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吳若權台北 > 我懂得了世界上最大的悲傷

我懂得了世界上最大的悲傷

發文時間: 2020/01/26   文 / 吳若權台北 瀏覽數 / 36,600+

親人死亡,把家屬的心,撞破一個巨大的黑洞。耗盡一生的思念、哭盡所有的悲傷,都填不滿這個空洞。 

關於死亡,我懂得的太少、我所能做的準備更少。所以,它自始至終都是個意外。而這個意外,帶來很重大的撞擊。把我的心,撞破一個巨大的黑洞。耗盡一生的思念、哭盡所有的悲傷,都填不滿這個空洞。

就在月圓來臨前的那個晚上,我失去父親。圓滿的家庭,從此少了一個親愛的夥伴。生命,開啟了一個永遠無法彌補的缺口。不論在此之前,我覺得自己曾經為父親做了什麼,或反省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好,都是遺憾。

從前,我對「父親節」這種被商業機制炒作出來的節日,不免停留在送「刮鬍刀」的膚淺聯想。但是在為父親整理遺物時,發現他悉心珍藏著多年前我和姊姊在父親節時合送他的刮鬍刀。再一次地意識到,我已經沒有機會送他任何禮物時,悲從中來。

漸漸地,我懂得了世界上最大的悲傷。

有一次,我和一位出版社的同仁到馬來西亞參加國際書展,並舉辦簽名會。行程中,她非常盡責地照顧我,給我很多協助。回到台灣,下了飛機,我向她致謝,並誠懇地說出這幾天來我對她的觀感:「很慶幸台灣的出版界,有妳這麼認真負責的人才,真是令我非常尊敬。但是我盼望妳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 要快樂一點。妳知道嗎? 這幾天我很少看到妳的笑容,妳的眉頭鎖著很深的憂傷。有沒有什麼事,是我可以幫忙的?」

「謝謝!」她含著眼淚說:「沒有什麼事要勞煩您的,謝謝。」

幾個月以後,我輾轉聽說那段期間她的父親重病住院,撐過一段時間,在她萬萬不捨中往生。

知道這個消息時,我十分愧疚。回想起馬來西亞那一次的旅行,為了公務, 她陪我出差,一路強顏歡笑。

後來她跟我分享當時的心情,「這種事是沒有人能替代的,所有的悲傷都要靠自己來承擔。」儘管她的父親過世有一段時間了,每當提起這些人生經驗,她還是不能克制地流下眼淚。

父親重病期間,我深刻領會了她的話。父親離世以後,我也終於知道了那鹹鹹的淚水,流不盡思親的傷悲。

《謙卑的力量》一書,吳若權著,悅知文化出版。圖/《謙卑的力量》一書,吳若權著,悅知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