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這個世界關門大吉/全球經濟的救援方略
解讀《經濟學人》3.21出刊

這個世界關門大吉/全球經濟的救援方略

發文時間: 2020/03/25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8,600+

今天我們要解讀的是經濟學人2020年3月21日的雜誌內容。

這期的封面設計雖然直白,但令人心情沈重。《經濟學人》讓置身黑麻麻宇宙中的地球,掛上了「Closed」關門大吉、內部整修的紅色告示牌,明顯在告訴我們,Covid-19 對全球造成的Shut Down(停止運轉)。

2020.3.21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圖/2020.3.21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這期內容的重點,總結在緒論第一篇及第二篇。《經濟學人》除了嘗試告訴我們,拯救生命與經濟是一個多麼令人痛苦的選擇外,也提醒全球政府,必須謹慎運用大規模的資金進行救援工作,應對即將來到的大蕭條。

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還用了13篇文章做為補充,在Briefing專文第一篇第15頁的〈Europe's lockdown〉(歐洲的鎖國),以及第19頁〈The economic emergency〉(經濟緊急狀況),說的是歐洲的長期鎖國,以及各國政府及中央銀行正如何努力撒錢中。

商業板塊第55頁〈Covid carnage〉(新冠大屠殺),談的是企業正如何慢慢休克;財經板塊第61頁〈The cash crisis〉(資金危機),談的則是金融機構正如何邁向失靈;第63頁〈The surging dollar〉(急漲的美元),談的是FED為了對衝美元荒的一系列動作。

國際板塊第53頁,談的是病毒對學校的影響;歐洲板塊第一篇第45頁,談的是〈Italy’s catastrophe〉(義大利浩劫);美國板塊第23頁及28頁的Lexington專欄,談的是美國脆弱的現況;亞洲板塊第一篇第33頁〈Covid-19 in India〉(印度的新冠肺病),告訴我們印度的灰暗前景。

英國板塊第50頁,談的是〈The big state is back〉(國有體制回歸);第52頁的Badgehot專欄〈Spirit of the Blitz〉(閃電戰精神),說的是歷史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黑暗時期的有用經驗;科技板塊第66頁,談的則是怎麼讓病毒測試有效。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九頁,大標題:〈Closed〉(關門大吉、內部整修);小標題:〈拯救生命和經濟的努力,很可能會帶來痛苦的選擇。〉

文章開場白就說,這個星球正在關門大吉中。為了努力控制住Covid-19,各個國家都在要求它的公民與社會隔離,這些動作使得經濟陷入了困境。陷入絕望的政府,正試圖通過發放數兆美元的資助和貸款擔保,來協助消費者度過難關,但沒有人能確定這些救援動作能否奏效。

令人不安的最新發現是,想要阻止這個大流行病,可能需要反復的開機關機。但現在狀況也愈來愈清楚,這樣的戰略將讓世界經濟陷入休克狀態的損害,有一些非常艱難的選擇橫亙在前。

在中國武漢首次爆發了疾病後,只不過12週的時間,全世界正開始想方設法,要確認這個疾病對生命和經濟損失的真實數據。截至3月18日,Covid-19病毒已在中國境外的155個國家和地區,確診了13萬4千個病例。在過去短短7天,在43個國家和地區又增加了近9萬例確診病例。但實際的確診病例,普遍認為至少還要大上一個數量。

驚嚇過後,各國政府正急著實行幾周前還讓我們難以想象的控制措施。包括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許多國家,都已經禁止人民前往病毒肆虐的地方。時代廣場空無一人、倫敦市區一片漆黑,在法國、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咖啡館、酒吧以及餐館,紛紛關上大門。全球各地空蕩蕩的體育場,回蕩的只是空無一人的回音。

顯而易見的是,經濟遭受的打擊,比所有分析師預見的都要嚴重得多。1月份和2月份的數據顯示,中國的工業Output產出將下降3%,變成13.5%,零售額也不會只有4%的下跌,而是20.5%。用於衡量機械和基礎設施等方面支出的固定資產投資,也將下降24%,這可是原本預期數字的六倍之多。

全球各地的經濟預測者,都被迫急著修改他們原先的預測。面對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殘酷的衰退,各國政府正在制定一個規模甚至超過2007-09年金融危機的救助方案。

這是攸關如何能夠好好管理這個疾病的最基本選擇。倫敦帝國學院的一個小組使用了流行病學模型,於本週制定了一個框架,以幫助決策者認真思考如何面對一個慘白的未來。一個方法是,通過隔離確診人員和受感染的家庭,讓確診增加的曲線能夠平緩,以降低擴大流行的可能性。

另一個方法是,通過更廣泛的封鎖來壓制它。包括要求除了特殊需求以外的人,所有人都必須在家工作,以及關閉所有的學校。隔離措施可以遏制流行擴散,而封鎖旨在阻止它的傳播路徑。

