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看到醫療改革的希望

看到醫療改革的希望

發文時間: 2020/02/05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5,550+

轉眼回國從事醫學教育與醫療工作已經30年了!過年時,接到病人的賀年卡,知道醫院做的事受到病人的肯定,總是令我感到欣慰。我也很高興接到曾經教導過的學生的來函,與我分享他們的工作狀况及人生觀。

有位約20年前認識的醫學生,如今己經是一位成熟的專科醫師,在一所醫院負責醫學教育的工作。她告訴我,她過年前已經從台大公衛學院畢業,也通過了博士學位考試。研究主題是在探索醫療工作環境、社會文化以及病醫關係對於醫師心裡健康造成的影響。

這幾年來,她在修博士學位的過程中,經過上課、閲讀、訪談、觀察及討論的結果,發現當今台灣醫學教育偏向創新科技、人工智慧、網路資訊等,這些專題較能吸引年輕醫師的眼光,導致整個醫學教育的方向偏於「炫技」,絶少討論病人與醫師的關係。但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是,只有病人的信任能給醫師力量繼續往前走,當病醫關係變得片斷,變得制式化或商業化,看病有如生產線…醫師就愈會有職業倦怠(burn out)的風險。因為他們無法體會這份工作的意義」。這是多麼深邃(profound)的領悟!顯然,她已經征服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大衛.布魯克斯的新書所謂的《第二座山》了!對於我而言,看到一位曾經教導過的學生經過近20年的思考、摸索,終於肯定了自己工作的意義與人生目標,豈不可慶可賀!

她説,她準備將這些年的研究逐一發表,至少讓台灣醫界可以有機會對這些soft skills有所討論,真是一個可喜的現象。

我從不否定醫療知識與科技的重要性,但是,科技不能脫離人性,不了解人就無法把科技完整地運用在人身上。我深深相信醫療的提供,必須建立在良好的病醫關係上。所以,我從回國的第一天,就致力要改變台灣醫學教育重視技術的傳授,而忽略病醫關係的建立,只想治病而不關心病人的缺失。因此,我主張在醫療制度的設計上,要容許醫師有足夠的時間與病人建立互信的關係。可是,在全民健保政策,論量計酬的給付制度以及論績效支薪的醫院經營管理制度下,與治病從了解病人開始的醫療理念背道而馳,視病猶親淪為口號。

這20多年來,台灣的醫療人員不斷地抱怨「血汗醫院」、「醫病關係緊張」、「醫療糾紛多」、「醫院暴力」等醫療問題,而呈現嚴重的醫療危機。然而,這些現象其實都只是症狀。它真正的病灶,是健保論量計酬制度以及醫師續效支薪制度的互為因果,醫院的經營管理以追求利潤為目標,一致鼓勵醫師做多而不是做好,在醫師一診看上百位病人的醫療形態下,根本不可能建立最起碼的病醫關係,當病人太多,醫師看病匆促,對病情的了解不深入,診斷、治療的錯誤機率自然會增加,病人如何信任醫師?

事實上,醫師沒有花時間去深入了解病人,並從為每一位病人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精進自己的專業,醫師的工作就和生產線的工人沒有兩樣,醫師沒有把病人放在心上,就不會有滿意的病人,也就得不到病人的精神回饋,而失去「繼續往前走的力量」,導致職業倦怠。

看到這位年輕一代醫師找到台灣醫療問題的源頭,並且,積極地想要去改變它,讓我重新對於台灣的醫療改革燃起希望。這一年,香港年輕人的反送中運動,台灣年輕人在總統大選的積極參與,都展現了他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創造自己未來的生活環境的決心與堅持,令人感佩。我期待台灣年輕的醫師也有同樣的理想與抱負,一起起來改善台灣的醫學教育與醫療制度,為自己創造優質的執業環境,為病人建立良好的就醫環境,堅持病醫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