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高希均、王力行台北 > 他的使命感、迫切感、責任感,是中華民國的百年回憶
懷念郝柏村

他的使命感、迫切感、責任感,是中華民國的百年回憶

發文時間: 2020/03/30   文 / 高希均、王力行台北 瀏覽數 / 18,000+

( 本文作者為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董事長高希均、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CEO王力行)

郝柏村百歲生日,左起高希均、郝柏村。張智傑攝圖/郝柏村百歲生日,左起高希均、郝柏村。張智傑攝

郝柏村先生內心燃燒著維護中華民國的使命感,追求抗戰真相的迫切感,後代子孫幸福的責任感,親自執筆寫下一生在國家巨變中的經歷與省思,近25萬字的《郝柏村回憶錄》,為中國百年、台灣70年的艱困奮鬥留下歷史紀錄,做出了歷史性貢獻。

在蔣經國總統的年代,他是在位最久的參謀總長,統領台灣百萬軍民;蔣經國去世後,他以總長的身份發表電視演講,安定了台灣人的心。他是一名武將,守衛台海安全。

在李登輝總統時期,於1993年2月27日缷下行政院長,自此之後,他著書立傳,先後在天下文化出版了10種新書,從公職紀要到蔣中正總統日記解讀,以及個人的回憶錄,心心念念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還原八年抗戰歷史真相。他是一位文人,寫出兩岸中國人的歷史之聲。

今天,郝柏村先生走了,他一生的貢獻之多,我們難以忘懷,也終將載入史冊,然而,唯一令人遺憾的是他於2010年編著五冊的《蔣公日記:從巔峰到谷底的五年一九四五~一九四九》(郝柏村摘註)。10年前(2010)就已完稿,準備在次年(2011)中華民國百年誕辰時發行。可惜因蔣家後代對「蔣中正總統日記」的法律歸屬,有不同的看法,至今已封存八年。這樣重要的史料,不能公開分享,實在對郝先生投入四年的心血,是一個沉重的挫折;對海內外讀者,更是無比的損失。

事實上,天下文化出版第一本關於郝柏村的書,是由當時《遠見》總編輯王力行寫的《無愧》。郝院長在卸任之後,是立即應允寫政壇回憶錄的第一人,他以坦率直言的軍人本色,接受了46次訪談,道出兩年9個月任內的施政與政治漩渦真相。《無愧》於1994年1月出版後,立即洛陽紙貴,創下空前紀錄。

使命感.迫切感.責任感

參與過八年抗日戰爭(1937~1945)、八二三砲戰(1958),擔任過蔣中正總統的侍衛長(1965~1970);在蔣經國總統時代,則是全國最高階的軍事將領(1981~1989);在李登輝總統年代,他出將入相,擔任行政院長(1990~1993)。

郝柏村與蔣中正夫婦。(郝柏村提供)圖/郝柏村與蔣中正夫婦。(郝柏村提供)

郝院長在1993年2月卸任後,內心燃燒著維護中華民國的使命感,追求抗戰真相的迫切感,後代子孫幸福的責任感,他在100歲時完成了一生在國家巨變中的經歷與省思。在這本近25萬字的《郝柏村回憶錄》,為中國百年、台灣70年的艱困奮鬥與未來前途留下歷史紀錄。自序中言明:「保台反獨六十年」的人生歷程,「和平」才是兩岸中國人要共同追求的目標。 

擋不住的歷史巨流

郝先生完全無私地在回憶錄中,寫下了他內心最深切的感受,並且提出了他對歷史轉折的、深刻的及啟發性的評論。引述六則:

(1)「我流過血,在波瀾壯闊、驚濤駭浪的局世裡,在間不容髮的生死之變中倖存下來,人生已邁入第一百個年頭了。」

(2)「我又何幸而生在這時代,經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範圍最廣、人類苦難最慘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洗雪了中華民族百年來奇恥大辱,重振了中華民族為世界強權的聲望,我們真是中華民族承先啟後,成就最輝煌的一代,我是其中一員。」

(3)「中華民族與中華民國是我基本堅定的立場……也許後世歷史家重新檢討海峽兩岸巨變真相,平反扭曲的歷史時,本書或有參考佐證價值。這是我終於提筆寫回憶錄的動機。」

(4)「我從權力的高峰到一介平民,個人際遇起伏是巨大的,我在起伏中體察世事人情,所幸心如止水。」

(5)「我的一生經歷了生死、榮辱、貧富及權力的巨大波瀾起伏,但我自省應為一個盡責的公職人員。」

(6)「和平、民主、均富、統一是擋不住的歷史巨流,中國必然躋身於富強之列……中華民族若能走向孫中山路線,必為世界大同的領頭羊,而台灣人不認同中華民族,必將帶來無窮災害,最令我憂心。」

引述這些理性與感性的文字,使我們前後經歷過大時代的人,更能體會到這位長者與智者:得失之心、已心如止水;家國之思、則思潮澎湃。一生憂國憂民,郝柏村仍然堅信在世局多變之中,中華民族的復興與中華民國的發展。

不論是擔任文武兩職的最高職位:這位公私分明、思慮周密、執行力強的參謀總長及行政院長,郝柏村都善盡了責任,達成了使命,樹立了典範。他是構建台灣安全、民主發展及進步繁榮的重要功臣。

郝先生以中國心、台灣情、以及對中華文化的熱愛與世界大勢的掌握,所發表的「百歲回憶」,這是個足以自傲的浩大工程,將使海內外中文讀者世世代代受益。

宛如要使後代受益的史學家一樣,郝先生做出了歷史性的貢獻。

——2020年3月30日于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