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一個統一的愛爾蘭/被病毒打亂的供應鏈
解讀《經濟學人》2.15出刊

一個統一的愛爾蘭/被病毒打亂的供應鏈

發文時間: 2020/02/18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3,850+

今天我們要談的是2020/02/15 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經濟學人在這期的封面故事,把我們的視角拉回了最讓英國頭大的愛爾蘭問題,黑色襯托的鮮綠色愛爾蘭地圖上,經濟學人在北愛爾蘭與愛爾蘭共和國之間設計了一個白色拉鍊,將這兩個被硬生生撕裂的國家縫合了在一塊。上面一排白色大字:A united Ireland 一個統一的愛爾蘭, 綠色地圖上還有一段黃色小字:Could it really happen? 它有可能真的發生嗎?經濟學人這次用了三篇文章探討這個議題,除了緒論第一篇及Briefing專文,帶我們看看為什麼讓愛爾蘭重新合而為一愈來愈有可能之外,經濟學人還在英國板塊第一篇第19頁分析了:為什麼它會認為因為對過去的補償及贖罪,北愛爾蘭正走向更危險的路徑?

2020.2.15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圖/2020.2.15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九頁,大標題寫的是:A united Ireland 一個統一的愛爾蘭。小標題寫的是:它有可能真的發生嗎,為什麼愛爾蘭統一正變得愈來愈可能?文章說到,從一個世紀前愛爾蘭成功脫離英國獨立以來,愛爾蘭的執政就在該國的兩個主要黨間交替進行。

2月8日,新芬黨Sinn Fein在愛爾蘭國會大選中獲得了勝利,成功打破了長久以來的雙頭壟斷。這個政黨與愛爾蘭共和軍(IRA)有著聯繫,而自他們1970年代、1980年代、一直到1990年代都憑藉著炸彈與槍殺而一路前進,其左翼思維強調在醫療和住房上投入更多的政府支出。然而它從來沒有隱藏它雄心勃勃的企圖心,那就是:核心政治目標是實現愛爾蘭統一和全民公決,所有手段都是為了達成這一目標。

英國脫歐以來,大家的眼光都聚焦在蘇格蘭獨立問題,但現在該是面對大英帝國分裂的問題了。新芬黨Sinn Fein在大選中向我們顯示的就是十年內愛爾蘭極有可能實現統一的一個最新進展。

這種可能場景背後意味的事情,遠遠超出愛爾蘭島這個島國的表面現象。更別說愛爾蘭散落全球的僑民還包括了超過2000萬的美國人。愛爾蘭,這個充滿酒吧、詩人、劇作家和太多歐洲歌唱家靈感的來源地,它的軟實力足以與任何一個比它大好幾倍的國家相抗衡。

愛爾蘭是酒吧、詩人、劇作家和太多歐洲歌唱家靈感的來源地。取自pixabay圖/愛爾蘭是酒吧、詩人、劇作家和太多歐洲歌唱家靈感的來源地。取自pixabay

即使到今天,統一一直都是愛爾蘭共和國的一個主要寄望。儘管愛爾蘭共和軍(IRA)在20世紀發起了一場血腥的大戰,但北部的憲法地位在新教派穩固的多數以及英國的財政和軍事支持下始終穩如泰山。1998年的耶穌受難日協議消除了這場鬥爭的緊張氛圍,結束了那場造成3500多人喪生的麻煩。

英國脫歐是一切改變的原因之一。北方投票反對,但最大的工會組織以及英格蘭贊成脫歐。另外英國脫歐還在愛爾蘭海中建立了北愛爾蘭和英國的一個經濟疆界。儘管與南邊的貿易變得更加困難,但還是比和英國貿易更加容易。

由於北愛爾蘭的六個郡受到都柏林的影響更大,誰能夠掌控都柏林誰的價值都將增加。統一的壓力遠大於英國脫歐。北愛爾蘭2021年的人口普查很可能證實天主教徒人數首次超過新教徒。共和國將愈來愈受歡迎。天主教會的影響已大大減弱,社會現在早就變得更加自由。

過去三十年,避孕的限制已經解除,同性婚姻已合法化。所有這些都解釋了為什麼近年來北愛爾蘭對統一的支持似乎有所增加。在某些民意調查中,受訪者對此表達了一定比例的支持。

歐盟也表示,經過投票,北愛爾蘭可以選擇以愛爾蘭成員資格重新加入歐盟。這意味著對於北愛爾蘭選民來說,愛爾蘭統一的全民公投也是英國脫歐的一個第二次公投。與獨立的蘇格蘭不同,北愛爾蘭可以立即重新加入一個規模更大,更富裕的歐盟俱樂部,而它可以贏得的大筆補貼,完全不輸今天從英國獲得的。

