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文灼非香港 > 袁國勇教授的敢言實幹

袁國勇教授的敢言實幹

發文時間: 2020/04/03   文 / 文灼非香港 瀏覽數 / 32,400+

3月初一個下午,走進氣氛肅殺的香港瑪麗醫院旁袁國勇簡樸的辦公室,聽他分享早前在武漢考察的所見所聞。

袁國勇回憶早在去年底已經從內地一些專家組群中收到一些情報,透露一種新沙士病毒正在擴散,他說這些軟情報十分重要。取自《灼見名家》圖/袁國勇回憶早在去年底已經從內地一些專家組群中收到一些情報,透露一種新沙士病毒正在擴散,他說這些軟情報十分重要。取自《灼見名家》

新型冠狀病毒春節先在武漢爆發後,迅速蔓延到香港。汲取了2003年沙士(編按:台灣稱為SARS)的慘痛教訓,香港政府馬上進入緊急戒備狀態,醫護界嚴陣以待。期間雖然出現過一陣罷工風潮,但大部分專業的醫護人員仍然謹守崗位,服務市民。傳媒界也把採訪重點放在對新型病毒的追踪,採訪有關專家,其中以袁國勇教授的曝光最多。

袁國勇是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是一位傑出的微生物學家、傳染病專家及外科醫生。他的專長在控制2003年沙士全球爆發一役得到充分發揮,在發現沙士冠狀病毒的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對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多年來,他帶領的團隊發現超過50種新病原體。袁教授的研究特點是針對各種臨床的疑難雜症尋找治療方法,然後把臨床樣本帶到實驗室鑑定新型的致病病原體,許多動物源性的病源就是這樣發現的。2005年,中國科學技術部授予香港大學新發傳染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以突顯港大在該領域的貢獻,這是中國大陸地區以外的第一個國家重點實驗室,袁國勇擔任首任實驗室主任,2007年更獲選中國工程院士。在這次疫情,他出任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考察組專家、香港政府專家顧問團成員,也是國家衛健委第三批暨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有機會到武漢視察病毒爆發的源頭,這批專家定性了新冠病毒人傳人的特性,成為疫情的轉捩點。而袁國勇同時任職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接收到一個家庭感染個案,成為判斷新冠病毒人傳人的重要證據。

袁國勇感慨國民公共衛生意識仍不高

我認識袁教授是幾年前一起在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擔任委員期間,他在教研工作百忙中抽空參與校政,提供寶貴意見。可惜在大學遴選學術副校長出現種種政治風波,他毅然辭任校務委員,表示不想涉及政治,專心教研,令人敬重。這次新冠病毒來勢洶洶,很多人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一回事,人心惶惶,由專家做深入淺出的解釋顯得十分重要。我創辦的媒體陸續採訪各界專家,剖析疫情,包括免疫學博士顧小培、呼吸系統專家陳真光醫生、中大沈祖堯教授以及袁國勇教授等。3月初一個下午,走進氣氛肅殺的香港瑪麗醫院旁袁國勇簡樸的辦公室,聽他分享早前在武漢考察的所見所聞。他感到最感震驚的是,與武漢先進的金融中心一街之隔的華南海鮮市場衛生不忍卒睹,那裡更是野味市場的集散地,排泄物沒有處理好,容易出現感染,爆發這次新型病毒。他最感慨的是國民的公共衛生意識仍不高,沒有認真汲取沙士的慘痛教訓。

他回憶早於去年底已經從內地一些專家組群中收到一些情報,透露一種新沙士病毒正在擴散,他說這些軟情報十分重要,就像當年沙士爆發前夕,民間很多人用各種方法防疫,就是一種訊號。對於一批內地醫生最早提出有可能出現疫情被制止,以至未能及時作出應對措施,延誤了控制疫情,袁國勇指出,問題的癥結是內地仍未建立西方的權威醫學專科體系,行政部門對專家意見的尊重不足,容易造成災難。他以自己為例,由於是香港及國際公認的微生物學及傳染病專家,他的觀點及建議受到尊重,行政部門不敢隨便輕視。武漢最早公開疫情的李文亮是眼科醫生,他的意見便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他建議中國的醫療制度應該作出改革,仿效香港的專科制度,培養更多不同領域的權威專家,避免悲劇重演。

早年香港大學在深圳籌建醫院,有不少反對聲音,擔心多年虧損會對港大的財政帶來壓力。港大傾力營運這所醫院,讓醫學院不同領域的專家可以到內地進行研究工作,學生可以去實習,接觸大量不同案例。袁國勇定期為深圳醫院服務,他讚揚院內有不少優秀的醫護專家,為中國作出貢獻。他覺得香港醫護界的豐富經驗可以讓內地借鏡及取經,在這次疫情香港醫療體系充分顯示了高度專業的水平,確診病人數目不高,成績有目共睹,香港兩所醫學院人才濟濟,在這次危機起了重大作用。

此文撰寫前夕,看到袁國勇教授撤回他與學生龍振邦醫生在《明報》發表關於新型肺炎文章的消息,引起很大迴響,媒體報道不絕,反而令人感到好奇,更有興趣閱讀該文。數年前袁教授與這位徒弟在報章撰寫紀念港大醫學院創辦人之一白文信醫生在香港的經驗,他是改善香港公共衛生及發展醫療教育的奠基人,對孫中山先生也有重要影響。之後袁與龍不定期就香港的公共衛生熱門課題撰文分享心得。龍氏為傳染病及微生物科醫生,專研小兒科傳染病,愛憶舊懷古,以史為鑑。撤回的文章有古風,署名是龍氏排頭位,應該主要是由他執筆,採用了袁國勇之前多次發表過的觀點加以整理,其實新意不多。由於文章在中美互相指責病毒源頭的敏感時刻發表,對中國政府及國民性作出辛辣批評,加上疏忽把與香港、澳門、新加坡並列的台灣寫成中華民國,讓一些內地人士產生不必要的聯想,引起軒然大波。袁國勇馬上發表道歉聲明,撤回文章,表示他與學生都是科學家,不想捲入政治。

相信這個風波已經過去,讓袁教授繼續專心做新冠病毒的研究,早日找出破解這次席捲全球的世紀疫情方法。

(本文轉載自《灼見名家》,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