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王力行台北 > 疫情難民
字裡行間

疫情難民

發文時間: 2020/03/03   文 / 王力行台北 瀏覽數 / 9,700+

手邊有一本《TIME》雜誌出版的「影響全世界100大照片輯」,編者的話說:「選這100張照片,是因為它們改變了人類歷史。」

1977年,攝影師Eddie Adams拍下一張越南海上難民的照片:一個驚慌的母親抱著垂死的女兒,身旁是眼神無力的兒子。他描述當時看著一隻小小竹筏載著50位越南難民飄向泰國海域。泰國官員讓他去拍了幾張照片就驅離走小筏。

Adams形容當時全世界只注意難民人數,卻忽略了難民。如果他能透過鏡頭呈現這些「人」,也許可以喚醒世人。果然照片公布後,美國國會通過收容20萬名難民,這些海上難民陸續在1978至1981年間來到美國各地。

今年1月,武漢爆發新冠狀肺炎病毒。從網路,從媒體,甚至從朋友口中,都傳來武漢有類似SARS的疫情。

《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赫海威(Javier C. Hernandez),在1月21日發出中共官方首次嚴肅對待疫情的報導。此時病毒已傳至大陸13個省;美國、日本、南韓、台灣、泰國都出現病例。

赫海威在1月30日紐時Daily Podcast的訪談中,細述他親赴武漢採訪的經過。

他訪問了上網公布醫院實況的醫生,訪問過一位來自上海而岳母剛染病身亡的青年。到了現場才發現:得病人數遠高於公布人數,醫院檢驗和醫療設備資源不足,死亡人數被低估,「因為立即被火化處理了」。

「我知道事情比我想像的嚴重,戴了口罩,隨時洗手,但是電梯得按鈕,周遭有咳嗽、打噴嚏的人,我會被傳染嗎?」他承認這裡的人,包括他自己,都恐慌了。

他說「封城只有中國做得到。」在嚴密的組織制度下,地方官員「害怕報壞消息,不敢揭露疫情真相,以為自己可以處理」;「隱瞞包庇的背後,是害怕丟官!」

同是天涯淪落人,命運能靠誰扭轉?

一個地方官場文化,造成全球災難和恐慌。這是一隻黑天鵝,更嚴重是帶來一批「疫情難民」。

疫情難民最多的應屬海上郵輪。「鑽石公主號」載了3700人,自1月底在香港下船的乘客確診後,在海上成了漂流的孤鳥。後來美、英、港、台陸續把人接走。從1人染病,到近700人感染。

另一個「威士特丹號」2300名乘客加上船員,也在海上漂流二週後終於停靠柬埔寨。

還有一些疫情難民讓人揪心不忍。作家楊渡在網上po文:朋友自北京返台過年,帶了妻女。年後和家族親友同去菲律賓旅遊,返台到了機場,7歲孩子被擋了下來,因為是大陸籍,台灣不讓入境。孩子為什麼是大陸籍?她要在北京上學。

從20世紀的「政治難民」,到21世紀的「疫情難民」;政治難民有攝影師把焦點轉向「人」,得以改變命運。「疫情難民」要靠誰呢?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20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