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彈劾審判中的川普/貿易戰後中國出口不減反增
解讀《經濟學人》12.14出刊

彈劾審判中的川普/貿易戰後中國出口不減反增

發文時間: 2019/12/17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3,500+

今天我們要解讀的是2019年12月14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耶誕前夕的西方真的不平靜,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9月28日那期《經濟學人》封面漫畫裡,勾肩搭臂的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當時那期的標題是:〈Twitterdum and Twaddledee〉?這期《經濟學人》的兩個封面設計又是他們。

本來的封面設計,就是讓人一眼看穿針對川普的揶揄。在他那標誌性的一抹黃髮下,《經濟學人》刻意用指紋印記,隱喻著川普那張氣急敗壞的嘴臉,《經濟學人》想表述的是,眾議院通過的彈劾案,已經在美國政治歷史上留下了鮮明的標誌。果不其然,上面兩排英文,大的黑字寫的是「On trial」(審判中),小的黑字則是「Impeachment and American democracy」(彈劾以及美國政治;第14頁的Briefing專文,標題則是〈The die is cast〉(木已成舟)。

無獨有偶的是,在英國大選結果出來後,《經濟學人》又加發了一個特刊,封面人物變成剛剛獲得大勝的強森,畫面上只見張嘴大笑的他,比著朝向自己的V字型手勢,上面寫著一個「Victory」勝利大字,《經濟學人》明顯諷刺,這是一個「他個人的勝利,大家的失敗」。

圖/2019.12.14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先簡單說一下加發的特刊,這是一個針對英國令人驚奇大選的特別分析。在《經濟學人》付印之際,強森已經囊括了大約80個絕對多數的席位,這可是自Margaret Thatcher(柴契爾夫人)時代以來,保守黨的最大勝利。同時,在Jeremy Corbyn(傑瑞米.柯賓)領導下,工黨遭受了自1935年以來的最糟糕結果。

投票結果標誌著英國政治的深刻調整,自2016年的第一次公投以來,英國顯然已經注定得離開歐盟。保守黨這個隸屬富人的政黨,顯然在大部分工薪階層的北方以及Midlanders的支持下,把工黨擊潰了。而且在過去幾十年,英國的缺位強勢掌握了絕對多數的政黨之後,英國終於出現一個不但擁有個人權威,並在議會上有不受限控制權的首相出現。

讓我們先從原本的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七頁,大標題:〈On trial〉(審判中);小標題:〈川普、彈劾與美國民主〉。

文章說到,12月10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正式指控他濫用職權以及妨礙國會調查。這是一個莊嚴的時刻,也為川普成為第三位被彈劾的美國總統正式拉開序幕。

這本來就是可以預見的發展,但現在更可以肯定的是,川普雖由眾議院起訴,但會在參議院的審判中獲得赦免。如果有任何一個參議員膽敢越過黨派路線,那才會是一個新聞。足以將他定罪的想法是不可想象的,川普的行為,迫使國會做出了令人難以信服的選擇。

他真正應該被免職的原因,是試圖在2020年大選獨厚自己,但在過去三個月發生的彈劾事件,將使共和黨不動如山、選民更加分歧,以及川普繼續留任。這對美國真不是好事。

事實原委並沒有爭議。川普下令暫時扣留對烏克蘭3.91億美元的軍事援助,還用私人管道向烏克蘭新任總統Volodymyr Zelensky(澤倫斯基)承諾,如果他宣布調查烏克蘭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角色,甚至對Joe Biden(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展開調查,他有沒有為了保護其子Hunter(杭特)而進行了賄賂,他將會在橢圓形辦公室舉行一場澤倫斯基夢寐以求的會議。

川普聲稱,拜登曾在擔任副總統時,試圖阻止烏克蘭檢察官調查杭特擔任董事的天然氣公司。

其實法律情況非常清楚。彈劾可以涉及高度犯罪和不當行為,包括對國家造成威脅,或違反公眾信任的行為,而這些行為,本身不一定是犯罪行為。川普操縱外國政府抹黑自己對手的舉動,使(美國)制憲者感到深度不安。更糟糕的是,總統為了打擊對手,損害國家的利益。

