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父母的「不幫忙」,是孩子成長的「養分」

父母的「不幫忙」,是孩子成長的「養分」

發文時間: 2020/04/28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28,250+

從一開始,我就沒準備幫忙。 

我會跟她說「用功讀書」的道理,但是,我沒準備幫她做跟讀書升學有關的事。後來,等她發現自己落後太多,覺得為時已晚——就跟醫生告訴你得了絕症一樣,起先,你不接收這個事實,你生氣;後來你不得不接受,你沮喪,甚至開始怪別人——「別人的父母都會幫忙小孩功課,甚至先了解學校教了什麼,你為什麼都不管?」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我說:「讀書要靠自己,別人幫不了忙。」

她說:「怎麼會幫不了?A的爸媽對她的功課幫助就很大。她的功課好得不得了。」

我說:「或許吧。但是我認為,靠父母得來的東西,對她的人生,不見得有幫助。」

她說:「為什麼沒幫助?她可以進很好的大學。」

我說:「進很好的大學,就代表了她的人生沒問題嗎?」

她沒說話了。因為她知道A除了功課好,其他問題一大堆。

之後,她讀書讀得很吃力。甚至三翻兩次讀著讀著就哭了起來。

我說:「事情有這麼嚴重嗎?需要讀到哭嗎?」錯誤示範。不能幫忙,但也要試著感同身受。

她說:「哭沒有不好。哭完後擦乾眼淚繼續讀。哭可以解除壓力。」

我說:「好。想哭就哭吧。」

之後,她還是讀得很吃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鼓勵。

我說:「不要跟任何人比。別人功課好、拿獎學金與你無關。不要想太遠,走好眼前的那一步,就好。」

她說:「我好怕我上不了我想去的大學。」

我說:「上不了就上不了,沒人規定你一定要去讀什麼大學。問題是,你需要先盡力。」

她有沒有盡力呢?別忘了她對人生的設定是:我要努力工作,也要努力玩樂。

好啦,這樣的設定,對大部分的父母而言,是謬論。「要玩可以等上大學後再玩,不是現在。」

每個孩子的性向不同,我必須尊重。況且,你真的能確定青少年的「玩樂」,對未來只有壞沒有好嗎?如果你不能確定,為什麼敢斷然阻止孩子去做他們有興趣的事。

高中最後的兩年,是申請大學的關鍵。除了讀書,她還要準備跟申請大學有關的事。學校規定每個學生只能申請六所學校。其中兩個安全名額,你的成績超過學校的入學標準;兩個跟自己成績差不多,沒有意外應該會被入取;最後兩個學校的入學標準超過你的成績,意思是說,你的機會不大,但可以試試看。

她必須在全世界的大學裡,挑出這六所。還好,她的目標在美國,但美國的大學有3000所,從哪挑起呢?她得自己想辦法。

「別人的媽媽都會幫忙先過濾學校,這麼多學校,我都要自己看。」她只差沒邊哭邊說。

「對。你都要自己看。因為我不會比你清楚你要什麼。有問題可以來問我,而不是我幫你找問題。」我說。

直覺告訴我,不幫忙,即使她必須經過更多跌跌撞撞,可是這些困難,都是她成長的「養分」。這種養分,不是每個人都有,父母不放手的,就沒有。

我真的沒幫她嗎?我花在說道理的力氣,就去掉我半條命。因為她愛玩、愛朋友,在網上跟朋友交流的時間太長,我必須管制她的網路;她自制力不夠,時間管理也鬆散,我必須用各種方法提醒她時間的緊迫性;她喜歡晚睡,白天上課精神不濟,讀書效率也跟著不好,我必須強制她早點上床⋯⋯我從來不「直接」對她的功課和升學使力,但我會管理她的生活起居。

如果這些你都做到了,但不肯用功讀書,那是你的命。父母的責任,是盡力讓你有健康的生活習慣和正確的人生態度,其餘的,要靠你自己努力。

她的功課不頂尖。她的課外活動呢?有大量玩樂時間的孩子,會從玩樂中發現自己的興趣所在。這些不是汲汲營營的教育可以給孩子的。

學校幫每個學生分配了一個專屬的老師,幫忙申請大學的相關事宜。她的老師並不看好她的成績,除了兩個安全名額外,另外四所大學,她頓了三秒鐘,給了一個猶豫的表情,最後說:「無所謂。對你沒傷害。反正你有兩個安全名額沒問題了。」

2月中,安全名額的學校來信通知率取了。2月底,她興奮地把我從睡夢中叫醒,說中間兩所也錄取了。但那些都不是她的第一志願。她的第一志願,學校附近有全美最棒的衝浪聖地,衝浪是她的最愛。但是她的「在校成績」和「美國大學入學測驗SAT」,都只達到這個學校的「最低標準」。

她說:「我好緊張。3月15號,美國時間午夜12點,學校會在網上公布錄取名單。」我掐指一算說:「那就是香港的16號下午4點。」

她說:「你不要幫我看。我也不要馬上去看。我好緊張。」我想說「你一定會上的」,但我只說:「我們會事先準備幫你開慶祝party。」

她說:「萬一沒上呢?」我說:「沒上照開啊。選你現在手上的第二名,也一樣值得慶祝,不是嗎?」

3月16號,星期六,我們都有點故意忘了這件事。我是真的忘了。下午4點半,我和她,在九龍塘又一城的咖啡店寫東西,她突然拿起手機開始查東西,我不知道她在看什麼,卻和她心靈相通:「你在看錄取名單?!」

名單照姓氏字母排列,她是C,很快地,我看到她放下手機,站起來,在大庭廣眾扭了起來──她直接跳起舞來。如果不是礙於年紀,我也想站起來跟她一起跳舞。

親愛的孩子,我的寶貝,我以你為榮。

(本文作者為親子教育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