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李偉文台北 > 愛在瘟疫蔓延時

愛在瘟疫蔓延時

發文時間: 2020/02/20   文 / 李偉文台北 瀏覽數 / 49,350+

最近重新看了史蒂芬史匹柏拍的《虎克船長》,電影中,長大了的彼得潘重回夢幻島大戰虎克船長救回兩個孩子,溫蒂奶奶問彼得潘:「彼得,你的冒險究竟看到些什麼?你會懷念嗎?」

覺悟後的彼得說:「生活,將是一場最大的冒險!」

說得真好,在現今的世界,每個人都深刻體會到「生活是一場最大的冒險」,因為每個人戴著口罩,互相懷疑地與他人保持距離,走到那裡都要不斷地被量體溫,隨身帶著消毒藥水,隨時噴灑,呵!生活不只是險冒,簡直是步步驚險啊!

或許,生命被逼到了最後的境地,也就是當我們無可逃避地面對死亡時,一切才變得深刻。

我們總是以為,昨天如此,今天如此,明天也一定會繼續如此。今天與親戚朋友告別,我們以為明天一定可以再見到面,因為日子既然一天一天如此的來,當然也應該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昨天,今天和明天,應該是沒有什麼不同的,但是,就會有那麼一次,在我們轉身的那一剎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變了。

生活是一場最大的冒險。取自pexels圖/生活是一場最大的冒險。取自pexels

我們或許因而體會到,生命是不肯為誰等候的,成長啊!離別啊!滄桑啊!接踵而來!

有一首西洋老歌,〈不曾許諾的玫瑰花園〉裡這麼唱著:

「我不曾許諾給你陽光下的玫瑰花園,偶爾總會有場小雨……」

或許,擁有玫瑰花園,擁有平順的人生,是我們對人生的期待,我們希望親愛的朋友能夠常常相聚,希望快樂時光能夠永遠停留;以為所有的付出都能有所收獲,祈望一切的心願都可以實願……但是,誰能許諾我們?

赫胥黎在美麗新世界中的話令人深思?

「我要求有不幸的權力,有匱乏的權力,有被種種不可言說的痛苦折磨的權力……」

若我們活在一切完美,一切順遂的環境中,那無寧是一種窒息般的繭,人世間沒有永遠的烏托邦,只有無盡的自我追尋的旅程。

人生就像過河卒子般,要熱熱烈烈地盡心盡力地勇往直前,生命的意義就在於我們如何面對每個當下的生活吧。

在生活中每一秒鐘都是做決定的時刻,我們不是變得更強就是更弱,不是更勇敢就是更懦弱。每個愛的行為,同情的行為,都都一種復活,每個貪婪的行為,每個自私的行為,都是死亡!

在我們生活的每個時刻裡,都不斷面對著死亡與復活的選擇,選擇的答案不在於我們說的是什麼,而在於我們怎麼行動!

(原文刊載於《偉文隨筆》;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