相反的,爭論焦點變成川普的意圖是什麼?川普的支持者堅信他沒有抹黑拜登,他對腐敗擔憂有其正當性,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與基輔建立新關係,這是總統的權利。他們說,烏克蘭總統甚至從頭到尾不知道這筆3.91億美元的援助可能會延期,而且這筆錢最後也還是支付了。川普支持者指出,澤倫斯基總統已經否認援助和調查的關聯性,這更證明,川普從來沒有打算進行這樣的利益交換。

真實意圖很難釐清,特別是對於像川普這種經常自相矛盾的人來說。但是這種辯解也難以服人,烏克蘭官員確實知道援助延誤的情況,川普也是在有人舉報後,才支付了這筆錢。澤倫斯基總統的聲明也是令人懷疑,因為只要川普繼續執政,他會因為介入彈劾而讓烏克蘭失去更多。

更重要的是,川普根本沒有把烏克蘭的指控當一回事。如果他想對拜登進行調查,那麼正確的做法,就是將問題交給聯邦調查局,而不是利用外國政府。在指控繼續發展之前,川普可以質疑這些指控是否成立,但他們不能。一位俄羅斯專家曾經警告,2016年烏克蘭干預大選的故事是俄羅斯的宣傳運動。有關拜登將烏克蘭檢察官驅逐是掩蓋其腐敗的公司,但其實他不是在保護兒子,而是讓他接受另外一個新檢察官的調查。

有任何人能凌駕正義嗎?George Mason(美國開國元勳之一)在起草彈劾條款時曾經問這個問題。如果那個人真的擺弄了法律,誰最能擴大實行這種制裁?川普想通過抹黑拜登,來讓自己在2020年大選時獲利;假如讓這隻手遂行權力,他可能會可以繼續在橢圓形辦公室為所欲為。這就是為什麼川普應該被罷免。

但這個想法不會實現。想要罷免他,參議院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席位支持,而民主黨在100個席位中擁有47席,想要通過罷免難上加難。從九月份宣布彈劾以來,民眾對罷免的支持度也只躍升到略低於50%,但此後的所有調查和聽證會都沒能改變這個局面,只有21個州出現支持彈劾的民調。

民主黨人堅稱,這是因為白宮拒絕讓工作人員作證,或向國會公布相關文件,所以他們才以此做為川普阻礙國會的指控依據。他們認為,在福斯新聞網(Fox News)及其他網媒的操作下,共和黨人透過不斷改口和不一致的辯護方式,讓選民難辨真偽。

民主黨是正確的。共和黨拒絕嚴肅對待川普的彈劾指控是卑鄙的。私底下許多共和黨參議員討厭川普以及他的行為,但他們不會為了國家利益與他決裂,最後犧牲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不過,想要彈劾並非無計可施。要改變這個情況,關鍵在大眾輿論,而且仍有可能改變目前對川普有利的局面。民調顯示,三分之一的獨立選民尚未決定意向,一些本來反對彈劾的人,似乎正在重新考慮。但是白宮不會讓川普身邊最親密的人出面作證,例如前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和他的代理參謀長Mick Mulvaney。來自核心圈子的證詞,可能在一定的事實和看法曝光後,改變整個民意。

當然,民主黨人可以要求法院強迫他們作證,並移交相關文件,但如果川普無視法官,共和黨參議員將承受與他決裂的巨大壓力。幸好民主黨並沒有屈服於法律的磨輪,而是選擇了用投票解決問題。民主黨人宣稱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他們認為已經凸顯總統做錯事情了。由於眾議院擁有對彈劾的唯一權力,因此他們不需要法院做出裁決。即使最後未能罷免川普,彈劾已經有足夠的威懾力了。

沒有人能確定走法院路線要耗費多長時間,民主黨領導人列舉了強迫證人在其他案件中作證,所需花費的時間,其實考慮到選舉時間迫近,法官們也有可能選擇迅速進行。一旦他們這麼做,彈劾調查壓力將壓在川普身上,這將限制他進一步濫權及為所欲為。即使時間拖延、彈劾期過去了,而且川普再次當選,此案也可能會復活,並讓他遭到罷免。

