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賴珩佳雅加達 > 聲聲慢

近些年因緣際會讓我在雅加達的工作跨足到原本並不熟悉的房地產業。這兩年又剛好有機會與歐洲最大飯店集團Accor合作開展新飯店,雖然這些實在遠不及孟子所說的「大任」,但「苦心志,勞筋骨」的程度遠超乎之前累積的工作經驗與想像。

Accor集團標榜的是世界級的國際連鎖飯店,旗下的飯店依投資、地點、客源等等不同因素,劃分出分布於不同象限的飯店群。不論歸屬哪一個象限區塊的飯店,不打折扣的品質是共同的要求。比如今年Accor 集團東南亞區,(包括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等國)剛訂立的新規定,提供客房的自來水熱水高溫必須可到達攝氏80度,原因是只有這樣的溫度才足以消滅自來水中一種極少見的細菌。試想,一般房客若使用熱水洗臉沐浴,水溫至多大概也不會超出泡溫泉的攝氏42度左右,而飯店一般所裝設的自來水加熱器即可提供水溫到達攝氏50度至60度之間,已綽綽有餘。但若要符合Accor集團的要求,就只能添購價格高上數倍的加熱器,以消滅「可能」在水中出現的某種細菌。

又比如對於各種細項的要求:大至飯店整體色調、裝飾,小至客房內抱枕顏色的選擇、擺放方式,都有一定的規則,沒有商議餘地。網路上展現的客房照片與客房實際狀況不可有分毫差別。更別提對各種准證的要求完備:除了最基本的各項建築准證、電機准證,在飯店大廳、餐廳等播放音樂的准證(准證還需詳細標出能播放幾千/萬首音樂,並在厚厚的備註詳列音樂清單)、設置吧台准證、吧檯放置酒精飲料准證、吧台放置的酒精飲料能夠販賣的准證……等等,細緻的切割與要求,讓我想起以前聽有人開玩笑說:「老闆,要買一尾魩仔魚,幫我去頭去尾再分三份」。當然,這對於確保飯店集團不論在世界的何地何時都能維護一定的品質,實是長治久安之計。

但問題是,在印尼這樣仍是官威甚大、官階甚雜、各個地方政府單位許多條規都是「因地制宜」的國度,申請這些準則實在是無止境的夢靨。在同一個公務單位,申請同樣准證,就算有法律明訂,對接的公務人員不同,申請所需准證費用也會不同。即便價格不同、或有個別公務人員要求「現金繳款」,打印在官方收據上的數目也能有「自由心證」的狀況。因為跟不同人可以講不同價,跟同一個人也可以講不同價,準證申請通過與否,常不是看所需條件是否已備齊,而是申請者各自拿捏以中長期角度設定的「停損點」為何。更耗神的是,各項准證按規定幾乎是每年必須申請延長或更新,皆須「仰賴」相關公務單位再度評估,這還不包括期間有些公務人員喜歡主動「視察」是否有需要「幫忙」改進之處。

在推動這樣的合作項目,感覺自己一邊要有效率地符合處處高標,另一邊卻總被拖按在地上踩踏,想跑想跳卻動彈不得,只能對著飛逝的時間乾著急。印尼人很常用兩個疊字詞「Kira-Kira」(大概),「Mudah-Mudahan」(希望),問事情什麼時候能做好?怎麼樣能做好?……不論答案如何,前面就是加上「大概」或「希望」,正面解讀就是大家都很謙虛保守含蓄,現實解讀其實就是永遠沒有確切的答案——例如「大概星期五做好」(但也只是大概,沒有保證,通常也不會),「希望這次能申請成功」(希望而已,沒有確定,沒有成功也在預期內)。總覺得中文的疊字特別優美,但這兩個超高使用率的印尼疊字所帶來的心情就沒那麼優美了。時間就是金錢,多數印尼人對於「時間」如此大器,其實也是讓許多外國投資者卻步的因素之一。

老實說,這個合作項目的進度比原本預期的已延遲半年以上,Accor集團東南亞區的主席笑著安慰我:「沒關係,之前峇厘島的合作案比預計的延遲兩年才完成呢!」這……真是「悽悽慘慘戚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