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日行一善
教養這件事

日行一善

發文時間: 2020/04/08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5,650+

我很少請孩子幫忙。但是當我開口請孩子做什麼事,即使再困難,他們都不會拒絕。

我人已經出門了,印刷廠才打電話來,說要收新書的打樣稿。但我不在家,東西又還沒包好,怎麼辦?只好請家裡的弟弟幫忙。

鈴鈴鈴,接電話的果然是他(其實家裡也只有他)。

我說:「你在睡覺啊?」弟弟說:「對!」我說:「對不起,可以請你幫我一件事嗎?」弟弟說:「嗯!」我說:「你先走到客廳。餐桌旁,牆邊櫃子上,」我一個指令、他一個動作,「右手邊開始。右是Right,就是吃飯的那隻手。你會先看到一些盒子,不要管盒子,再往左移,有沒有看到一張好大的紙,但被摺成A4的大小。」

弟弟說:「是彩色的書封嗎?」我說:「不不不,太過去了。是黑白的,好大一張,摺好的,可以打開。」弟弟說:「有,比A4大多了,是彩色的書封。」我說:「不是書封,是書的內文。」弟弟說:「有,十幾本,用釘書機裝訂好了,不能打開。」我說:「不是。」弟弟說:「那,沒有什麼好大的紙了!」

眼看他就要放棄,我急了,明明就有,但我又不能說他呆,不會到處翻翻看啊!我說:「你整個地方掃一遍,再看看有沒有?」語氣儘量和善,孩子是在幫我。弟弟說:「哦!有,壓在下面。」我說:「好!請找一個信封,幫我裝進去。」弟弟說:「沒有信封。」我繼續壓著性子說:「任何可以裝的都好。拿張便條紙,寫上『瑞風』。」

意外讓陌生人開心,也算成就一樁好事

我知道最困難的事來了。小學一年級就離開中文教育的他……「嗯,風,就是風很大的風。」瑞,怎麼辦?端午節的端,變成王字旁,但他只知道端午節放假。祥瑞的瑞呢?更是不可能,聽都沒聽過。於是我只好說:「第一個字寫注音,來,ㄖㄨㄟ,四聲。」一陣靜默後,他說:「ㄖ怎麼寫?」昏。「ㄖ就是一個口,裡面一點。」這時候,計程車裡有大笑聲。司機不年輕了,65歲跑不掉,他呵呵地笑,一點都不忌諱「嘲笑」別人。

我說:「弟弟,算了,寫媽媽的名字好了。」「你該不會連我的名字都不會寫吧。」他回答:「會。」我說:「寫好送到樓下管理員櫃檯,有人會來拿。謝謝!」

掛了電話,司機伯伯還在笑,他好樂喔,竟然有人比他注音還差。司機說:「我只學了幾年注音,也都忘光光了,可是ㄖ我還記得。」

下車,轉身關上車門時,他回頭看我,笑容還沒收回去。

弟弟,你好厲害,可以讓一個陌生人笑得這麼開心。謝謝你今天日行一善。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20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