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洪蘭台北 > 皺紋是見證曾經有過的笑容

皺紋是見證曾經有過的笑容

發文時間: 2020/03/10   文 / 洪蘭台北 瀏覽數 / 11,000+

朋友傳給我一個日本銀髮族川柳比賽的訊息(川柳相當於我們的打油詩),老人們以三行日文,寫下自己的老年生活,例如:成對的碗,一個給了我,一個給了貓;醫藥太進步了,活得比預計的長,超出保險年限;現在能夠溫暖迎接我的,只有坐便器了;懷舊歌曲不會唱,太新了;剛剛太好吃了,但吃什麼已經忘記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卻忘記是要幹什麼,又坐了回去;所謂年邁,就是不斷增加藥片和逐漸衰退的記憶;以前走路必須抬頭挺胸,現在走路必須注意腳下;現在人生已經不迷惘了,卻一直迷路;不敢再做身體檢查,每檢查一次,就多出一種病;有糖尿病,卻沒有甜蜜的生活;曾經打罵過的孩子,現在溫柔牽著我的手;照鏡子時,感覺看到了媽媽;睡個懶覺起來,發現家人在確認我的脈搏;以前反覆確認還有沒有感情,現在反覆確認還有沒有呼吸;過去的心悸是為了愛情,現在的心悸是犯了病;飯吃八分飽,還有二分用來吃藥。

這些詩句讓人哈哈大笑之餘,也不免反省一下,我們該如何來面對自己的老年?

老本、老伴、老友是晚年的必要,前二者往者已矣,已成事實,只有老友是來者猶可追。其實,一個人生活也不一定要孤獨,成對的碗,一個給了我,另一個可以送給好友啊!要有朋友,自己要先成為別人的朋友。

人要不斷的問自己:「如果我明天走了,有誰會真正想念我?」只要有一個人懷念你,你就沒有白活。但是友情需要培養,沒有付出就不會有收穫。

我剛去美國留學時,吃不起學校的餐廳,一個三明治一.五美元,一個漢堡一.九九美元,同學說很便宜,但對新台幣四十二元換一元美金的我來說,還是很貴,我通常是吃花生醬三明治,花生便宜又有蛋白質,營養夠。後來我發現不行,因為有些消息沒有跟同學在一起就不知道,例如老師的出題偏好、怎樣可以搶到儀器來用等等,所以只好一週二天跟同學一起去吃飯。一學期下來,交到幾個好朋友後,我就約他們來我實驗室吃飯,我做蛋壽司請他們(做不起魚壽司),久了大家就自己帶三明治來我實驗室吃,我就聽到了小道消息,也省下了飯錢。

因此要交朋友,先要付出。早上早一點起床煮飯,拌點醋和糖做成壽司並不辛苦,獲得的友誼卻是長長久久。多年後,我去美國開神經學年會,碰到一個同學(現在是名教授了),他說,他第一次吃到壽司是在我研究室,後來去紐約教書,雖然常去日本店吃壽司,卻覺得沒有在我實驗室吃的好吃,我告訴他,因為少了一味,叫做友情,他聽了哈哈大笑。

年輕的人純真,沒有勢利眼,所以友情持久。但是只要真心待人,老了也是一樣。若是老本允許,一月一次跟朋友上館子聯絡感情,若是荷包不允許,也可以請朋友來家包餃子。以前做留學生時,大家輪流去各家包餃子,飯後一杯清茶,天南地北,聊到不知東方之既白,貧窮之交,友情更長久。

人只要健康,不必怕活得超越保險年限。走路倒是必須看腳下,因為老人摔不得,一坐上輪椅,健康就走下坡了。至於照鏡子看到自己變老,要記得馬克吐溫說的:「皺紋只是告訴你,這裡曾經有過笑容。」心態一轉變,人生就轉變了。吃飯本來就是吃八分飽,另外二分不如留下來吃甜點,一點甜的滋味讓自己心情好,心情好最重要,粗茶淡飯吃起來也似山珍海味!

三行詩很有趣,哈哈一笑,青春不老。只要盡力幫助別人,讓別人懷念你,你的人生就值得了。

(本文摘自《什麼才是人生最值得的事》,作者洪蘭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

《什麼才是人生最值得的事》一書,洪蘭著,天下文化出版。圖/《什麼才是人生最值得的事》一書,洪蘭著,天下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