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一張卡片之有你真好

一張卡片之有你真好

發文時間: 2020/03/09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5,450+

近日因為作品需要用到一些材料,經常光顧一家二手用品店。

店內各種日用品類繁多,物美價廉,許多根本是全新從未用過,價錢也大約只有原來的兩折。吸引不少人前來淘寶。

一日我在文具區發現一張卡片,外包裝的玻璃紙完好,是淡紫色亮片加織繡的布面花草圖案,翻過背面,是著名的「Jean Card &Gift」公司出品。 依我的經驗,如此精緻的卡片上網買至少也要上百元,而在這家店,標價不到十元。

我立刻毫不猶豫買下。

回到家拆開外包裝,果然是一張精美無比的萬用卡片,上頭還有一行英文小字寫著「獻上我最誠摯的祝福」,而層層織繡加亮片形成特別的浮凸立體效果,更令人驚豔,愛不釋手。

誰知打開卡片,一張等尺吋的方形白色小紙片飄落下來,竟是一封情書。

沒有抬頭,不知是寫給誰的,字體蠅小,排列整齊,用的是極細的黑色簽字筆,清秀中帶些稚拙的趣味;從字裡行間推敲,應該是位就讀大學的男生,寫給某位女生的生日賀卡。

我一面讀一面窺人祕密般驚喜加罪疚,一面自問:這年頭還有年輕人寫情書?在這一切虛擬又無紙化的3C時代?這也太令人嘖嘖稱奇了⋯⋯哈。

這裡容我不道德地引用一個小片段:

❝「卡片太美,我字太醜
所以捨不得寫卡片」 ❞

開宗明義,說明了為什麼卡中有卡,文字為何不直接寫在卡片上。

祝福完生日之後,接著竟然出現了詩一般的句子:

❝我們都是花瓣⋯⋯
隨風飄散,然後哪日裡
對著同樣的日月再度綻放⋯⋯⋯⋯❞

身為詩人,還是被這眼下如此鐵錚錚的詩的實用性價值所深深撼動。誰說學國文,文學無用?在純文學創作品質如江河日下,純文學出版呈日薄西山的21世紀台灣,當下的我仍被這封年輕人的小小文筆所大大激勵。

有人說:寫詩也是一種人體生理作用,詩原是大腦的精華分泌物⋯⋯需要定期排泄⋯⋯。

而此時的我面對這封情書,也只能認同得無以復加。「嘴唇只有在不能接吻的時候才會唱歌。」

也只有在熱烈等待一個吻的時候,才能有如此華美燦爛的詩的演練與展示!

最後一句:

❝有你真好。❞

文末沒有署名,顯然知名不具。

沒有日期年月,所以不知是多久前的事。

但,有你真好。

果真動人的神來一筆。

我在渾身雞皮疙瘩中想起艾爾頓.強的那首千古不敗抒情經典:〈your song〉。

兩者著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這樣一張情深意重的賀卡,竟然最終淪落到二手廢品店,最後再輾轉流入我手中,而當初的女主人在決定把這張卡片送走時,顯然沒有太多猶豫,還竟然忘了把其中的情書抽起來。

這張文情並茂的卡片並沒有打動她的心。

可是,千里之外,這張白紙黑字,一點也不虛擬,絲毫不追求速度,一筆一劃,以一顆年輕的詩心完成的卡片,打動了我。

(本文作者為作家、榮總眼科角膜科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