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可怕的房地產錯誤/台灣下一步何去何從?
解讀《經濟學人》1.18出刊

可怕的房地產錯誤/台灣下一步何去何從?

發文時間: 2020/01/21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8,800+

今天我們要談的是2020年01月18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經濟學人》這期封面的設計很顛覆:在藍天白雲下,有一棟處處充滿錯置的大屋子,顛倒擺放的屋頂、高不可攀的大門、側掛的沖水馬桶,以及炊煙繚繞的平躺煙囪。最不搭調的,是那只駐足窗台上的黑貓,以及那個牽著一頭臘腸狗,從不遠處默默觀望的白領女孩。上面幾排字體,大黑字寫的是「The horrible housing blunder」(可怕的房地產錯誤);下面一排小字補充說明:「Why the obsession with home ownership is so harmful」(為什麼推行房屋所有制造成那麼大傷害。)

2020.1.18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圖/2020.1.18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另外,《經濟學人》還特別標注了「A SPECIAL REPORT」(一個特別報導)提醒我們,在本期第44頁之後,還有八篇的特別報導說明。這八篇文章,由《經濟學人》資深撰述作家Callum Williams 提出的「富裕國家三大錯誤」鋪陳而來,這三大錯誤分別是:它們讓建造人們需要的房產愈來愈難、創造了錯誤的經濟刺激政策、還沒有找到遏制房地產泡沫的方式。

八篇文章標題與內容分別如下:第一篇:〈A broader problem〉(一個更廣泛的問題),住房問題為什麼是富裕世界所有問題的根源、 第二篇:〈The biggest asset class〉(這個最大的投資資產),房地產投資的歷史由來、第三篇:〈Not enough homes〉(不夠的房屋數量),房產供應上政客的錯誤、第四篇:〈New financial risks〉(新的金融風險),住房金融、影子銀行的風險、第五篇:〈Better off renting〉(租房比較好),為什麼租房比買房好、第六篇:〈Declining home ownership〉(下降的房屋擁有傾向),買房的人愈來愈少、第七篇:〈Low income housing〉(低收入住房),以及第八篇:〈Solution〉(解決方案),如何透過金融、交通及城市規劃改革來解決問題。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九頁,大標題:〈The horrible housing blunder〉(可怕的房地產錯誤);小標題:〈西方人對擁有房子的痴迷,破壞了增長、公平性和大眾對資本主義的信心。〉

文章一開始就說,經濟體系可能受到的傷害,包括突如其來的崩潰,或是慢性病似的折磨。但富裕國家現在的房地產市場,已經引起這兩種問題同時發生。2007-2008年,價值超過一兆美元的次級房貸炸裂了金融體系。但真正可怕的是,數十年來由住房不斷累積惡化的功能失調,包括:充滿生氣卻再沒發展空間的城市、為了保有自私的視野,而住在半空房屋中的老年房主,還有整整一代負擔不起房租或房價,並咬定資本主義讓他們失望的年輕人。

正如本週特別報導所說的,所有一切原因,可以追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住房扭曲政策,而這些政策又因過度著重房屋所有權,而糾纏環繞在一起。

它們已經造成了富裕國家裡,最嚴重而且持續時間最長的經濟體系失敗,失敗的根源,在於充滿工作機會的市中心缺乏新的建築。無論是雪梨或Sydenham(錫登漢姆,位於倫敦市郊),繁瑣的房產法規,只是保護了現有屋主那些精英階層,並阻止開發商繼續建造現代所需的摩天大樓和公寓。由此產生的高租金和高房價,更使白領人士很難前往這些生產效率最高的工作崗位,進一步減緩了整個經濟增長速度。

美國總體的住房成本占據了GDP的11%,已經高於1970年代的8%。只要紐約、舊金山和聖荷西三大城市放寬管理規則,美國的GDP預估就可以再提高4%,那可是一個巨大的經濟獎勵。現在的住房市場不僅效率低下,而且充滿了不公平。

過去數十年,利率的下降加劇了房屋供應的不足,並導致了房地產價格的飆升。在美國,房地產狂熱集中於幾個繁榮的城市;在其他富裕國家,全國的房地產平均價格都在飛漲,尤其在英語系的國家,房地產投資變成一項全國運動,即使發生金融危機也未能消除這個情況。

