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郭 位香港 > 珍惜多元、政教各守其道

珍惜多元、政教各守其道

發文時間: 2019/12/31   文 / 郭 位香港 瀏覽數 / 35,550+

2019 年11月間《自由時報》多篇有關本人的報導,觀點偏頗遠離事實,又涉及我的指導教授黃金來先生。在這段香港不平靜的時候,身任香港城市大學(城大)校長,以師生和大學的安全及穩定發展為優先,延至今日才回應還原真相,希望世人理解為師者堅守的價值與精神。

早於2016年6月5日,我在清華大學畢業典禮上發表「我的老師」演說中已有介紹黃金來教授。他沒有受過政治迫害,留學美國,反專制、反戒嚴,所以被列於黑名單上,得到博士學位,不被准許返回台灣。解嚴後,黃老師終於可以隨自己的意志回故鄉,但是他決定不必回來了。

黃教授不是政治人物、反對暴政,卻不想從這裏面得到任何私人利益。這種崇高的態度值得那些視政治凌駕學術,把政治當做學術玩偶,或者把學術當做政治進階工具的世人汗顏!(演說全文請參閱:「我的老師(一)」 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2016年7月15日)。

自今年3月香港政府提議推出《逃犯條例》以來,社會動盪,示威遊行無數,警民衝突激烈,暴力不斷升級,大學校園未能倖免。城大遭到史無前例的入侵,除了無形而深遠的負面影響,整修校園費時費力,損失與花費預估上億港幣。

另外一個具體的例子,則是根據香港理工大學的公布:占據理工大學十幾天的千餘人中只有46人是該校的學生。有外人要求校長公開對談卻又不准許不同意見者參與,當然不必隨之起舞;如此情景,城大並不例外,也有許多不明身份的人士多次闖入校園,阻止對話交流、駐足破壞設施、滋擾課堂教學、竊取腐蝕性化學品、乃至儲存汽油彈。

至於11月11日破壞城大校長室的眾多黑衣人中,一般相信絕大部分並非城大學生;就此而言,如果破壞校長辦公室而得以保全大學,身先士卒,個人並不介意。

生活即教育,連續11年,我每年帶領上千人的城大團隊參加渣打香港馬拉松,這也許是旁人眼中費力的大事,卻只不過是我與眾多學生日常交流的一個小例子。近半年來,我關心師生的安全和福祉,大幅縮減或取消外出,坐鎮大學統籌應變,率先責成兩位副校長在8月中成立「緊急事故應變小組」,與學生教職員交流,提供協調與支援的管道,並在緊急時候清除障礙、維持秩序、安排交通住宿、疏散師生員工。當知悉有學生受傷或被捕時,請學務長即時了解他們的狀況及需要,提出適切協助。

同理,在理工大學被佔據其間,我二度造訪。當聽聞有兩位城大同學被困時,於11月21日,經同意後,進入該校內部,探討對話城大同學、紓解他們的焦慮,並試圖解惑,解他們的惑也解我與同仁之惑。

十月下旬,城大應變小組回應數百條個人及團體所提出的360度面向提問,其為此發表鉅細靡遺的提問與回應報告顯示,學生群體間對社會動盪持有截然不同的意見,關注範圍也非常廣泛:從校園內外安全,課業安排,到要求大學支持個別的觀點,不一而足。譴責暴力和違法行為是文明社會的最低要求,無論執法者或群眾都不可展示非法的肢體暴力或者言語暴力。

相對而言,城大校園受害較小,不同族群個體間的衝突也較少,這些都與大學的妥善處置有關。轉眼間,動盪趨緩,百廢待興,應變小組仍然需要帶頭處置善後,為鋪陳新學期做好準備。我相信也期待著:學問之道,荒漠甘泉;枯木逢春,萬象更新。我書此為節慶新年賀卡兼激勵士氣。

2008 年出任城大校長,打開風氣,明訂教研學術為大學發展的主題,警力、政黨、選舉、政治人物、街頭政治、財務及私人恩怨等外力皆不可糾纏大學。大學乃求真理、做學問、從事教研的大雅殿堂,年輕人的能量是社會進步的動力,為了維護自由安全的學術環境,珍惜多元意見,恪守政治中立。討論議題時,務必尊重學術道德,堅守和平與理性。社會人士切勿用政治眼光啟動謠言,政治黑手更不得伸入大學校園。

「政治與教育各守其道」 是一以貫之的信念,在我著作的《高等教育怎麼辦?》(台北天下文化,2016)一書中有詳述。聞道有先後,我是學生也是老師,對指導過許多來自天南地北、不同地域背景的博士生,全都如此一體相待。

小學而大遺,未見其明。今人推動高教國際化,容易在枝微末節上費心,或急功近利,或持一偏之見,忽略了「高等教育與政治、政爭糾纏不清」 的病態,以致有損學術對社會的長遠貢獻。

《師說》: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大學自主,如果拋棄大道,而把大學當泛政治化的平台,官盛則近諛,空談虛語蠱惑眾人,那麼不但遠離古人,我們離國際化也還遠著呢!

(原文刊載於2019年12月20日《風傳媒》;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