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嘔吐

嘔吐

發文時間: 2020/04/23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3,250+

用過晚餐搭地鐵回家,窗外華燈初上,車內人並不算多。乘客上上下下,不知何時,我身邊坐著一位六旬老者。

頭戴貝雷帽,長臉,方格子呢夾克,襯衫,黑框眼鏡,皮鞋。是一位穿著頗為體面的氣質大伯。

才過兩站,身邊的他突然身子一陣抽搐,喉嚨裡咕噥一聲,便「哇」地吐了一地。

完全像水龍頭全開時的水花洩地,那嘩啦一聲液體擊在地上的脆響,結結實實,感覺還水花四濺。而且是濺得高高的。

我本能身體一縮,地上一大灘酸辣湯似的糊狀物,正洪水泛濫著向我的鞋子撲來。我不禁腳底低空拉起。

而這位大伯立刻掏出了手紙掩住口鼻,試圖按捺住下一股嘔吐。

我也立即伸手拍拍他的背脊,想緩一緩他的嘔意。

但他不知是吃了什麼,緊接著又「哇」地一聲,吐出更多。

真的是嘩啦啦地。好大的聲響。

我往下一看,乖乖,簡直可以分明辨別出他今晚的菜單,切丁的豆干,成縷的菜葉,絲絲蛋花,壓扁的獅子頭似的糊糊肉團,灰色的麪皮。不知為什麼愈看,我也愈有嘔意。

但這位大伯似乎完全沒有要停止嘔吐的意思,我接著幾乎是站了起來,狂拍他聳起的肩膀,一面踮起腳尖避開那如蛇軀四處流竄的嘔吐物——而他只是連續不斷地一直哇哇哇一直吐⋯⋯

「到底今晚他是吃了多少?」我一邊安撫他一邊不禁起疑。

地面上的畫面愈發精采了,陸續出現了小魚,水果,果凍狀的不明物,黃綠色的膽汁⋯⋯等等等。

我按了車廂的緊急對話鈴,地鐵人員兩站之後出現在門口,手中執著一隻拖把。

這時周圍的乘客也陸續遞過來紙巾手帕——他們見有我擋在前面,倒是都十分樂意做個美美的乾淨的後備部隊,貢獻他們包包裡噴香潔白的手紙。

此時我低頭一看,我的鞋底已被他的嘔吐物形成的溪流包圍,淹沒,無處可退⋯⋯

而鬼使神差地,我們竟然在同一站下車。

「到榮總急診看一下吧?就在前面,」我扶著他,見他面如白紙,氣若游絲,但已經止住了吐。

他困難地點點頭,堅持不要我扶。

我目送他上了計程車,才獨自離開。

也這才發現,身邊有不少方才遞紙巾給我的人,正以嘉許欽羡的眼光看著我。

「這不是每個人應該做的事嗎?⋯⋯」我聴見自己內心英雄似的聲音在說。

這一點也不算什麼⋯⋯。

但那晚我還是甜甜地,極為罕見地早早進入了夢鄉。

(本文作者為作家、榮總眼科角膜科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