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情人去相親

情人去相親

發文時間: 2019/12/23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2,450+

他的昔日部屬(男)line他說要結婚了。問他要不要參加他的婚禮。12月7日中午。地點圓山飯店十二樓。

「媽的這傢伙起碼有十年沒有聯絡了……」他想:要結婚就想起他了。

而且連喜帖都省了。用line。

他回他line:參加。

幾位?

他想起他現正交往的小羅。小羅好像平常惟一的嗜好就是吃。於是便立刻line小羅:12月7日中午要不要一起吃喜酒?圓山喔。

「好。」小羅那頭立刻一口答應。

於是他訂了兩位。

到了12月6號晚上,已經一個多禮拜過去,他和小羅同在台北居然都沒有見面。小羅的說法是,最近他爸逼他相親逼得緊,他得多花時間在家安撫老爸。雖然這理由的邏輯聽來有點古怪,但身為同志,誰沒被逼婚過?他完全可以理解被逼婚的心情,當下的痛苦現今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於是便不打擾他。

但前一天他還是想提醒小羅,隔天中午11點半左右,圓山飯店lobby見。

沒有想到才line小羅,對方立即用line撥語音,說他明天中午要相親,不能和他一起去吃喜酒。

「什麼,」他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小羅都已經42了還相什麼親?而且非得選同一個時間?

「我都已經跟新郎說好兩位了!」他氣急敗壞。

「我現在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多說,反正我爸已經安排好了,明天中午和女方吃飯……」小羅那頭聽來倒是心平氣和。

隔天中午他到了圓山,想到對方也許已經安排了兩個位子,忍痛包了一個雙倍的大紅包,之後在擺著「男方朋友」的牌子的那一桌坐定,一看,全都是不認識的一對對夫妻,還有一對帶了兩個小孩來,一家子就占了四個位子。

他這才想起,他有多久不曾參加過婚禮了⋯⋯⋯

而他的位置正對面,便是偌大的銀幕,正放映著一張張新郎新娘的婚紗照,現在的年輕人不一樣了,兩人不時秀出火辣清涼,旁若無人的春宮級動作照,令他有些尷尬。

然後新郎新娘進場,接著主婚人致詞,一切行禮如儀,但他只是坐立難安。

接著上菜,第一道清蒸大龍蝦,第二道佛跳牆,第三道干貝海鮮綜合拼盤,每一顆干貝怕有嬰兒手掌大。全是國宴等級的大菜,他卻有些食不知味——他想著小羅此刻正在另一家餐廳,吃著不同的食物,面對著另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有可能成為他未來妻子的陌生女人……

魯迅曾經說過,中國人的婚姻,不過是把兩隻豬趕進同一個豬圈裡,指望生出一窩又一窩小豬仔來……

「為什麼相親就不能改期?」他又有些哀怨地想:「難道今天也是相親的好日子?」

他越吃越不是滋味……

他竟然吃著吃著,連食物轉盤都懶得轉了……

心想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嗎?一對同性情侶在星期六中午本當相聚的時刻,一個人在吃昔日同事的喜酒,另一個臨時爽約,在和另一個女人相親……

「這還真他媽的是個異性戀主導的世界呵,生殖,除了生殖異性戀們還有沒有別的生存目標?……」他幾近絕望。

他在吃完第三道菜後,便匆匆離開了喜宴。

晚上和朋友聊天,他不禁抱怨。朋友提醒他:這是他聽過全世界最不可置信的事。

朋友說:這當中有兩個可議之處:一,小羅如果真的推不掉相親,為什麼不能改個時間?非要和已經答應出席的喜酒同一天同一餐?

第二,就有些嚴重了:小羅真的是去相親嗎?

「你確定你不是小三?」朋友表情嚴肅地問。

他,深深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