這批建立模型者發現,如果這個病毒繼續傳播到夏季末期,它會在美國造成大約220萬人的死亡,在英國則會造成50萬人的死亡。他們還做出結論,在發達經濟體中,即使未來3個月的曲線趨緩,包括進行兩週14天的被感染者居家隔離,最多也只能阻止一半的感染程度。

此外,對重症監護室的高度需求,仍然是英國國家衛生局(National Health Service)目前急診服務能力的八倍之多,這將造成連該模型也不願意嘗試去計算的死亡人數。如果這個模型形態在歐洲其他地區真的存在,那麼即使是資源最豐富的德國衛生系統,也將很快不堪負荷。

難怪各國政府會決定選擇採取更嚴格的控制措施,來遏制大流行,封鎖措施在中國的效用非常明顯。3月18日,義大利增加了4207例新病例,而武漢正式清零。在中國14億的人口中,記錄了8萬多的確診病例。相較而言,如果放手不管,帝國學院小組估計,這個病毒會感染英國和美國80%以上的人口。

但那就是為什麼封鎖的後果會讓人難受。為了讓感染率能夠降低,這會讓許多人更加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Covid-19。又由於Covid-19如今已經在全球各國廣泛傳播,因此,帝國學院小組的模型認為,限制措施只要取消幾週,流行病就會再度復發。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各國必須在每次病情有可能重復發作時就想辦法克制住,並讓其國家一半以上的時間處於封鎖狀況。這種不停重復的開—關循環,只能持續到這個疾病要嘛在整個人類族群中感染了一輪,或是直到有效的疫苗出現。

這不過是個模型,而模型只是基於最佳證據的一種學術猜測,因此,觀察中國重新開始的生活以及疾病會不會再次爆發,就變得無比重要。真心希望流行病學家能夠趕緊進行大規模的測試,以便能夠更早發現確診病例,成功追蹤他們的接觸史,並確實做好隔離,這才不會讓整個社會陷入錯亂。也許它們會得到新藥的幫助,例如,日本就在本週發布了連中國都認為有效的抗病毒化合物。

但這也只是希望,而希望不是一個政策。嚴酷的事實是,隔離措施會犧牲太多的生命,而封鎖在經濟上是這麼的不可持續。經過幾次的更替,政府可能再也沒能力協助企業和消費者,普通人可能也無法再容忍這樣的混亂。反復隔離,對人們心理健康,以及其他未患病人群的長期健康照護成本,最後都將使得事情無法繼續進行。

在現實世界中,儘管政府可以提高兩個做法的效率,但在這兩個策略中,仍然存在取捨。韓國、中國和義大利已經證明,這必須從大規模的病毒測試開始。你愈清楚地識別出誰患有該疾病,就愈不必依賴隨意宣布的限制。為了加強今天的防疫工作,需要對病毒的抗體進行實驗,需要確定誰被感染和誰已經康復,這才能使有免疫力的人們,在知道自己不會再次感染的情況下,重新恢復正常工作與生活。

第二個處理方式,是使用科技來管理社會隔離。中國正在使用應用程序app來確認每個人和病毒的關係。中國和韓國都在利用大數據和社交媒體追蹤感染路徑,並提醒人們避開熱點以及群聚的人群。韓國修改了法律,允許政府可以獲得醫療機構的病歷記錄,並在沒有任何保障的情況下共享它們。在正常情況下,許多民主國家可能會覺得這種做法侵權,但現在本來就不是正常時期。

最後,即使持續的努力可能需要好幾個月才有結果,政府也應該在醫療保健上進行投資。他們應增加重症監護的急診能力,像英國和美國這樣的國家,就非常缺乏病床、專家和呼吸器。他們還應該定義所有最佳的治療方案,趕緊開發出疫苗,並測試新的治療藥物。所有這些努力,將有效降低隔離措施的殺傷力以及封鎖措施的成本。

(延伸閱讀:〈全球33萬人確診,義美英呼吸器告急!台灣的救命工具夠嗎?〉

別抱任何的幻想,這些措施可能仍無法阻止疫情帶來的沈重代價。如今,全球政府似乎都不計代價實施封鎖,假如不能迅速戰勝病毒,政府會愈來愈傾向採取隔離措施,即使它有可能導致更多死亡。我們可以理解,這目前還不是政府想要採取的妥協方案,但他們也許很快就會別無選擇了。

接下來,我要談的是搭配封面故事的緒論第二篇第十頁,大標題:〈Fighting the slump〉(對抗大蕭條);小標題:〈如何預防Covid-19帶來的暴跌,並保護好其後的復甦?政府必須能為人們和企業,做好應對後續上下波動的財務支持。〉

文章提及,沒有想到在短短兩個月,世界經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全球股市崩跌了將近三分之一,在許多國家,工廠、機場、辦公室以及學校和商鋪,都已被迫關閉,以遏制病毒。勞工也開始擔心工作的穩定性,投資人則擔心企業會不會拖欠它們的債務。

