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李偉文台北 > 物種大爆發與人類的未來

物種大爆發與人類的未來

發文時間: 2020/04/23   文 / 李偉文台北 瀏覽數 / 8,900+

人類人口數量的增加算不算是物種大爆發?

所謂的物種大爆發在生態學的定義是:某個物種的數量在一段相對來說,很短暫的期間就出現爆炸性的增加。這裡的爆炸性,往往是五倍、十倍,甚至數十倍的增加。

廣義的爆發適合用在單一物種的任何突發以及大規模的族群數量增加,不過對於除了微生物之外的動物,我們所謂的大爆發,往往只會發生在特定某些物種,不見得所有物種都有機會發生,比如說,林地裡的毒蛾,草地上的蝗蟲,海洋中的海星,或者平原上的老鼠會發生,但是啄木鳥不會,獅子不會,狐狸也不太可能。

至於究竟哪些因素使得些昆蟲或動物突然增加,目前還不確定,專家依然在找答案,因為若說環境造成,但是絕大部分時候,在爆發前後環境其實沒有劇烈變動,食物供應多寡也差異不大,但是確定的是,爆發終究會突然結束,有專家認為,病毒在其中扮演一定的角色。

或許要再強調一次,對於物種的大爆發為什麼會發生,原因很神祕,其實沒有人能確定真正的關鍵因素是什麼,或許我們可以提出許多原因,也許是天候氣溫剛好很適合那個物種的繁殖,或者牠們的食物剛好有很多……但是依我看,這些推測都是事後諸葛,就像很多理財專家分析股票行情可以說得頭頭是道,說是因為什麼國際情勢造成股票上漲或下跌,但是假如我們考那些專家,先把所有國際事件及相關因素全攤在他們眼前,只遮起股票漲跌的結果要他們推測,相信專家也會像擲骰子一樣,全憑運氣來猜。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很確定那些環境條件會產生大爆發的話,理論上我們就可以事先預測究竟什麼時候,在那些地方會發生,但事實上,從來沒有一個專家能夠預測,每個人都是在事情發生之後,才分析得頭頭是道。

大發生的確是地球上很奇特很神秘的生態現象,雖然我們不確定何時會發生,但是我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大爆發一定會結束,而且很神奇的是,大爆發往往來得很突然,而結束時通常也非常迅速。

有一位名叫貝律曼的昆蟲學家所寫的論文,討論大爆發的現象時,論文中以毫不帶感情的理性,輕描淡寫的以一句話帶過:「地球上最嚴重的一次爆發,是智人這物種的爆發。」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的確,如果以較大的尺度來看,相較於其他大爆發的物種往往壽命是比較短的,而智人,也就是我們現今的人類,人口增加的數量相對於我們的壽命,是可以算是在相對短的時間中出現爆炸性的增加。

從幾十萬年前出現人類到十九世紀為止,人口緩慢的增加為十億人,但是從19世紀到20世紀初,我們花了120年增加了一倍,來到20億,然後我們只花30多年,又增加了10億,數量達到30億,然後又過了30多年,來到21世紀,我們又增加一倍,人口達到60億,之後過了20年,2020的現在,人口已接近80億。

不管我們從什麼角度看,人口數量的增加,是地球上非常獨特的大爆發,因為以化石紀錄及現今的科學研究顯示,沒有其他體型較大,也就是陸地上大過螞蟻,或者海洋裡比南極蝦還大的物種,數量曾經比人類的數量還多的,而且更麻煩的是,我們不只數量比所有動物多,我們的體型很大,總重量也很大,必須消耗的自然資源也很大。

《下一場人類大瘟疫》這本書的作者作者不禁感慨:我們幾乎稱得上是一種弔詭的生物,體型碩大,壽命很長,數量卻又多得離奇。是的,我們人類就是一種大爆發。

那麼問題來了,依有生命以來的觀察,任何物種的大爆發一定會結束。換句話說,地球上不管什麼物種,任何一次的大爆發,一定會結束,無一例外,甚至以人類而言,在一次大戰前,往前追溯到出現人類的幾十萬年來,只要人口數量太多,就會發生大瘟疫,將當時的人口數迅速降低。

但是現代醫學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就突飛猛進,人類的壽命與數量就飛快成長,甚至,我們曾經以為人類戰勝了傳染病,在許多抗生素、疫苗相繼發明之後,1969年美國醫藥署長曾宣布:「傳染病已經到了盡頭,流行病學的教科書可以收起來了!」當科學家們沉醉在無菌時代的夢幻時,許多新疾病已經悄悄出現,甚至舊疾病也反撲回來了!

有科學家指出,物種的大爆發突然結束,也就是在相對短的時間內,原有數量超級多的生物,忽然全都死掉,其中病毒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那麼不免會令我們擔心,這次的新冠病毒會是一場正在進行中的人類大瘟疫嗎?

嗯,有可能,但是不管怎樣都不會像以前黑死病一樣死掉人口的三分之一到一半,甚至要像百年前流行性感冒,死掉上千萬人都不太可能,因為現在各國都已經有完整的公衛及醫療體系,再加上通訊與傳播科技的幫忙,我相信一定能及時將疫病控制住。

不過若是無法像SARS般消滅新冠病毒,最終只能靠疫苗與治療藥物了。

就像以前造成人類大災難的黑死病,現在雖然一直還在,偶爾還會在偏遠的草原地帶零星的發生,因為鼠疫桿菌存在鼠類身上,透過跳蚤叮咬而傳至人身上,在還沒有抗生素發明的時代,鼠疫的死亡率幾乎百分之百,但是二次大戰前後發明了抗生素,殺死鼠疫桿菌變得非常容易,而且現代人幾乎不可能跟死老鼠近距離接觸,所以鼠疫再也不是威脅人類生命的疾病了。

換句話說,在抗生素發明前,若是某種新型傳染病進入人類社群,常會引起大規模的死亡,甚至死掉大半人口都是常見的事,但是近代醫療科技的進步,及公共衛生的觀念及基礎設備完善,幾乎都能在爆發新的疫情之初,就阻斷病菌的傳播,所以不太可能有太大規模的人命損傷。

假如人類也是物種的大發生,那麼現代的科技會讓人逃脫大發生終究會結束的宿命嗎?

或許我們要學會謙虛地面對大自然,並不只是關心鯨魚與貓熊,而是去認識從人類、小草到最微小的微生物所構成的整個生物圈,並且承認,生態系統的複雜性,遠超過人類的力量所能掌控。面對新興傳染病,我們應該學會尊重生命,並體會到人類也是大自然的一部份,若是大自然無法健康平衡,人類也無法健康存活。

(原文刊載於《偉文隨筆》;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