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一位「過分恐慌者」在印尼的新冠肺炎觀察

一位「過分恐慌者」在印尼的新冠肺炎觀察

發文時間: 2020/02/27   文 / 青雲 瀏覽數 / 50,200+

「我:你相信SARS、MERS和CORONA,印尼都是零個案嗎?

印尼友人:我不知道。但如果老人死了(無論是不是感染上病毒),大家都認為他是太老了,所以時間到了。如果年輕人,通常都有抵抗力抵禦病毒。」

——我與印尼朋友的一次對話

看到貴媒體的文章〈睥睨全球的印尼零確診?〉,心有戚戚焉,故寫下我在印尼的觀察和看法。但我在印尼生活的資歷尚淺(約一年多),印尼文程度也不算很優秀,如有寫錯,還請多指教。

*延伸閱讀:〈睥睨全球的印尼零確診?〉作者賴珩佳旅居印尼18年

我也不知道印尼到底安不安全,14天又14天,過了幾輪,印尼都還0個案。我每天誠惶誠恐的跟印尼朋友報告,看,韓國blmblmblm,新加坡blmblmblm,義大利blmblmblm,我的好朋友已經厭倦我的corona話題,甚至對我發脾氣:「妳到底有完沒完!每天都corona,妳看看街上的印尼人、外國人,誰在怕的?就妳在怕的!」我反而被他嫌棄,自己最近停擺手中的工作,變得無所事事,每天看corona新聞讓自己焦慮。

我知道,相對本土人根本沒有防疫措施,我在印尼真的算「過分恐慌者」。我自己是時刻準備好,有口罩(雖然不知道印尼品質可不可信),有很多塊洗手的肥皂,有足夠半個月量的衛生紙,也有認識了可以暫時供應食物的附近農民,並且時刻保持好冰箱有足夠數天的食物,甚至已經買好了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的indomie(印尼泡麵)預防物價上漲。

但其實我也不知道印尼是不是真的那麼安全。你說0個案,我個人是不信啦,但政府不公布,我也無法啊。大家都說印尼熱,沒有事,但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都很熱,印尼再熱會不會只是個案少而不至於0個案呢?再者,印尼其實真的沒有那麼熱,因為最近雨季,溫差頗大的(但有香港媒體採訪專家表述:風和雨皆可稀釋病毒濃度,希望是真的)。

但印尼人如常的日常生活、日常禮拜,前幾天還是峇里島宗教上的大節日(Galungan),下個月起峇里島又有幾次宗教大節日,大家又集體去廟裡供奉和親友走訪,難免讓我神經時刻繃緊(印尼有6大宗教,4-5月則輪到穆斯林為主的開齋節,又是一場具有社區傳播風險的人口流動)。如果真的有社區傳播,印尼政府應該蓋不住才對。(但印尼政府現在應該都在忙雅加達水災啦)

印尼清真寺。達志影像提供圖/印尼清真寺。達志影像提供

我一個月前就叫我印尼朋友買口罩,備好,那時候印尼還有口罩,口罩物價也沒有比黃金貴。然後1個月過去了,我朋友的口罩存量還是去年生病留下的那一片(而且很大可能不是醫用級別)。

天佑印尼,以從來沒有經歷過病毒的印尼、印尼政府和印尼醫療系統能力、印尼人衛教防疫觀念,我真的天天跟神禱告保佑印尼。

對於印尼醫療系統的不信任,則是源於我自身的經驗。一次是我染上了傷寒(typhoid fever)而住院,而另一次是小病,普通細菌感染,連續跑當地最可信的醫院兩個月(6次)才把我治癒。

而我豐富的印尼看病經歷,也是一波三折。染上傷寒那次,去了當地唯一的國際醫院,卻遇到不會說英文的醫護,害我還以為自己是吃太多辣椒導致的腸胃病。最終住院3-4天,花了印尼幣約13,000,000(約1000美金)。驚嚇後,料想,難怪我的印尼室友頭痛、發燒、腸胃病都買成藥,躺床上靠止痛藥、抗生素和自我抵抗力來康復。要知道我3天的住院費相當於持當地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8個月的總額了。大部分中低階層的印尼人,誰家有這個條件看醫生?有錢的家庭(包括我認識的當地華族朋友)都是定期去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檢查身體或就醫。

傷寒常發生在第三世界國家,在台灣還是隔離病。而小心謹慎的我,料想為什麼自己得了「印尼國民病」傷寒?推測原因,很大可能是我耐不住鄉愁,光顧了當地唯二的豆花店——像夜市推車一樣的路邊攤小販。而印尼大部分這種攤販,都沒有流動水,靠的是三大桶水桶輪流重複瓢一下碗和湯匙,上一個客人的內用碗就成了下一個客人的碗了。

第二次連續就醫,則更慘了,去了當地被譽為最可信的醫院,但從急診到專科,連續6次都是一直被丟抗生素和止痛藥,病情卻並沒有好轉,實驗室檢測數據更是一度出錯(細菌培養結果和尿檢結果前後矛盾),直到最後一次,我請醫生開美國進口抗生素才得以康復,而這個藥更是難買又貴,3顆3天份藥價印尼盾1,500,000(約116美金),再一次驗證了普通印尼人是病不起的。

如此一來,我對印尼的醫療和印尼人的衛教知識都是滿滿擔憂。但如今,我已經放棄跟任何印尼人聊病毒防疫的事情了,聊來聊去都是熱臉倒貼冷屁股。

印尼資料照。陳宗怡攝圖/印尼資料照。陳宗怡攝

我一個月前跟我朋友說,如果印尼真的遇到病毒,那印尼人一定是跟神禱告(阿彌陀佛,哈利路亞…),而印尼衛生部長Terawan Agus Putranto更是佛系,僅僅呼籲人們放鬆生活、不要加班,以免得病:「冠狀病毒不會影響適量運動及充足睡眠的人,不要擔心。」

反觀每天觀看印尼本土新聞,3週前,印尼本土生物學教授Amin Soebandrio(the chairman of Jakarta's Eijkman Institute for Molecular Biology)表示印尼沒有相應檢測技術;到最近媒體報導,印尼只有三個實驗室(兩家在雅加達和一家在泗水)可以檢測corona。千島之國的印尼只靠爪哇島的3個實驗室,真的夠嗎?

而武漢撤僑回來的印尼公民,在電視新聞裡面總覺得他們好像都在每天跳廣場舞強身健體。事後印尼政府表示他們都很健康,沒有症狀,故在14天後把他們送回家了。印尼政府耗費印尼盾120億撤僑,甚至把每個人送回家鄉,還發放每位撤僑者印尼盾1,000,000(約77美金)的慰問金,但印尼政府卻不願花10億印尼盾(於台幣約250萬)做檢測確認。如今印尼要接回公主號上剩餘74民暫未染病的公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要繼續去離島natuna跳舞?幸好這次印尼政府決定觀察隔離28天,但願大家都身體健康。

而印尼一直都是創造「奇蹟」的神奇島嶼,但我每天都聽到隔壁鄰居正在蓋房子的工人瘋狂咳嗽,我自己天天膽戰心驚(但又想,如果他真的染上病毒,應該早就臥病不起,怎麼可能還建房子)。

天佑印尼。Semoga semua orang sehat di sini.

(本文作者現居印尼)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gvlf.gvm.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