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賴珩佳雅加達 > 睥睨全球的印尼零確診?

睥睨全球的印尼零確診?

發文時間: 2020/02/24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36,300+

近月來全球都被新冠狀病毒攪得人心惶惶,尤其台灣與周遭亞洲國家因與中國往來較為頻繁,地緣位置也相近,因而更需戒慎恐懼。在這之中似乎只有一國暫時例外,就是目前我所處的印尼。 

至今為止,除了在鑽石公主號上有3例印尼公民確診(留在日本醫院治療中),以及在新加坡工作的一例確診並已康復出院,印尼號稱本土境內為「零確診」。當初從武漢撤僑回印的243人也在日前剛結束14日隔離各自返家,政府宣布全員健康狀況良好,無須擔心,但仍會持續監督。社會上有人質疑政府健康部門並未確實用試劑檢驗,是否因為成本昂貴?印尼健康部長公開回應說,大家看起來健康狀況良好,實在無需做無謂的資源浪費,執行的預算本來就是政府必須納入考量的。這樣的說法大概會讓對防疫不遺餘力的許多國家覺得不可思議。更有甚者,健康部長在日前受訪時說,印尼目前的零確診主要來自於眾人對神的祈禱,無關配戴口罩與否。這樣的言論若出現在其他民主現代化國家,大概會讓人民驚愕到掉下巴,可是在印尼社會掀起的波瀾並不算大,一方面是這位曾擔任軍醫的健康部長言行原本就多有爭議,更重要的是,印尼是宗教至上的國家,說人民的祈禱讓神保佑了國家,絕大部分的人不會,也不敢有異議,這也是為何政績卓著的首都雅加達前省長下台入監服刑,不是因為他貪污收賄,而是法院判定他在公開場合的談話「污辱」了伊斯蘭教的聖典《可蘭經》。

印尼資料照。陳宗怡攝圖/印尼資料照。陳宗怡攝

既然政府堅稱零確診,印尼社會即開始探究原因。有兩幅廣為流傳的時事漫畫大概可說明歸結的可能因素。第一幅是在印尼的地圖上畫了好幾個像哥吉拉(Godzilla)般的超級大怪獸,其分別代表仍於印尼絕大多數地方活躍的傷寒病菌、瘧疾等,他們對被畫成小蝌蚪的新型冠狀武漢病毒吼著:「到別的地方找地盤吧!」有一說是處於赤道的印尼,原本就有著熱帶雨林區的瘴癘之氣,多年前讓人聞之色變的SARS也未在印尼造成任何恐慌,當時多數人認定連SARS病毒到此都無法存活。我自己的切身經歷是剛到印尼的第一個月,被一隻蚊子咬了一口,但第二天上臂被咬處紅腫成一個直徑約5公分、高1公分的大圓包,之後還轉成黑青色且發熱又痛,當時我嚇壞了,覺得大概是還被什麼毒蟲偷咬而不自知,急忙到醫院掛急診,自己擔心地滿眶淚水,醫生卻一派輕鬆看著我的資料問:「來印尼多久了?」我說剛來,他微笑說:「被蚊子咬一下而已,過一下就好了。」醫囑就是多喝水。事實證明這個大包花了整整一個月自行消退,之後至今十多年,在印尼就算再被蚊蟲叮咬也不再那麼驚人。雖然沒有任何實驗證明,但我猜想是十多年前那隻印尼毒蚊給予我能適應當地的強力抗體。

另一幅漫畫畫的是,一個人在印尼生病時,不論什麼症狀,包括發燒、發冷、頭痛、流鼻水、咳嗽、拉肚子等等,多數醫生的診斷或是有症狀者自己判定的病因,唯一答案就是印尼特有的名詞「進風」(印尼語:Masuk Angin),意思就是身體有風跑進去了。針對「進風」主要處理方法就是背部用錢幣刮痧,之後再擦上印尼特產白千層樹油(類似台灣的白花油),一再重複直至康復。在印尼多年來在工作場合遇到同事請病假,八成以上的病因都說是「進風」,也許通常醫囑相同,所以真正就醫的人不多,因為不想花「冤枉診療費」。但多數企業與組織規定病假需有診療單才能視為病假,否則扣薪處理。因而不論是否就醫,多數人還是會到診所「拿」(買)診療單以茲證明。一般到診所「買」診療單的費用,大致為診療費的一成,這是大家行之多年,心照不宣的慣例。印尼因為公共交通運輸仍不算廣泛或便利,大部分上班族通勤時間來回需要二至四小時,這也造成通常只要有不舒服,直接請假在家休息的機率更高,不若日本連生病都要拚搏的社會文化。印尼特有的社會文化——認定萬病皆同源、盡量不就醫、不用太拚命、以及未普及的公共交通運輸等等,或許都間接降低了傳染病毒的回報機率。

除此之外,再加上社群媒體瘋傳,根據鄰近國家如新加坡的確診病例顯示,此病毒截至目前為止的傳染大宗皆為有華人基因者,印度裔與馬來裔(印尼原住民)似乎仍倖免,有說是基因特性,也有一說是印度咖哩或是傳統印尼薑黃料理的功勞,這些雖都未經科學證實,但卻讓原本就樂天、對生死態度灑脫的印尼人(請參照之前「揮一揮衣袖」一文),更加鬆懈對此病毒的防疫感。

每每當我繃緊神經關注各國防役的最新情況,看著一張張人民戴著口罩生活、醫護人員總是全副武裝,充滿了人類浩劫感的照片,卻聽到身邊印尼同事邊工作邊開心哼著歌,真有種置身世外桃源的錯覺,哭笑不得。有醫學見解指出,愉快的身心是提升免疫力的基礎,或許這也是印尼「零確診」眾多可能因素之一?一切只能留待時間來證明醫學的基礎與病理研究的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