所有這些都表明,我們正面臨著近期最嚴重的一次經濟緊縮。與一年前相比,中國1月和2月份的國內GDP,可能會縮水10%-20%。只要病毒繼續肆虐,美國和歐洲也可能很快就會出現類似的下降,而這又會回頭,引發亞洲進一步的下挫。這所有一切,都需要政府進一步的大規模干預,以確保這個衝擊最後不致於演變成一個大蕭條。但是,僅靠擴大救濟規模並不足夠,這還需要加快部署新的財務工具。

西方政府已經承諾提供巨款配套,對美國、德國、英國、法國和義大利的粗略估計,包括支出承諾、減稅,以及央行的現金注入和貸款擔保,大約會高達7.4兆美元,已經是其國內GDP的23%。然而中央銀行就承擔了其中高達五分之四的比例,許多政府相形之下付出太少。

一系列的政策正在推出,從抵押貸款的有薪休假,到對巴黎街頭咖啡館的紓困。同時間,傳統的刺激方案可能已經效果不佳,偏偏富裕國家的利率又接近於零,這早已剝奪光了中央銀行的槓桿能力。

政府通常會在經濟低迷時期試圖刺激需求,但被困在家中的人們根本無法外出消費。歷史沒有辦法提供太多的指導作用,1918年的全球大瘟疫,發生在經濟遭受戰爭破壞之際。中國透過封鎖對付這個病毒,但中國的社會模式是不同於西方的。

那該怎麼辦?一個針對兩個群體的經濟計劃迫切被需要,這兩個群體分別是家庭單位和企業,而且計畫必須快速、高效而且靈活。

如果病毒的暫時停息,只是因為後面還有可能再次反撲,人們和企業都必須相信,政府將根據需要再次提供援助。先從需要大量政府支出協助的家庭單位開始,首要目標是通過補貼,協助因為病假而沒有工資,也沒有保險的弱勢族群,讓他們獲得一定的醫療保健。但是,政府還需要補貼部分勞工的工資,以阻止那些因為產能需求急降的企業進一步裁員。眾所周知,德國首當其衝。

政府還必須能夠有效操控數位化系統,這樣才能像香港政府希望的那樣,直接以家戶為單位,公平分配現金,其目標主要是希望能有迅速調整緊急支援的應變能力。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依賴疲軟的郵政服務和稅務機構來分發現金,但如果可以通過手機或網路銀行進行匯款,當病毒消退時,人們會感到更加的自信,也可以避免囤積現金,和降低疫情平復的速度。

所有的這些支出,都將使政府付出沈重代價,但迄今,占歐洲GDP1%的財政刺激措施,顯然還太低。在顧及GDP下降兩位數的承受風險,美國計劃的5%就比較接近目標。

隨著財政赤字的激增,政府將不得不發行大量的公債。中央銀行應率先購買這些公債,以保持較低的收益率和有序的債券市場秩序。遏制通貨膨脹是第二要務,它目前看來沒有什麼飆升危險。為防止歐元區的危機,歐洲央行正計劃購買價值高達7500億的歐元資產,但它和歐洲各國政府,還應該明確對義大利以及其他外圍經濟體的主權基金,提出明確的支持。

第二要務,是為數以百萬家企業資助現金。因為這些企業如果倒閉,將損害整個經濟的發展潛力。即使債務到期,他們也面臨現金的不足,這當中的許多企業是沒有辦法借助債券市場融資的,大規模違約將加劇失業和銀行壞賬的發生,並造成商業活動的難以復甦。

大多數政府都以充滿瑕疵的方式在進行干預。法國表示,國有化或許是一個選項,但企業肯定不會接受。美國正在推動商業票據的發行,但這僅占企業債務總額的一小部分,而且常由大企業使用,而不是雇用著大多數人的中小企業。德國和英國提供了貸款擔保計劃,但目前尚不清楚誰將負責處理這數百萬筆貸款的申請。最好的方法是使用銀行系統,因為幾乎所有企業都有銀行帳戶,而銀行清楚知道如何發行貸款。

各國政府都應該向銀行提供廉價資金,並讓它們向客戶提供援助貸款,同時由銀行保證承擔大部分的損失。另外,可以考慮為借款人提供提早償還貸款的額外獎勵。

所有做法都有很多的缺點,政府和企業債務都將大增;資金有可能流向有錢人,或是向經營不善的企業提供了不該給的貸款。但即使有如此可怕的副作用,其優點仍然非常明顯。現金可以快速分配,將幫助弱勢族群度過難關。當情況改善時,家庭單位將有足夠的信心進行消費支出,而且企業可以保存員工和工廠,暫時不受損害,並為這個黑暗事件過去後的恢復行動,做好準備。

以上就是這期《經濟學人》的內容分享,看來大蕭條這個名詞會愈來愈常被提及,希望大家持盈保泰,迎接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