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CDC下架使用羥氯奎寧的建議!川普的焦慮

CDC下架使用羥氯奎寧的建議!川普的焦慮

發文時間: 2020/04/16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48,500+

在大約一個月內,美國新冠病例從1000多人暴增到超過59萬人,死亡人數超過2萬5千人,是全球確診人數及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美國自3月19日從加州開始施行社交隔離措施,經濟活動幾乎完全停擺後,直到這幾天,災情最嚴重的紐約州新冠肺炎住院病人數才開始下降,新冠病毒感染曲線呈現平緩跡象。就在這時候,儘管醫療專家、經濟學家都認為在尚未經過大規模採檢,確實做到積極監控、隔離、疫調,而對疫情有十分的掌握以前,還不適合輕易解除社交隔離措施,但是,川普又忍不住在記者會放話,說他可能在5月1日就要逐漸解禁,開放經濟活動,而引起各界的憂心。

美國自3月19日從加州開始施行社交隔離措施。(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美國自3月19日從加州開始施行社交隔離措施。(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川普在1、2月時,對於中國爆發的疫情,似乎毫無警覺,還説過美國流感死亡人數比新冠肺炎多,認為外界對他的質疑與批評都是在打擊他連任的假新聞。因而沒有事先動員做好準備,增加檢驗能量,儲備防疫裝備,到了3月,突然間,美國跟著歐洲之後,很快的病例爆增,對於排山倒海而來的疫情,應接不暇,而陷入醫療超載、崩潰的窘境。然而,檢驗能量與防疫裝備的擴充都不是短時間能夠做到的。在這時候唯一能夠控制疫情持續擴散,降低死亡率的方法,就是徹底施行社交隔離措施,其代價就是經濟活動的停頓。

眼看著3月之前,股價創新高,失業率創新低,經濟前景一片看好,總統連任有相當高的把握的情景,一瞬間豬羊變色,他心裡的焦慮,不難想像。所以,川普在3月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後,當然不願意承認,美國在他的領導下,沒有超前部署,做好防疫的準備,而無謂犧牲了成千上萬人民的生命。

這時候,正好傳來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對於新型冠狀病毒具有療效的傳言。國際藥廠也很慷慨地將抗瘧疾藥物捐出來。因此,在川普的國家戰略性儲存(National strategic stockpile)中,雖然沒有足夠的檢驗試劑,也沒有足夠的防疫裝備,但有約3000萬份抗瘧疾藥物的庫存。

對於人類完全沒有治療經驗的新型冠狀病毒,沒有人知道要如何治療,才能幫助到病人。在第一線工作的醫療人員,只能根據過去處理肺炎的經驗治療病人,當標準的治療方法,得不到預期的治療效果,眼看著重症病人一個個被肺炎打敗時,難免就想試著舊藥新用來應變,或是將為其他疾病開發,而沒有試驗成功的新藥拿出來碰碰運氣。

因此,有人將目前用於治療自體免疫疾病,如類風濕關節炎及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抗瘧疾藥物拿到實驗室試驗,發現它可阻擋新冠病毒進入細胞,於是,就有人將它用在新冠肺炎病人身上。但是,醫療研究人員,早就知道,在試管或培養皿的試驗結果,並不表示將它用於人體時,也會得到相同的效果。事實上,從試管或培養皿引用到人體時,大多無法複製成功。更何況,抗瘧疾藥物的副作用,對心臟的傷害性並不低。在中國、法國所做的臨床試驗,因時間倉促,病人數目及實驗設計的嚴謹度,都有問題,很難做出有效或無效的結論,所以,醫療專家都不看好。川普的醫療顧問,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主任佛奇(Anthony Fauci)也曾説抗瘧疾藥物治療新冠病毒的效果,僅具傳聞式的證據(Anecdotal evidence)。有些專家甚至認為,如果因藥物的副作用而造成病人的死亡,反而,違反了首先,不造成傷害(First, do no harm)的醫學倫理準則。

面對新冠病毒這個巨大災難,川普手中擁有的抗疫武器只有抗瘧疾藥物,因而妄想要藉著它來翻轉疫情。所以,他不斷地在記者會上標榜抗瘧疾藥物的療效。頻頻説「早期的試驗結果很令人期待」,「我們將讓這個藥物即刻供大家使用」,「抗瘧疾藥物將會有神奇的結果,是來自上帝的贈禮」⋯⋯。在沒有人知道什麼藥會對新冠病人有療效的情況下,儘管缺乏確實的科學證據,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破例允許第一線醫療人員選擇使用抗瘧疾藥物治療新冠病人。

 結果,《華爾街日報》在4月11日報導,法國尼斯地區醫療警戒中心主任德尼奇説,從他們接獲的通報顯示,用深獲美國總統川普推崇的抗瘧疾藥物治療新冠病人後,產生嚴重副作用的案例激增,近兩週有54名確診病人,在服用抗瘧疾藥物後,出現嚴重心臟問題,其中七人心跳驟停,四人因而死亡。美國疫管局(CDC)也已將該網站對於如何使用抗瘧疾藥物於新冠病人的建議,下架了,並特別註明,針對新冠病毒的治療,目前尚未有任何藥物。

(本文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董事兼院長、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內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