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回應人性本質 回歸文明方向 兩岸統一是條件命題

回應人性本質 回歸文明方向 兩岸統一是條件命題

發文時間: 2020/04/13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3,650+

中共將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掛鉤。

習近平說: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這是七十載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也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事實卻是:兩岸關係似乎愈來愈難「定論」,且如果兩岸統一就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吃掉中華民國」,這真的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嗎?

再者,究竟「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即使不計代價亦應達成)的「必然要求」?或者,應先確定「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可以體現人性的本質及文明的方向,來為「統一」創造天與人歸的趨勢?

本文嘗試探究「統一」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意涵及關聯:

一、什麼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大屋頂下》曾期許中共能夠走向「足食,足兵,民主之矣」。這也許可以做為中華民族是否偉大復興的指標。

中共40多年來改革開放的成就,誠為人類歷史所僅見。但是這種以「專制紅利」壓制「民主負債」的政經體制,只是一個「專政體制的維穩機器」。政權雖然帶動社會發展,但也成為阻擋社會解放的障礙。

而且,中國是14億人口的大國,如果永遠是一個「低人權/低民主」的國家,對人類文明當然是嚴重的傷害。亦因此,中國愈「強大」,國際也愈疑懼。而中國若永遠成為一個國際疑懼、國內人權得不到解放的國家,這樣的「復興」,「偉大」何在?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應當回應人性的本質,回歸文明的方向。

眾人皆知馬斯洛的「需求層次論」,人生的需求自「生理物質需求」,逐次晉階至「自我實現」。這就是人性的本質,就是自由。相應而言,人類政治社會體制的發展,自君權神授、朕即國家,至節制王權,到契約論、主權在民、自由民主,此間儼然也有一個與馬斯洛「人生需求層次論」對應的「政治需求層次論」。這就是文明的方向,就是民主。

「人生需求層次論(自由)」與「政治需求層次論(民主)」的交集處,或許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應有的歸趨。

人性發展及文明發展既然皆是「層次論」,則中共或中國今日做不到自由民主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共及中國不應放棄追求自由民主的終極心志。此可謂是「有宏遠價值導向的民族主義」。否則,就與人性本質相違、與文明方向相悖,就絕無可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與「偉大」。

二、統一是一個條件命題。

因為「反統一」的勢力在台灣愈來愈強,所以中共應特別珍視「條件對,才可能談統一」的台灣少數觀點,亦即真正尊重「台灣方案」。

習近平倡議「心靈契合的統一」,是指統一應有「心靈契合」的條件。其實,這就是把統一看作一個「條件命題」,也就不能說統一是「歷史定論」或「必然要求」,那還要看能不能「心靈契合」再說。

這句「心靈契合的統一」,提升了思想的境界,也限縮了手段的選擇,中共應當據為圭臬,並視為政治誓言。

因為,這對中共好,對兩岸好,也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好。

若以「心靈契合的統一」為歸趨,就一定不是「武統」,而必是「和統」。若是「和統」,就一定須經台灣的民主機制,即是「民主統一」。而若是「民主統一」,台灣就不會答應「吃掉中華民國的統一」(現在,連台獨都捍衛中華民國了)。《大屋頂下》多次演繹此一因果,在此不贅。

亦即,若要「心靈契合/民主統一」,就應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內涵上保留「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終極嚮往。是可謂「遠人不服,則修民主自由以來之」。中共雖然暫時做不到,但仍應懸的以赴。倘是如此,即不應「吃掉中華民國」。因為,中共若對民主仍有追求,最具體的保證就在不消滅中華民國;反過來說,若中共所謂的「偉大復興」不能做到「民主之矣」,就更應為中華民族保存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5000年來首見且唯一的民主政體,多麼艱難,多麼珍貴,因此不可抹殺,因此必須保全。消滅中華民國者,就是中華民族的罪人。

就此以論,為了中國的「民主之矣」,中共應為中華民族保全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並在香港做好做滿「一國兩制」,而不應有終究要消滅台港的民主的想法。可使台港的自由民主成為促進及豐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資產與動能。

而且,「一國兩制」畢竟治標不治本。因為做不到「一國良制」,所以權採「一國兩制」;但若苟採「一國兩制」,恐就再無「一國良制」之可能。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言,若中共(中國)永遠不能進化至民主境界,台港的民主政體恐皆終究無所憑藉,而中國亦永遠成為國際疑懼、國內人權不得解放的「維穩機器」,難道這是「偉大復興」?

若在中共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看不到民主自由,且又持守「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容不下「一中各表」的「台灣方案」,非要吃掉中華民國;這應就是台灣反共拒統的主因,因為這根本做不到「心靈契合的統一」,也做不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所以,若要實現「心靈契合的統一」,就要以「不消滅中華民國」為歸趨。以「一中各表」為「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以「大屋頂中國兩制」、「共同締造論」、「大一中架構」、「互統一」為「統一」的思考架構。

如果中共是一個永遠否定「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政權,莫說「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做不到,甚至將與中共的自救背道而馳。然則,如文首所問:中華民國如果被這樣的政權吃掉,這真的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嗎?

因此,統一是條件命題。亦即,必須心靈契合。

疫情肆虐全球,防疫控疫,各國相互攀比「制度優勢」(雖然,主要區別可能是在戴不戴口罩等文化差異)。但說到底,應不會有民主國家的人民會因此放棄自由民主體制;也不會因此而使專制國家如中國的人民,就此放棄對民主自由的嚮往與追求吧?因為,自由是人性本質,民主是文明方向。

《大屋頂下》曾說,兩岸的終極方案,應當「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為兩岸人民創造救贖」。如果真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了心靈契合的統一,中共就不能放棄對「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終極追求,也就不能以消滅併吞中華民國為統一手段。

統一是條件命題,為的是體現中華民族的宏遠利益與正義。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0年4月5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