在英國,經過通貨膨脹系數調整的房地產價格,大致和金融危機前的峰值差不多,但實際工資並沒有相對增高;在澳大利亞,儘管房價最近下跌,但其價格仍比2008年還要高出20%;在加拿大,房地產價格則已經上漲了50%左右。

不斷上漲的住房成本,造成了巨大的不平等,並加劇了世代和地理的鴻溝。在1990年,當時中位年齡在35歲左右的嬰兒潮,擁有美國房地產價值的三分之一(按價值計算);到2019年,同樣的千禧一代的31歲年輕人,擁有的比例降到了4%。

年輕人認為,除非你有富裕的父母,否則擁有自己的住房幾乎遙不可及,這有助於解釋他們為什麼會向社會主義靠過去。被困在不斷衰退地區的各個年齡段族群,開始對繁榮地區獲得的暴利屋主感到不滿。在不考慮收入和人口統計學差異的情況下,在住房發展停滯的英國地區的人口,更傾向於在2016年投票支持英國脫歐。

你可能會認為對住房恐懼和嫉妒,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但實際上,財產病理學的病根,發跡於自1950年代,公共政策往提倡住房所有權時的轉變。自那時以來,政府一直使用補貼、稅收減免和公共住房鼓勵人民自住,而不是租房。

右翼的政客們將促進房屋擁有,視為刺激選民因為歸屬感而投票支持他們的一種方式;左翼人士則將住房視為重新財富分配,和引導貧困家庭積累財富的渠道。其實這些論點都被誇大了,我們很難證明擁有房地產,是否真的讓人民生活更好。

如果您忽略其中的槓桿價值,其實擁有股權比擁有房地產更好,擁有房地產所有權,伴隨著巨大的成本。這些房地產的擁有者,經常為了保護自己的投資利益,成為反對經濟發展的障礙。《經濟學人》一項數據的研究表明,自1960年代以來,富裕國家人均新建房屋的數量,已經下降了一半。

由於房地產供應的受到限制,並且整個系統偏向鼓勵購屋,因此大多數人認為,如果租房,他們就有被社會拋在後面的風險。結果就是,全球政客們就像英國近年來那樣,集中於補貼邊際購買者,這導致所有資金流向中產階級,並進一步讓房地產價格飛漲,而且加劇了抵押貸款(房貸)的積累,使得危機發生機率更大。

事情可以不必這樣發展,並不是每個地方都必須受到房地產詛咒的困擾。東京就沒有房地產短缺的問題,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它提供了728,000處公共住房,比英國還多,但並沒有因此降低了東京居民的生活品質。在過去20年,雖然住房人數減少80%,瑞士仍然向地方政府提供了財政激勵措施,以促進住房開發,這是瑞士人均住房建設量幾乎是美國兩倍的原因之一。紐西蘭則根據經常更新的估值,並透過土地稅和財產稅,來抵消房地產擁有者的財富暴增。

更重要的是,在一些地方,房屋所有權的比率很低,卻沒有人因此感覺奇怪。在德國,只有50%的人擁有自己的房子,政府還有租賃部門,鼓勵老百姓採取長期租房,並為租房者提供著清晰而且可行的權利保護。由於供應充足,德國沒有所謂的稅收減免,或對自住者的無謂補貼,房屋所有權遠遠沒有其他國家那麼誘人,而政治人物對於住房擁有者的影響力也相對變弱。儘管最近德國一些城市出現了房地產的強勁增長,但實際的房價,平均仍然沒有高於1980年的水平。

我們有沒有可能擺脫對擁有房地產的癖好?如今,很少有政府能夠完全忽略老百姓對住房短缺,和世代不公平的憤怒。有些政府以更糟糕的做法回應,例如租金的控制或更多的抵押貸款。但這個世界仍然有一些進展,美國已將房貸抵稅的額度設定了上限;英國已禁止從租賃合同中收取模糊的前期費用,並遏制了高風險的抵押貸款。

在許多成功的城市中,新興的yimby運動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以促進城市建設。就像《經濟學人》一樣,他們都希望自由主義能夠得到更多的支持,以促進這個運動蓬勃發展。住房政策並沒有支持資本主義,反而使資本主義變得不安全、效率低下和充滿不公平。是時候拆除這個腐爛的體系,並重新建立一個真正能夠運作的新住房市場了。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經濟學人》對台灣大選的看法。文章在亞洲板塊第22頁的Banyan榕樹專欄,大標題:〈What next for Taiwan after Tsai Ing-wen’s emphatic victory〉(蔡英文大勝後的台灣何去何從);小標題:〈對中國提倡的一國兩制,抵制的共識非常明確。〉

