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
足食,足兵,民主之矣

希望習近平看到此文

發文時間: 2020/03/09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4,750+

2018年,中共十九大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十三屆人大3月完成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觸生感思,撰成此文。

本文原載《韓國瑜vs.蔡英文/總統大選與兩岸變局》一書。2019年遠見天下文化出版社出版。

中共十九大引領的修憲木已成舟,在各種議論中,似皆存有一種「集中權力辦大事」的想像,可謂對中共當局仍流露出若干善良的期待。

集中權力,中共除了欲使中國富起來、強起來,更重要的是應當辦兩件大事。一是如何處理過去,一是如何處理未來。

而且,在今日這個當口,中共「如何處理過去」,要比「如何處理未來」來得重要。

因為,中共若不能正確處理好過去,即不可能有正確的未來。

馬克斯發明的重大政經謀略

先談如何處理過去。

中共過去(尤其是前30年)的政治論述與政治實踐皆是誤蹈歧途。政治論述以馬恩列斯毛為主架構,實踐則表現在反右、三面紅旗及文化大革命等真實施政。

所謂處理過去,是指可以利用改革開放提升的統治實力為過去辯護,並重建過去的正當性,使中共及中國的未來仍植根於馬恩列斯毛的體系中。

但是,反過來,也可利用提升的統治實力,逐漸脫卸掉過去的政治包袱,以求中共及中國的脫胎換骨。

就此以言,中共在十九大後的表現著實令人駭異。政治局專案學習《共產黨宣言》,宣揚「五一口號」70週年,又盛大紀念馬克斯200年誕辰,這些返祖行為誠可謂倒行逆施。

稱馬克斯為「千年第一思想家」,謂「沒有任何理論比馬克斯主義更具影響力」,這類說法皆有其局部的正確性。因為,馬克斯在他那個年代點出了工業革命後出現的高度社會不公,其人道精神無可置疑。且他從經濟面向上看出了新興工人階級在政治鬥爭上的主體性與工具性,更是在政經運作謀略上的重大發明,影響至今。

馬克斯是因為他入時代又劃時代又自成一家的獨特性,而成為「千年第一思想家」。

然而,成為人類另一主流政經體系的自由經濟及民主政治,相對於馬克斯創造及衍生的共產專制體制,卻是由諸多先賢傳承接力數千年所創造的更偉大的文明架構。他們不像馬克斯那般橫空出世,表現的卻是前後傳承與共同發展。

馬克斯即使可稱「千年第一」,那是指他一家之言的獨特性,並不是指他對人類文明的貢獻是「千年第一」。

相反的,謂「馬克斯主義最具影響力」,以170年來的歷史實踐言,這應是指馬克斯對人類世界所造成的災禍性影響力,就個別思想家言,無人能出其右。

統治階級與資產階級的複合體

馬克斯主義的三大柱石是:暴力革命、階級鬥爭,及無產階級專政。

後來,運用在實際政治上,卻成了「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國家形態,且沒有一例不變成血腥暴政。

暴力革命,原是主張人民(或工人階級)有推翻不義政權的權利。但在後來的實踐中,人民對共黨一黨專政,非但再無暴力推翻的權利,甚至連基本的公民權與人權亦遭侵害剝奪。不僅如此,共產黨內的血腥鬥爭,使得即使在共產黨內部,亦無民主及法治可言。

馬克斯將過去的「統治者/被統治者的鬥爭」的「官民鬥爭」,轉變為「資產階級/無產階級」的「階級鬥爭」,立即提升了工人階級在政治上的主體性。

但此一主體性,僅是出現在所有共產政權在暴力革命時期的動員號召中。及至建立政權後,即可發現這其實只是共產黨利用了無產階級作為奪取政權的工具而已。主體性遂變成了工具性。

馬克斯主張國家及階級(與無產階級政黨)終將死滅,而以無產階級專政為「過渡」體制。但在政治實踐中,人民「暴力革命」的權利不復存在,只是呈現了共產黨的「暴力統治」。且國家不但沒有死滅,反而成了一黨專政的專政對象。

「資產階級/無產階級」的對立關係,至此又完全變成了「統治階級/被統治階級」的對立關係。

尤其,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儼然變成「統治階級/資產階級」的複合體,成為雙料的操控主體。

