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袁 岳北京 > 文化就像失散的兄弟,原本可以很親近

文化就像失散的兄弟,原本可以很親近

發文時間: 2019/12/26   文 / 袁 岳北京 瀏覽數 / 18,000+

剛剛離開雲南保山體驗了永子圍棋製作的神奇,就到了浙江衢州原來這裡居然是圍棋最早的發明地,這兩個地方與圍棋的淵源讓我感受一月之內從東到西幾千里路途上那種不相干變成相干的震盪,也讓我初次體會非洲馬里兄弟請我吃非洲辣雞下米飯,那種地道的親切家常菜的味道帶來的震盪,因為我一直以為黑皮膚的非洲兄弟與我們之間應該隔得很遠很遠的。

有些人本來你以為與你距離很遠很遠的,但是你會發現彼此的認識和感覺是如此的近。過年春節做了一個取魚刺的手術,認識了上海同濟大學的施寶民大夫是如此談得來,然後居然發現他與我早先認識的北京協和醫院的毛一雷大夫和我前不久去美國出差認識的美國克利夫蘭醫學中心的張大夫都是好朋友。當然那些離你很近很近的人,可能從來沒有做成真心交流互動的好朋友。

埃及國家博物館裡看到的面具、造型、墓葬和壁畫,讓我認知到另外一個古老文明的神奇與偉大,而更令人驚奇的是在四川的三星堆看到類似的出土文物時候的震撼。在我自小長大的建築與村莊裡,習慣了很多風土民俗,而這樣的符號與跡象也能從順著崇明、張家港、江陰、鎮江茅山、南京高淳,直到安徽南部的文化線脈裡找到,那種撫今追遠的感覺非常的奇妙,以至於我決定在春節的時候專門去了一趟河南袁氏族的發祥地做了一點考察。

我的一位小夥伴說:如果你把接收的頻道打開,就可以收到宇宙從四面八方傳遞來的資訊,不管是人鳥花樹,還是其他萬事萬物。是呀,在根底裡面,原來物質、事理和知識都是互聯的,那些陰差陽錯可能才讓我們分隔與變得專門,讓我們失散與陌生,讓我們狹隘與保守,卻原來這一切都可能是一個家門發生的遼闊的捉迷藏、躲貓貓的知識魔方而已。

(原文出處:袁岳ㄠ零零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