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尋求新願景才是國共兩黨當務之急

尋求新願景才是國共兩黨當務之急

發文時間: 2020/03/17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15,550+

歷史真的充滿弔詭與諷刺。曾幾何時,民進黨還在為要不要舉行中國政策大辯論爭論不休,怎如今,民進黨砲口一致反中,國民黨卻在為兩岸政策何去何從不知所以,九二共識更成了待宰羔羊。

年初選舉,民進黨蔡英文以817萬票大勝國民黨韓國瑜,從政黨得票率來看,台灣藍綠的政黨格局已從藍大綠小逆轉為綠大藍小。國民黨的社會支持基礎大幅萎縮,這才是國民黨最大的危機。大選慘敗之後,國民黨內部有不少檢討兩岸政策的聲音,並劍指九二共識。黨主席選舉時,郝龍斌曾表示,中國大陸如不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現實,兩岸三通亦可斷,而江啟臣則直指九二共識過時,欠缺彈性。不少年輕世代也認為應該抛棄九二共識,或者應該改弦更張。江啟臣當選黨主席的就職談話,隻字未提九二共識,亦有淡化之嫌。

國民黨如果以為不談九二共識,或改弦更張,或抛棄,即可改變命運,那真是大錯特錯了。看錯病因,又開錯藥方,只能加速國民黨的消失而已!

且先不談九二共識的內容為何,這是國共兩黨在2005年再度確認的共識,並且都列入兩黨的正式文件之中。國民黨向來主張九二共識是歷史事實,既是歷史事實,又如何改弦更張,又如何檢討?更重要的是,這是國共兩黨形諸文字的共識,國民黨單方改弦更張,等於片面毀約,那未來與大陸協商交流的基礎何在?

對於國民黨想要淡化甚至改弦更張九二共識的想法,中共的態度其實相當清楚。首先,習近平於江啟臣當選主席之後,並未依慣例發來賀電,僅由台辦發言人講一些官話,這是不言而言之訊息。其次是《新華社》3月8日的時評,該時評認為,「國民黨若把敗選歸咎於堅持九二共識,將是完全脫離事實的誤判,也是對台灣民意的誤讀。」「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兩岸關系就會改善發展,台灣同胞利益福祉就能得到維護增進。反之,兩岸關系就會遭到破壞,台海形勢就會出現動蕩,台灣同胞利益福祉就會受到損害。」這篇時評應是精準反映了中共的態度,如果國民黨離開了九二共識,無異於民進黨化,國共兩黨之間的溝通基礎也隨之土崩瓦解。

不過,九二共識畢竟是28年前達成的共識,這28年來,不僅兩岸關係跌宕起伏,台灣政治生態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尤其是藍綠政治版圖的此消彼長。個人曾指出,「中華民國台灣化」已經是一個難以逆轉的趨勢,因為這是長期時空環境變化(主要是民主化與本土化)所促成的政治認同的轉變,社會基礎漸漸深厚。中華民國這四個字已不再是民進黨的罩門,而「中華民國台灣」反成了民進黨堅不可摧的防護盾。簡單的說,中華民國台灣化是國民黨與中共都必須面對的政治現實。

中華民國台灣化是難以逆轉的趨勢,如果國民黨只知堅守九二共識,未來前途恐怕更黯淡;如果共產黨也還是一再唱《新華社》時評的老調,那和平統一也是妄想。中共認為,將敗選歸咎於九二共識,是完全脫離事實的誤判,也是對台灣民意的誤讀,但如果中共認為國民黨堅守九二共識可以遏止台獨勢力的成長,同樣也是對台灣民意的嚴重誤判。這是國共兩黨往前看的時候,必須體認的現實。換言之,國共兩黨都必須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再尋求建立新的願景,沒有這個新願景,國民黨將無法以新論述尋求選民的支持;如果沒有這個新願景,中共的和平統一也終將落空,而捨此之外的任何統一方式,中共都將付出不必要的高昂代價。

從歷史來看,九二共識是28年前形成的共識,但在2005年連胡會時,卻在這個共識基礎上建立了五項願景;(一)促進盡速恢復兩岸談判(二)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三)促進兩岸經濟全面交流,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四)促進協商參與國際活動問題;以及(五)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台。國民黨就是在五項願景的基礎上贏得2008年的選舉,並且在這五項願景的基礎上推動兩岸關係的前進。然而,馬英九執政八年的時間,兩岸雖恢復了協商,簽署了協議,但焦點只放在經濟事務上,以為只要經濟好即可贏得選民支持,卻忽略了台灣民意的潛在變化(其實問題很多,不在此贅述),使這五項願景的吸引力愈來愈低。

國民黨現在需要的不是改變九二共識,而是如何與中共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建立新的願景,這個願景必須回應台灣的政治現實,同時也應更為具體可操作。筆者個人認為,這個新願景至少必須包括兩項:

(一)  

兩岸不必是國與國關係,卻應該以分治政府的概念面對彼此,換言之,兩岸應該將海基與海協的白手套功能收到歷史中,改由政府對政府直接協商。對台灣民眾來說,這代表大陸對台灣政治地位的尊重,而大陸也不必過慮,因為與其一貫的對台原則並不矛盾。胡錦濤曾在十八大政治報告中提到,「雙方共同努力,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安排」,以現階段來說,大陸如能主動承諾兩岸進入分治政府的協商架構,將為兩岸發展帶來新的局面。

(二)

台灣雖無法以國家名義參與國際組織,但大陸應承諾設法讓台灣以政治實體至少能成為主要國際組織的會員或觀察員,同時大陸也不再挖台灣邦交國,兩岸外交實質休兵,同時在國際議題上,如氣候變遷等,亦可彼此協商共同立場。參與國際是台灣民眾的渴望,連胡五項願景只提到「促進協商參與國際活動問題」,但過於模糊,而且僅限於活動,並且都是個案處理方式,展望未來的新願景,兩岸在此議題的承諾應該更具體,同時也更原則性的就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及活動作出安排。

以上這兩項是台灣民眾最關切的議題,國共兩黨應該有所回應,同時也藉此一回應迫使民進黨調整其兩岸政策。唯有如此,兩岸三大黨或許距離可以更為拉近,更重要的是,兩岸和平發展才能具體而穩定的落實。

新願景的達成將是兩岸歷史性的一大步,國民黨與中共都需要勇敢大膽踏出這一步,為中華民族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一個不朽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