及至共產統治階級的第二代以後,統治者已然完全沒有代表「無產階級」的身分,竟也搖身一變成為「權貴資產階級」,在政治及經濟上皆成為特權。

因此,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已變質為「共產黨政經特權階級專政」。

於是,政治鬥爭遂變成「永不可推翻的統治階級vs.永不能翻身的被統治階級」的鬥爭。

這已不是馬克斯初心想像的人道主義烏托邦,而是已經被證實為禍害了億萬生靈及使人類文明創鉅痛深的曠古滔天罪孽。

這樣的馬克斯,直可謂是「千年禍害第一人」。

在100年前(俄共)或70年前(中共)推崇馬克斯,由於人道的煽惑,也許是良有以也。但若於今日在血淚實踐後仍以馬克斯為師表,則已可謂全無政治理智可言。

至於中共在過去對馬克斯主義的實踐,亦是完全經歷了前述的種種實況,甚至如文革更是變本加厲。這些不幸,如今皆仍歷歷在世人的記憶中,無庸贅述。

因此,論及如何處理過去,究竟是再對過去馬克斯主義及中共的政治實踐加以正當化甚至鞏固化,或回過頭來設法有序漸進地擺脫二者的捆綁,使得中共及中國能脫胎換骨,甚至華麗轉身?何去何從,必須慎重。

想經濟發展就不給民主政治

再談如何處理未來。

孔子說:「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以人類普世文明及國家建設的終極歸趨而言,這句話如今可以說成:「足食,足兵,民主之矣。」

用中國大陸的流行語來說,這就是「中國站起來/中國富起來/中國強起來」,接下來,就應當是「中國民主起來」。中共40年的改革開放,已經庶幾使中國足食足兵,但如果不走到「中國民主起來」的那一天,就無可能使「中國偉大起來」。

回頭來檢驗馬克斯主義的實踐。馬克斯在工業革命的病態社會中,對勞動階級的憐憫,確實觸動了人道關懷的巨大動能。但在歷史實踐中,今世改善了勞動階層生活的實績,率多出現在自由經濟、民主政治的體制下,而非往昔共產黨的專政國家。例如,北歐的民主社會主義及福利國家的成績。又如,台灣的健康保險已成舉世模範,亦是實現在自由經濟、民主政治之中。在這些範例中,無產階級既有福利,又有民主。證明了沒有馬克斯,更可以實現福利國家。

自由經濟、民主政治的自我糾錯能力是可以期待的。例如,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新政,及凱因斯主義,皆已加入了社會主義及計劃經濟的元素,影響迄今,以致如今已無馬克斯時代所謂的「資本主義」。此中最重大的成就是,這些成績皆是在民主政治中實現,不必依恃假「無產階級專政」為名的一黨專政,而可謂是一種「福利國家(社會主義)加民主政治」的成就。

尤其,民主本身,就是最珍貴的人權福利。

相較之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姑不論其在經濟發展上皆有重大瓶頸,更重要的是它居然是一種「想經濟發展就不給民主政治」的方案。但是,如果「無產階級專政」就是「無產階級們」連「一人一票」的權利都始終沒有,這種體制值得永遠存續嗎?又豈可能永久存續?

兩百年後,馬克斯當年痛罵的「資本主義」大多已走向「福利國家」。因而,兩百年後,竟仍以馬克斯主義為原教旨聖經,寧非怪事?

馬克斯主義天生內建了法西斯主義。若今日仍主張以馬克斯主義治國,其實等於堅持以法西斯主義治國。

難道,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是馬克斯主義的班師回朝?

爭取下跪的機會

其實,中共並非不曾處理過轉型的問題。

早年,天安門上馬恩列斯四人的頭像並列,如今已卸去;遊行中,馬恩列斯的頭像並舉,如今已不復見,或只留下馬克斯。這些都可視為欲使馬列體系「淡出」的嘗試。

亦因此,十九大後竟然使馬克斯猛然回潮,不能不令人駭異。另外,改革開放後已將文革定性為「十年浩劫」,如今教科書卻出現了欲洗白文革的企圖,謂為「十年探索」,亦令人不解。

中共若謂不能因前30年否定後30年,但也沒有理由因後30年而肯定前30年。

改革開放的動力正是來自對前30年的反省,不能因改革開放提升了統治實力,而回頭欲將統治基礎再建立在馬克斯與毛澤東之上。

改革開放正是為了走出馬克斯與毛澤東,如今沒有理由再回到馬克斯與毛澤東去。

1970年12月7日,西德總理布朗德在華沙猶太區起義紀念碑前下跪。其實,想像中,中共領導人某日亦應當向受到馬克斯主義及毛澤東思想傷害的中國人民下跪。這未必就是在形體上實際雙膝落地,而是真正的努力贖罪,以修補歷史正義的創傷。中共應為自己爭取這個下跪的機會,並希望在跪下後中共仍有機會在民主體制中以民主政黨的身姿重新站起來。