當然,其中也有不少障礙和不確定性。新芬黨Sinn Fein最近的成功,可能會使北方有些人變成反對統一。事實證明,英國脫歐的影響小於預期。英國國務卿可以利用耶穌受難日協議中的模糊空間推遲舉行全民的公投許多英國政界人士擔心,這樣的投票將造成行政上的麻煩,更糟的是可能會引發暴力。他們還有一些愛爾蘭的同路人始終躲在背後阻撓統一。

然而,超出大多數人的期望,愛爾蘭統一的勢頭似乎變得勢不可擋。如果蘇格蘭選擇獨立,那北愛爾蘭境內許多人將很快失去與英國的長久血緣關係。如果英國政府堅持拒絕承認北愛爾蘭的多數贊成統一,那將會讓北愛爾蘭和英國公投一樣造成局勢動搖。

愛爾蘭島需要一個好的計劃。首要任務是弄清楚如何使統一論者感到自己在新愛爾蘭中有自己的角色。需要進行統一之後的基礎工作規劃,包括如何合併兩個衛生系統、武裝部隊和警察部門,以及如何處理北方已經下放的議會。

來自英國和愛爾蘭的政客也需要開始對話。二十年前能夠結束暴力,是因為北愛爾蘭、共和國和英國共同制定了一個通往愛爾蘭統一的政治路線。如果北愛爾蘭和共和國的人民選擇了這條道路,所有的政治家就必須遵循這一道路。

接下來我們要繼續深談的還是新冠病毒,這期經濟學人共有六篇文章和武漢疫情有關,我把其中和全球供應鏈有關的三篇文章總結之後來和大家分享,文章分別位於緒論第三篇第10頁、中國版塊第一篇第47頁以及國際版塊第二篇的第51頁。

大標題寫的是:A deadly disease disrupts 一個致命疫疾的中斷。小標題寫的是:新冠病毒對全球供應鏈可能會有一個長久的影響,跨國企業沒有認真做好對這個風險的因應。

文章一開始就說,當衝擊打擊全球經濟時,華爾街喜歡回顧歷史,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中國爆發的呼吸道疾病Covid-19因此最適合被拿來與上一次的SARS相提並論。在2003年的SARS中,中國的經濟隨後就出現了強勁的反彈。儘管Covid-19比SARS造成更多人病亡,但投資者仍然樂觀地認為其經濟影響將和SARS有著類似的路徑發展。

大多數經濟學家只是微調了對全年經濟增長的預測。經濟學人希望他們的樂觀是有道理的。但是,這個比較有兩個假設:1.遏制了疫情最後還更好的反應到經濟前景;2.世界仍然像SARS構成威脅時一樣的運轉。

如果我們想看明白新冠病毒對全球企業的影響,可以從Apple開始。這個美國科技巨頭因為對中國大陸零件和組裝的依賴,美國United Airlines必須每天載著約50名的Apple高管在California和中國之間奔波。但現在全都停擺了。United Airlines和其他航空公司已暫停往返中國的航班。工人無法上崗,意味著農曆新年假期結束後,Foxconn富士康將無法恢復Apple裝配廠的全產能生產。

美國United Airlines必須每天載著約50名的Apple高管在California和中國之間奔波。但現在全都停擺了。取自pixabay圖/美國United Airlines必須每天載著約50名的Apple高管在California和中國之間奔波。但現在全都停擺了。取自pixabay

有分析師認為,新冠病毒將導致本季度iPhone的出貨量減少5-10%,並削弱Apple大受歡迎的AirPods量產計劃。隨著Covid-19的擴散,其對企業的影響也在擴大。進出大陸的旅遊人數已經急劇下降。預計到3月底,大約有40萬中國遊客會取消前往日本的旅行。 亞洲的一艘大型遊輪正被五個國家拒之門外,因為船上有數十個旅客被確認感染。The Mobile World Congress是本月在Barcelona舉行的大型電信會議,在Vodafone、BT、Facebook以及Amazon退出之後,這個會議已被取消。愈來愈明顯的是這個病毒可能會破壞全球供應鏈,並讓這個世界的經濟蒙受巨大損失。

大部分跨國企業都處於驚訝之中。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遭受亞洲供應鏈的衝擊。2011年發生在日本的海嘯和同年泰國的洪災,都曾經破壞了許多大企業的生產。川普最近與中國的貿易戰更暴露了全球供應鏈過於依賴大陸的風險。但這些企業老闆們在應對新冠病毒爆發的衝擊準備太少。投資者正因這個事情懲罰著企業。自1月份疫情爆發以來,對中國依賴度較高的美國企業股票表現落後了S&P 500指數的5%。

