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那抹微笑:她選擇了好的那一面去相信

那抹微笑:她選擇了好的那一面去相信

發文時間: 2020/01/31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11,100+

「這個朋友常常讓你痛苦和難過,為什麼還要跟她在一起?」我問姊姊。當姊姊又因為她而痛苦時,我心裡就會出現同樣的疑問。

一年復一年,我的疑問累積得愈來愈深,但從來得不到答案。因為連姊姊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又怎能給我答案呢。

最後一次,她被我的問題逼急了,說:「她給我的快樂,加起來比痛苦多。」因為捨不得拋下快樂,只好忍受痛苦。

當疼痛來襲時,到底有多苦呢?苦到姊姊說:「沒關係,再過一年我就要上大學,我就可以離開她了。」可見離開有多難,可見痛苦有多大。

經年累月,姊姊的痛苦從未停歇過,但她都一件一件挺過來了。我說:「姊姊,如果你12歲那年,我出手阻止你不能跟她往來,你會照辦,你後來的日子會不會好過多了?」

姊姊說:「但是我跟她經歷過的快樂,也會一起消失。」

我說:「你也可能因此認識其他的朋友,一樣會有快樂。」

人與人之間,緣份大過一切。別人眼裡的寶,不見得就是你眼裡的好。父母幫孩子做決定,敢打包票嗎?

這是最後的一件傷心事,離開她之前,應該不會遇到更大的了——姊姊還在試圖挽回的男友,她就跟他在一起了。姊姊的難過已經到了盡頭,但還是選擇繼續接受這個朋友。做媽媽的再難過,也只能就事論事:他們沒有做錯什麼,因為你們已經分手了。禮讓,不適用愛情。

我問:「為什麼不離開她?」

姊姊說:「我沒法承受一次失去兩個。」

我說:「等一天你有能力了,要不要找個心理醫生,問問你跟她的感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麼痛苦,卻死也不肯掉頭走掉。」會不會姊姊對她的感情都只是假象,只是自己不知道。

這週是姊姊17歲的生日,她開始接到好多祝福的卡片和簡訊。這天,下午放學後,我倆並肩坐在餐桌上喝紅豆湯,她聽到電話傳來簡訊的聲音。我看她拿起電話開始看,然後我看到姊姊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微笑。我的第一個反應,這是看到心上人的甜言蜜語,才會出現的微笑——那個甜到心裡去的微笑,一生能夠出現的機率,不會太多。

「誰傳來的?」我問。

「她。」

「她說什麼?」

「她說生日快樂。還說她可以認識我,是這五年來最幸運的一件事。」

當我質疑她的人格時,姊姊其實也很不確定。但是,她最後總是選擇了好的那一面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