不過現在民主黨人似乎決定,將注意力集中在明年選舉中成敗的風險考量上。他們當然有權將自己的選舉成敗放在首位,而且共和黨人也是如此,但民主黨人應該清楚,即使他們的政黨因此在選舉中獲勝,美國也將因此承擔代價。

川普肯定可以輕易脫身,當明年參議院決定赦免他時,他將聲稱他已經獲得清白。按照證據,他確實犯了濫用職權的罪行,但他很可能連任,然後他可能更加的有恃無恐將。

彈劾本來是設計做為最後的一個嚴肅手段,而不是偏袒任何人的工具。今天這樣定義彈劾的結果,將讓未來想再行使彈劾,變得師出無名,因為它將被視為一種政治的擺弄;罷免將愈來愈難,因為要和黨內決裂也是更加困難;監督將變得更弱,總統將愈來愈專制。隨著參議院宣布結果的日期逼近,美國真的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接下來我要分享的是財經板塊第二篇,第62頁。大標題:〈Life after tariffs〉(提高關稅之後的日子);小標題:〈貿易戰爭?中國出口商已經擴張了他們的市場占有率,即使美國築了高牆,中國企業還是發現了新市場。〉

文章一開始提及,一年前,中國政府的經濟預測部門,發布了對明年的最新展望。它的結論認為,最大的擔憂在於外部環境。隨著貿易戰的繼續發展,運往中國最大客戶美國的出口商品,遭受了極大損失。對其他大國的出口額,中國已進行了最大的努力,還有一些國家則因規模太小,而貢獻有限。

因此,與許多其他國家一樣,中國的研究人員對事情的發展感到無比驚訝。因為到目前為止,中國對美國的出口確實下降了將近15%,但對其他地區的出口,卻強勁得比想象的更多。

事實證明,中國能向大客戶出售的產品還很多。今年對歐洲的出口有望超過對美國的出口,同時,對東南亞較小的市場(如越南和馬來西亞)的出口也是激增。

根據CPB世界貿易監測組織(World Trade Monitor)的數據,中國在全球出口中所占的比例已達到11.9%,比2018年7月,美國首次對中國徵收關稅的時候還略高,使得2019年的貿易順差,還將比2018年增加了約四分之一。

一個合理的解釋是,自貿易戰開始以來,人民幣對美元也貶值了6%,這有效削弱了關稅的負面影響,事實上,中國的貨幣兌其他主要貿易夥伴也貶值了。

第二個可能的解釋是,中國成功通過其他國家轉運,避免了美國的直接關稅。其中一些是透過東南亞,成功轉運到了美國。越南海關官員也因此加強了從海鮮到鋁,對所有物品的檢查,以確保中國貨品沒有被重新貼上新的標籤。

研究機構Capital Economics的Julian Evans-Pritchard估計,美國關稅使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降低了0.6個百分點,但通過東南亞的轉運,可能反將GDP提高了0.3個百分點。

還有第三個更正面具體的解釋,就是中國企業的競爭一向激烈,一旦成為了組裝中心,中國可以在最終產品投入更多技術。

它在半導體等高科技領域的努力眾所周知,但這正好讓範圍廣泛的低技術產業獲得升級。由玩具製造商、食品企業等組成的中國輕工業理事會估計,其中100個技術最先進的成員,已經將收入的2.5%用於研發,這已經屬於國際水平上的前緣,這些廠商所占的比例,據信達到了3%。

對中國出口商而言,前方的道路並不容易,美國關稅持續的時間愈長,美國買家尋找替代品的可能性就愈大。最近,中國對美國的銷售額下降速度已經在加快了。

12月4日,中國機電產品出口商舉行了年度會議,它們的主題是「與一帶一路一起繁榮」,這和中國政府希望促進與亞洲、非洲和歐洲的經濟聯繫的政策互相呼應。在過去,這或許只是一種政治判斷上的敏銳定位;但如今,它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生存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