工人無法上崗,意味富士康將無法恢復Apple裝配廠的全產能生產。(資料照,蘇義傑攝)圖/工人無法上崗,意味富士康將無法恢復Apple裝配廠的全產能生產。(資料照,蘇義傑攝)

有三個理由讓我們相信未來幾個月將讓許多企業陷入麻煩。首先,為了降低成本,很多大型跨國企業已讓自己面臨了供應鏈的風險之中。例如,它們可能只剩下數週的存貨,因為它們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及時補充庫存。顧問公司Resilinc的Bindiya Vakil認為,這類信心已經misplaced不合時宜。

第二個脆弱是如今的大企業對中國工廠的依賴程度早已經比2003年SARS時高很多。目前中國占全球GDP已經高達16%,遠遠高於當時的4%。中國出口的紡織品占據全球份額40%、傢具占據全球份額26%。它也是製造生產中所需金屬材料的主要消耗者。

研究公司Gartner的分析師KorayKöse就指出,重要的不僅僅是中國製造業基地的巨大規模。自2003年以來,這些工廠已從沿海地區擴散到內陸更貧窮的地區,例如武漢,而該地區正是爆發這個疫情的所在。在這些地方工作的工人因為春節假期回家,這些彼此交錯的情況,在疫情爆發後增加了供應鏈運作的風險。大陸內地日益增長的相互依存也有風險,大陸供應商不再只是簡單的組裝產品;它們之中很多也開始自主生產跨國企業需要的零組件。

跨國企業可能會遭受供應鏈衝擊的第三個原因是,受Covid-19衝擊最嚴重的幾個地區以及隨後被中國政府封鎖的幾個城市都對全球產業鏈尤為重要。根據供應鏈分析公司Llamasoft的說法,電子行業面臨的風險最大,這是因為其庫存相對較少而且缺少零組件的替代來源。例如武漢就是中國「光谷」的心臟地帶,許多跨國企業都在此建立電信網絡不可或缺的零組件。大約全世界四分之一的光纜和設備也在那兒生產。用於智慧型手機的先進晶片也是分布在那個地區。分析人士擔心,今年湖北省的流行病可能使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最少減少10%。

汽車產業也受到打擊。來自大陸供應商的零部件開始短缺,這迫使現代汽車關閉了其在韓國的所有汽車製造廠。日產汽車Nissan已在日本暫時關閉了一家汽車製造廠,飛雅特Fiat-Chrysler警告說,它將很快停止其歐洲一家工廠的生產。

對病毒的恐懼也在影響全球石油的價格。中國煉油廠正在削減產量,原因是預期中國國內的需求將減少。中國需求的放緩,進一步加劇了本來就令人沮喪的天然氣前景。中國的銅買家已要求智利和尼日的採礦公司推遲或取消裝運。蒙古甚至暫停了向中國輸送煤炭。

接下來會怎樣?大企業希望能迅速提高產量。但目前尚不清楚工人什麼時候能被允許返回工廠。富士康的工人被按八人一間放在深圳工廠的房間里。如果那再導致新的感染,工廠可能被迫再次關閉。高管很快就會回來,但帶著小孩的外籍管理人員可能再也不會回來。

即使工廠達成投產,將貨物運出中國仍然困難。亞洲主要供應商Kerry Logistics的張亞倫(Alan Cheung)就說,由於中國政府仍在努力防止貨車四處走動,除非他們運送食品或其他必需品,否則他的司機將在大陸各地被迫停車接受檢查。出貨量下降的時間愈長,China Inc中國企業恢復工作的積壓訂單就愈大。這可能會導致運作瓶頸和運費激增。

長遠來看,這個流行病將會削弱跨國企業與中國之間的緊密關係。大企業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大陸供應鏈非常可靠而且易於管理。調查發現,所有行業中只有少數企業會定期仔細評估其供應鏈風險。多年來,跨國企業老闆一直將採購工作下放給中層經理,然後用從成本提取一兩個百分點的簡單方式管理。Covid-19疫情暴露了這個做法的風險,特別是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還沒有得到完全的解決。顧問公司JSC Automotive的分析師Jochen Siebert說,海嘯和洪水常常來來去去,跨國企業通常認為他們有能力管理。但他預測,這個流行病將把供應鏈管理第一次非常嚴肅的擺在全球企業CEO的辦公桌上。

文章最後提到:當然,華爾街的樂觀主義太過草率,假如要說經濟學家有所偏見,那就是過度相信可以衡量及量化的東西,Covid-19的爆發帶來了太多我們沒有辦法衡量的風險。

以上就是這期經濟學人的內容分享,希望疫情趕快平息,一切都能趕緊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