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亮恭台北 > 高齡照護:別再說芬蘭人死前臥床才2週!
數字不是重點,我們該關注的是國家策略

高齡照護:別再說芬蘭人死前臥床才2週!

發文時間: 2020/05/04   文 / 陳亮恭台北 瀏覽數 / 18,150+

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在2014年報導芬蘭佑華斯克拉的活躍老化方案,節目內容介紹芬蘭的各項公共策略,節目中報導積極運動長輩的健康狀態,有一位奶奶在記者詢問健康如她的人生目標為何?這位白髮奶奶表示她個人希望在死前兩週才臥床的目標,這句話從此爆紅,成為各界競相引用的內容,不管是民間或是學者,乃至於中央到地方的官員,也都以此為根據,闡述國人在死前依然有很八到十年的臥床狀態,用以凸顯芬蘭高齡政策的重視,也彰顯國人對於高齡議題的不足,此一說法強力傳播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但也令人困惑。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徵詢許多歐洲專家學者,也包括歐盟的專家學者,但沒有人知道芬蘭人死亡前兩週才臥床這個重大公衛成就,甚至包括芬蘭的官員。根據日本追蹤20年的資料發現,大約七到八成的長者在生命晚期的階段會出現各種輕重不一的失能,時間大約12-14年,但這並不是指臥床的時間,而是從輕度生活不方便到完全臥床的時間,這個全球公認的健康長壽國與芬蘭的表現差異甚大。仔細看看公視的獨立特派員,原來「臥床兩週」這個關鍵字句是該名受訪長者個人的期望,並非已經達成的成果,芬蘭的高齡政策確實在歐盟國家間取得傑出的表現,但距離死前兩週才臥床的目標還段不短的距離。

國際的公共衛生指標是用「失能調整餘命」(Disability-adjusted life expectancy)與「健康調整餘命」(Health-adjusted life expectancy)兩項指標來評估失能對人生的影響程度,概念上就是計算因疾病失能所折損的生命,全世界並沒有人在統計死前臥床多久的數字!而《The Lancet》在2016年發表了全球188個國家在1990-2013年間上述兩項指標統計,該報告囊括台灣的資料,也提供了國際比較的基礎。若以「健康調整餘命」這項指標來看,台灣男性一生中約有八年、女性約有十年不健康的歲月,而我們最關心的芬蘭呢?男性11年與女性13年的不健康歲月!其實芬蘭的民眾終生因為健康而受影響的歲月比台灣長,比較厲害的應該是日本,日本人的平均餘命比台灣長五年,但日本民眾終生不健康的時間約在九年左右,顯然比台灣人紮實的多活了五年的健康人生。

其實比較這些數字並沒有什麼優劣的比較意義,只是訊息傳播引用數字需要確認出處,我們應該關注的是芬蘭的國家策略而非執著在那個數字!芬蘭以固定比例國家預算投注社區,廣設運動中心與聘任運動指導員,透過社區動員讓每位長輩積極參與,以有效的運動介入達到提升長輩健康的目標,光看文字或許不覺得特別,但能確實落實並影響長者的生活態度,讓社會同享長輩更為健康的福利,讓高齡照護挑戰在超高齡社會能有妥善因應,關注芬蘭活躍老化的策略遠比持續宣傳那位受訪奶奶個人的人生願望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