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消滅中華民國的「大中國」 等於拒絕所有「台灣方案」

消滅中華民國的「大中國」 等於拒絕所有「台灣方案」

發文時間: 2020/02/04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9,100+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上海東亞研究所副所長王海良先生新春發表長文《共同締造統一》,提出「大中國」概念。

並指出,台灣方面有人主張的「中華邦聯」、「中華聯邦」、「一國良制」、「一中三憲」、「互統一」,及「大屋頂中國」等皆不可採。

王文提出了若干創新思維,但我認為也不無方枘圓鑿仍待自我磨合貫通之處。本文試論一二,不在批評,意在相互完善。

一、「大中國」究竟是何樣態?王文指出:中國與大陸、台灣應該是本體與實體的關係,即中國是中華民族以國家為形態的本體,大陸和台灣則是中華民族的兩個政治實體;即使這兩個實體各自都以自身為主體,也不能取代中國本體。

王文又說:統一後的中國是大中國。在概念上,一定是用「大中國」取代「中國」,以表示不是原來的中國,而是增大的中國。

此論的重點是:統一前,兩岸關係是「一個民族/兩個政治實體」,且各自皆不能取代中國本體(否定了「老三句」,是另一種「一中各表」?)。又說,「統一後的大中國不是原來的中國」。

王文不同意「大屋頂中國」。但我認為此論也可視為「泛大屋頂中國」。因為,在統一前及統一後,他都認為有一個超越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台灣(中華民國)的「本體中國」或「大中國」存在。這些皆是「上位概念中國」或「第三概念中國」,亦即都是「大屋頂中國」。

若無「上位概念中國」、「第三概念中國」的屋頂存在,王文就不可能發展其「中國本體論」及「共同締造統一論」。此一類似「大屋頂中國」的想像,正是王文的創新思惟。

但王文仍有尚待完整說明的問題。1/統一前的「一個民族/兩個實體」,似凸顯兩個「政治實體」的對等地位;則若稱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政治實體」,但何不能同樣也承認台灣的「政治實體」為「中華民國」?2/王文稱,統一後,「在概念上」,是用「大中國」取代「中國」。又說,至於大中國的(新)名稱,比較好處理。然而,這個「大中國」究竟是「概念上」或「實體上」的存在?王文並未說清楚。如果是「實體上法律性」的存在,它就必須有一個「新國號」,這恐怕就絕非「比較好處理」的問題。因為,有了「新國號」,就不止是「概念上」的問題,那就真正是「大屋頂中國」了。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作何安排?如果「大中國」只是一個「概念上」的名詞,那就僅是統戰詞彙。但倘若「大中國」將是統一後「實體存在的法律性體制」(大屋頂),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否仍然存在?

王文認為,屆時「兩岸應共組中央政府」,甚至不排除「假如屆時大陸地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是中央政府的話」。這些皆是王文必須作的「假設」,非如此,其「共同締造統一論」即無以成立。但是,「假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屆時就是中央政府,那就沒有所謂「第三概念的大中國」;又「假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是央政府,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仍然存在於「中央政府」之下,就應當仍是王文所說的「疊床架屋式的大屋頂中國」。

三、中華民國將作何安排?同樣的,如果「大中國」將是統一後「實體存在的法律性體制」,則「中華民國(政府)」是否仍然存在?如果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都將不存在,這至少在邏輯上還說得通。但是,如果屆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存在,而中華民國卻不准存在,這就不止在邏輯上說不通了。再者,屆時台灣若行《台灣基本法》,大陸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則王文的主張有何超越「一國兩制」之處?

王文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中國」中的地位閃爍其詞,一下子說「同是中國本體的一個政治實體,不能取代中國本體」,一下子暗喻中華人民共和國即是「經統一回到中國本體後的本體中國」。但王文對中華民國的態度卻是斬釘截鐵,他說:要讓大陸承認中華民國沒有消亡,……怎麼可能被接受?

也就是說,王文的「大中國論」,從過程到目的,皆奠基於「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王文甚至說中華民國為「虛幻、空洞、縹緲」。好像忘了他至少還說過台灣是一「政治實體」,經過了七次總統直選。

王文的論證至此也陷於自相矛盾。他說:兩岸統一將採取基於現實而又超越現實的模式。基於現實就是承認兩岸是主體中國的兩個擁有治權的政治實體(這兩個政治實體難道不就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嗎?)。超越現實就是彼此都不以消滅對方為目標(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不相互消滅嗎?),而是以一加一大於二為目標,即由雙方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它大於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更大於台灣(中華民國),也大於二者之和(若消滅中華民國,是減法,如何大於「二者」之和?)。

王文此論蘊蓄著創新思維。不過,若基於現實,就應是基於兩岸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分治的現實,這就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若超越現實,就應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都不消滅對方」為超越,這就是「共同締造論」,也是「大屋頂中國」。

王文不同意「大屋頂中國」。但他主張的卻是在上層有一個面貌不清的「大中國」大屋頂,下層留著定位閃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但要消滅中華民國。這其實是一個「歪斜半塌的大屋頂中國」。唯如果說到底還是要消滅中華民國的話,那就根本不必迷亂耳目搞什麼「大中國」的統戰詞彙。

《大屋頂下》曾指出,如今兩岸氛圍是「台獨不消滅中華民國,統一要消滅中華民國」。北京應知:未來的對台課題,已不再是「反對台獨」,而在如何「維持原真中華民國」。王文不但沒有跳出此一陷阱,反而是愈陷愈深。

王文其實是在借箸代籌,意圖一一駁倒各方曾經倡議的「台灣方案」,其最後落點仍在「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倘是如此,北京又何必費盡心機要求各方提獻「台灣方案」,難道中共認為中華民國會同意以消滅中華民國為方案嗎?

王文師法汪道涵的「共同締造論」。但若是主張「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卻與汪道涵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及「共同締造論」背道而馳。

其實,從來不缺「台灣方案」,但自《國統綱領》至「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盡皆毀於北京。如今王文又想駁倒其他。

北京若再持守「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就等於拒絕了所有的「台灣方案」。

(原載2020年2月2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