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嚴長壽台北 > 我心目中的「第二座山」

我心目中的「第二座山」

發文時間: 2020/01/21   文 / 嚴長壽台北 瀏覽數 / 13,050+

「公益平台」成立至今正好滿十週年,此時翻開大衛.布魯克斯的新作《第二座山》,發現作者高舉的價值,居然與我們平台貫徹的理念不謀而合。這十年來,我們在偏鄉走過觀光推廣、產業輔導、人才培訓……到提升偏鄉教育等,平台的天使與夥伴始終沒有偏離這第二座山的信念。

作者布魯克斯在《第二座山》中以兩座山做為比喻,仔細剖析兩種不同的人生境界:「第一座山」的核心在於建立自我、定義自己,成為不斷力爭上流的精英主義者;「第二座山」的重點恰好相反,在於擺脫自我、放下自己,貢獻社會,成為平等主義者,與需要幫助的人平起平坐、並肩同行。

兩座山沒有必然先後

簡單來說,第一座山是關於「征服」,第二座山是屬於「臣服」。臣服於什麼呢?臣服於你內心對於家庭、志業、信仰、價值的承諾,奉獻於社會、織就親密關係、踐行寬厚的利他主義(altruism),如此才讓一個人擁有豐盈的性靈與真正的幸福。

作者強調,兩座山僅做為一種比喻,沒有必然的先後。追求第二座山不意味要抹煞第一座山。重點在提示:即使在第一座山登頂,功成名就之外,人生還有第二座山等待攀爬。

在報章雜誌中,我們經常看到很多成功企業家,畢生都在為第一座山拚搏。他們一輩子仰望著這座山峰,有如登山家憧憬著聖母峰,以最精良的裝備,請最好的嚮導,窮一生之力攻頂。

當他們幸運成功,且累積了一輩子財富或地位後,就止步於第一座山。總認為退休後有能力慰勞自己一生的辛勞,實現長久的夢想:或搭乘豪華遊輪環遊世界、歐洲鐵路旅行;或是追求內心寧靜、享受含飴弄孫之樂……這大概是人生晚年圓滿的生活常態。

也有人終於看到了第二座山,於是生命價值觀大逆轉,以「無我」的心態向上攀爬另外一座更高的大山——那是一座放下自我成就、競爭、評比的另一座山。

布魯克斯在本書強調「連結世界」與「奉獻社群」的重要。他認為,現今文化中無所不在的個人主義——只注重個人自由、自我實現、自我滿足——是災難的源頭。這種單一的價值觀,忽略了個人或企業成功的背後,其實是整體社會共同造就的「時勢」使然。而現今西方社會也從「利他」落入「利已」之偏狹世界觀裡,衍生無數問題。

心中永遠都要有第二座山

從我個人有限經驗回想,「第二座山」在我的生命中始終不曾缺席,嚴格來說,兩座山並沒有先後之別,甚至可以合而為一。我常感到,一個人要獲得滿足,有兩種相反的途徑:一個是再多要一些 (ask for more);另一個是少要一點 (desire less)。這正好點出這兩座山的差異,第二座便是追求人生深層的滿足,那是發自內心、滿溢著光的喜樂,而這個喜樂來自於對「大我」的獻身。而且第二座山的風景遠比第一座山更加迷人、新奇、神祕,這是待在第一座山根本無從想像的。

公益平臺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提供圖/公益平臺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提供

我們整個文化典範必須放下對金錢、地位和權力的執念,從推崇個人主義,轉變為以關係為中心的第二座山的思維。「無我」,不是一項天賦,更不是一種光環,它是一種時時修練的心境。一個人的承諾定義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承諾,不是牛肩上的重軛,而是鼓舞人前進的帆。

因此,承諾不會帶來疲憊,而是產生力量。如今我更加感受到奉獻給這個世界,讓社會有任何一點的提升,都令人充溢著如歌的內心悅樂。

為所應為,喜樂自得

在這個混亂無助的社會現況,似乎大家都有同樣的焦慮與無奈。有時我想到人到底為什麼感到心靈飢渴?一個最大的可能是:我們失去與人連結的圓融之感。

我知道很多從事公益的天使投身公益志業,未必必然出於宗教的理由,不是為了心靈的寄託,更不是為了救贖。從事公益必須有一個心理準備,就是即使沒有上帝的存在(as if there were no God )、來生的獎賞、無法言傳的福報……一切當為者只是為所應為。其實在這個過程中,不論順逆,我們已經得到生命至深的滿足。

如同五年前作者出版同樣暢銷的《成為更好的你》(原書名《品格: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提出兩種人生取向:「履歷表」要你以成就征服世界,「追悼文」是以美德感動別人。進一步來說,其實我們可以連「追悼文」都捨去不要,因為在過程中,每個人已經得到了充分的心靈回饋。

翻開本書,讀到「第二座山」的提醒,我油然生出一股衝動,希望介紹給有心的讀者朋友,我們都需要屏氣凝神,聆聽第二座山的召喚,重新和世界連結,療癒他人,無愧於此生。

更希望身在自由文明社會的我們,心中永遠存在著「第二座山」。

第二座山

作者/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