文章提及,去年秋天中國熱烈慶祝建國七十年時,在北京市區,四處可見一個習近平的口號:〈勿忘初心,堅持任務〉。而這個任務,當然包括了民族復興。

對中國共產黨來說,這包括了讓台灣回歸祖國,成為原本的一部分。而現在的台灣,在1月11日,透過民意投票做出了明確的回應。

和中國一向保持距離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連任了接下來的四年總統任期。謹言慎行而且沒有醜聞的蔡女士,以壓倒性的優勢,贏了另一位常常被認為輕率而有民粹傾向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民進黨在良好運作下,不出預料的贏得大選,並繼續控制著立法院的多數席位。

不過一年前,在縣市長選舉中造成民進黨大敗的蔡女士,連能不能贏得黨的初選提名都還不清楚。她的戲劇性轉敗為勝,應該感謝習近平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2019年初,一個關於台灣的演講中,中國領導人明確表示,一國兩制是適合台灣的典範模式。蔡女士當時聲稱,台灣人即使在永久的武力威脅下也不會接受一國兩制,她的支持率於是開始上升。

當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頒布「送中法」,允許將犯罪人引渡到中國大陸時,引起了香港大規模對專制及鎮壓不滿的街頭抗議。蔡女士指出,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失敗,顯示了將其視為台灣的模版是荒謬的。而台灣也激勵了香港人,成千上萬的香港人飛往台北見證選舉,並熱烈慶祝選舉的結果。

蔡女士的評價目前很高,多數人認為她的外交手段比習近平還好,她已悄悄加強了與澳洲、歐洲和日本的關係。最重要的是,她堅稱台灣即使拒絕承認接受統一,也不會以激烈的台灣獨立,破壞海峽兩岸的穩定,這進一步加強了對台灣安全的最終保證。中美關係很少像現在這麼好,她獲得的回報,就是美國去年出售了數十架F-16戰鬥機給台灣。

台灣還是美中貿易戰中難得的贏家,兩個國家科技的脫鈎,讓蔡女士有了吸引台灣科技產業,從中國大陸撤回投資台灣的機會,因為回歸台灣,可以讓這些企業避免美國關稅的威脅。經過多年的低經濟增長後,預估台灣經濟將成為今年東亞表現最好的國家之一。但如果美國堅持與中國進行徹底的科技脫鈎,對於台灣而言,事情只會變得愈來愈艱難,而台灣企業也將夾在中間,變得左右為難。

台積電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晶片代工企業,並為諸如美國戰鬥機等重要廠商,提供相關零組件,但台積電收入中的五分之一,來自華為等中國企業。隨著台灣對美國出口的增長,台灣其實可能被川普要求,列入美國優先的管理清單中。

台灣最近宣布,禁止美國進口豬肉,因為其使用了含有瘦肉精添加劑。由這些細節可以預見,某些光芒,很快會從蔡女士的勝利中脫落。

然而就目前情況而言,那些對中國比較友善的台灣傳統支持者,已經陷入了困境。從威脅到虛假宣傳,中國一直試圖影響台灣的選舉,但所有努力似乎都適得其反。比較糟糕的是,在國民黨選舉失敗之後,兩岸發生戰爭的可能性並非沒有。台灣年輕的一代指責某些舊思想,批評他們對統一的幻想過於執著,他們甚至希望國民黨放棄「92共識」,這是1992年,中國與更早的國民黨政府之間敲定的外交折衷方案,它立足於「不管雙方同不同意當時實際的狀況,彼此共識,就是一個中國。」

現在最被大家認同的說法,是國民黨為親中付出了代價。某個台灣立法委員就說,「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反中國潮流」。國民黨一個年輕一代的演講者Eric黃認為,現在是國民黨應該好好考慮,是否該把中美關係放在兩岸關係之前的時候了。這種根本想法的改變,將讓習近平及其周圍的人感到訝異,但就如同處理香港事件一樣,他顯然還沒有B計劃。

以上就是這期《經濟學人》的部分內容分享,先跟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新春快樂,我們年後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