其實,在中共十八大以前,文革的浩劫論,毛澤東功過的開切,及改革開放,就是中共將功贖罪的一種跪姿,也是中共自救救國的一種覺悟。中共應珍惜這個姿勢,也應維持這個覺悟。

但是,如果中共又要回到馬克斯與毛澤東,它必將失去脫胎換骨的機會,而中國歷史與世界文明也失去了協助中共轉身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改革開放40年,不要突然又給人一種圖窮匕見的感覺。

難道以後也永遠不行嗎

其實,中共一直好像仍有民主化的嘗試。

例如,在社會主義12項核心價值觀中,仍保留「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等德目。又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仍然標榜為公民基本權利。習近平經十九大連任國家主席的誓詞亦楬櫫:「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努力奮鬥。」

也就是說,中共如今的專政方案,若皆視為「過渡」的必要之惡,這也許可以理解,但其終極政經目標不能不包含「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這些永恆普世價值的必要元素。

中共可以一時間作不到,但千萬不能信手給中國塗掉這些目標。

現在不行,難道以後也永遠不行嗎?

國家若不能如馬克斯所預言必趨死滅,中共就遲早應將國家還給人民,不能也不可能由共產黨永遠「專政」與「過渡」。

試想: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如果永遠是一個「馬克斯/毛澤東」國家,永遠以「低人權/低民主」的樣態存在於世界,這對人類整體文明的傷害有多大?給中國在世人民及未來子孫的「維穩」剝奪又有多大?何況,低人權能永遠嗎?低民主能永遠嗎?

因此要問:現在不行,難道永遠也不行?

就終極歸趨言,中共應當努力從「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轉向「有普世價值的中國方案」,其中無論如何不能不包含「民主」。

再看,三民主義的正統排序是「民族/民權/民生」,但今日中山陵正殿拱門上三組鑴文的排序則是「民族/民生/民權」。

何以有此出入,此處未考。但此一出入,對中共治理的路徑邏輯似乎是個提示。

中共一路走來的路線不是「先民權/後民生」,但仍然不可迴避「先民生/再民權」。

亦即,你可以先「民生」,但終究不能不交出「民權」。

不要破罐破摔自暴自棄

中共應拾階而上,克難而上,更上層樓。應當有「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的自勉自勵,不可有破罐子破摔的劃地自限與自暴自棄。

尤其,不能讓淺薄短視者操縱意識形態工作,不圖上進、自甘墮落,開歷史倒車。

中共走向未來,必須重建治國論述的正當性。應當自孫中山、辛亥革命與三民主義中尋找連結。應該從「毛澤東的共產黨」,走向「鄧小平的共產黨」。尤其,應當嘗試與中國固有文化接軌。

馬克斯與毛澤東與上述這些元素,若非形似神異(例如不要把共產主義比作禮運大同篇,因為大同篇不主張階級鬥爭),即是背道而馳(例如毛的思想與實踐)。如果中共欲重建治國論述,竟又再回到馬克斯與毛澤東,恐怕就是重蹈覆車之轍。

為了維持一黨專政,中共或須回頭抱住馬克斯與毛澤東。但是,中共若尙存必須以民主化來自救救國的一念,就要使馬克斯與毛澤東「淡出」,並使孫中山、鄧小平與中國固有文化「淡入」。這樣才能找到「處理未來」的正確路徑與動能。

中共跪下去,中國站起來。

心所謂危,不敢不言。

前功盡棄  負盡前人

其實,過去在臨近十八大的時際,中國(中共)幾乎一隻腳已經跨出了馬克斯與毛澤東。豈料,竟又走了回頭路。可謂前功盡棄,負盡前人。

即使退一萬步說,請問:誰有權主張,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竟然就是「馬克斯主義加毛澤東思想」!

誰能回答這個問題?誰能逃避這個問題?

在中共如今體制下,共產黨內及中國大陸社會中已聽不到第二種聲音。海外華人的議論,往往帶有革命思想,亦不容於中共。

但此文出自台灣,可謂仍然存有「兩岸命運共同體」的想像。

本文的語氣或許尖銳,但心中充滿期待中共轉型自救的善意,而絕無敵意。因為,唯有中共能自救,始能救中國,始能救兩岸。

中共在馬克斯毛澤東處不可能找到中國的出路,當然也不能找到兩岸的出路。

若要改走另一條路,中共當然跋涉不易。但為了中共自救、救中國,任何人都不可如此輕率地對中華民族剝奪掉這個正大的目標。那就是:

足食,足兵,民主之矣。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3月8日《聯合報》)

延伸閱讀:〈民族復興?中共救贖?北京在五雷轟頂下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