社會成本,也更能獲得國際支持,尤能對中共內外情勢發生影響力。

再者,台港兩地不只要面對中共政權,更要面對14億中國人。台港成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堡壘」,是與14億人為友,可與14億人共同面對中共,這將使台港更為安全、強固。但台獨、港獨則必須說服14億人。

若要香港的民主運動不變質,要台獨的訴求在台灣趨弱,主要的責任在北京。北京要有「做好作足一國兩制」的決心,香港始有可能用民主的方法(例如,不能「無大台」)來解決民主產生的問題。同理,北京必須放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才有可能抑制台獨的發展,走向「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此中有一弔詭,「做好做足一國兩制」,與「承認中華民國的共存分治」,其實亦對北京有利。因為,至少可降低香港的暴力敵對,也可弱化台獨。

但若北京心裡想的竟是如何熬到2047年取銷一國兩制,或想一邊反台獨、遏制民進黨,一邊反一中各表、遏制國民黨,勢將陷於「自我承諾的陷阱」不能自拔,亦將使台港兩地成為牽制中國內外的長期不測因素。

我認為,台港變局走到今日地步,大半是因北京的長期政策錯誤所造成。北京要認錯!

當然,最關鍵的是中共整體在政治思想價值體系上亦當幡然覺醒。在我看來,「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一發明,已足供「新中共」(應以此自期)走出過去、邁向未來的過渡之用。亦即,說自己的話,走自己的路。因此,「老中共」既好不容易從死胡同走出來,穿越「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在何必又走回馬克思、毛澤東的覆轍上去?看今日中共當局又把自己的脖子套進馬毛路線的上吊繩子,將如何讓中國走出來?又如何讓台灣及香港走回去?

香港聯邦,台灣邦聯。非此,台港人心將與中國漸行漸遠。

(原載2019年12月1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