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民族復興?中共救贖?北京在五雷轟頂下的思考

民族復興?中共救贖?北京在五雷轟頂下的思考

發文時間: 2020/03/09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6,600+

此時的北京中南海,有如五雷轟頂。

一、中美貿易戰(選擇華為,就是選擇專制?)二、香港反送中(時代革命,光復香港)三、2020大選民進黨大勝(九二共識毀於北京之手,一國兩制成眾矢之的)四、新冠肺炎(八人封口、九州封城)五、經濟下行。

如前文括弧內文字所示,這五記巨雷各有面貌,但皆指向對於中共體制、價值及文明層次的質疑與考驗。亦即,不解決這些問題,中國問題就不能根本解決。

中共政治論述的主旋律以「百年國恥」為脊樑。但今日中國的現實,其實卻可謂始終是掙扎於中共建政70年來的「黨恥救贖」。

百年國恥與國難,原本辛亥革命與三民主義就是要提出解方。但中共贏得了無產階級專政,走上另一條超英趕美的「雪恥救難」之路。然而,自「打土豪/分田地」,到反右、三面紅旗、三年饑荒,至文化大革命,卻演成了「中共黨恥」、「中共黨難」。改革開放,即是「黨恥救贖」、「黨難救贖」。

中共今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對外號召,但現實工作卻是必須直面「黨恥救贖」。

固然,4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共在政經治理上頗有成就。但也必須承認,亦因中共在體制、價值及文明上一直存在不能或不願突破的瓶頸,也使得整個中國的問題不能解決。

為什麼國際上仇中及阻擋中國崛起的氛圍會濃重至此地步?為什麼香港民情變成這樣?為什麼台灣局勢變成這樣?為什麼愈來愈多國際輿論把「中共」與「中國」分開?

說國恥,空泛。面對黨恥,實際。

中國「國恥」的洗雪,其實要看中共「自我救贖」的成果如何。比如說,中共如果不努力使自己有一天能夠成為可以存活的民主政黨,中國就永遠不可能成為民主國家。就此而言,中共固然在「復興」中國,其實也綁住了中國。中國難道能千秋萬世由中共一黨專政嗎?

十九大後,中共又以作為「21世紀的馬克斯主義者」自期,這其實與所稱「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自相矛盾。因為,當年鄧小平一輩倡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要甩掉馬克斯、甩掉毛澤東,為中共解去馬毛的枷鎖。現在,為什麼要把好不容易脫卸的枷鎖又套回去?套住中共,套住中國,使世界疑懼、香港疏離、台灣愈走愈遠?

我認為,五雷轟頂下的北京,它在解決兩岸問題上的能量將是愈耗弱,而不會更增強。眼下的情勢,可謂「三統」無望。

雖然軍機繞台,但「武統」已更不可能。2020大選呈現了台灣民情的變化,因此「和統」也更無可能。另途是「買統」,也就是用惠台的「融合」促進統一。但中美貿易戰及此次疫情,皆成兩岸經貿脫鉤斷鏈的大彩排。所以「買統」也愈不可能。這就是「三統無望」。

大陸五雷轟頂,兩岸三統無望。因此,北京必須重新思考兩岸政策。

首先,就頂層思維言,是應重新回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以維持各種修正主義的可能機遇,切勿再標榜「21世紀的馬克斯主義者」,也就是不要再回到馬毛路線。亦即,要讓世界、中國及台灣香港勿對中共的轉型絕望。

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章念馳的近作《如何弭平恐懼與絕望》,中共中央應細讀此文。

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標榜厲害了我的國、內外呈現左傾冒進主義,及返回馬毛路線,使國際升高對中國崛起的疑懼,因此也升高了台灣香港作為國際槓桿的地位,同時也影響了台灣與香港的民情。國際及台港,可以理解中國轉型的困難,但對中共的走回頭路皆深懷憂懼。這是不能迴避而必須化解的頂層問題。

接下來,就現實操作言,如果兩岸的武統、和統及買統皆更無可能,其效應是:一、統一愈來愈難,因此「統一前」或「非統非獨」的狀態就更須慎重經營及維護。二、兩岸關係與台灣的民主政治已深度連結,所以不論「統一/非統非獨/統一前」的兩岸關係,皆必須經由台灣的民主政治來處理,也唯有經此始可能平穩處理。

所以,如果北京仍認為「統一」是兩岸的不變目標,則「民主統一」應當是北京的唯一路徑。因為,若非「民主統一」,就不可能是「心靈契合的統一」、「和平統一」。

北京如果繞不過「民主統一」,就不可再主張「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否則,不論「統一前/非統非獨/統一」的各種兩岸樣態,皆難處理。

就民主發展與兩岸關係言,台灣的現狀是:

一、由於北京打壓「一中各表」,毀了「九二共識」,不但國民黨的兩岸論述進退失據,且台灣反台獨的政治平台亦告崩解。也就是說,因為「中華民國不能捍衛中華民國」(不能一中各表),反台獨的訴求即絕無可能在民主選舉中立足。

二、《大屋頂下》曾論,民進黨的「中華民國台灣」已經形成「台獨(殼獨)與華獨的混合體」,也已蔚為「台獨不消滅中華民國/統一要消滅中華民國」的氛圍。這是「台獨捍衛中華民國」,也是「中華民國新生論」,亦可謂是「借殼台獨」的修成正果。可以預期這套論述將在台灣的民主選舉體制中進一步生根。

如此,北京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與台獨的「中華民國新生論」在台灣的民主戰場上交鋒。用膝蓋想,亦知孰勝孰敗。

兩岸關係走到今日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而若民進黨走上「中華民國新生論」(成為「放棄正名制憲的台獨」),則中共連能否回頭都生顧忌。因為,這時中共若回頭「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究竟是靠向「一中各表的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新生論的中華民國」?

綜上所論,此際正是中共重新思考兩岸政策的關鍵時刻。一、就頂層思維言,中共是否要作「21世紀的馬克斯主義者」,這涉及「中共救贖」,會影響國際、大陸內部及台港的宏觀認知及未來預期。二、就現實操作言,當九二共識遭毀,兩岸形成「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vs.中華民國新生論」的紅綠對峙,兩岸角力將如何經台灣的民主體制解決?

兩岸惡化至此,北京會不會懷念一中各表時期的台灣?國統綱領時期的台灣,甚至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時期的台灣?當時,還有統一、還有中國;今日,中華民國「新生」,則統一及中國皆幾成台灣的禁忌語。

無論是中國如何崛起,或兩岸僵局如何化解,都是「百年國恥」的遺留試卷,更是「中共救贖」的現實課題。

另在聯合新聞網鏈接拙作〈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供為本文的延伸閱讀。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3月8日《聯合報》)

延伸閱讀:〈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