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年台北 > 為何主張大屋頂中國 兼致北京智囊W先生

為何主張大屋頂中國 兼致北京智囊W先生

發文時間: 2020/05/11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0,400+

較諸中國大陸前任黨政領導人,習近平在兩岸論述上有兩點個人標誌性的論述,不同既往。

一、心靈契合的統一。

這可說是為「和平統一」下了方法論與條件論。在論述境界上超逾前人。

二、探索「兩制」台灣方案。

這雖可視為過去所稱「什麼都可以談」的延伸,但習近平是首位將之鋪陳開來者。「探索」二字,應是表示「尚無定案」,更非由一方決定,而應如習所說「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合作取代鬥爭,以雙贏取代零和」,因為「兩岸的事應該由家裡人商量著辦」。也就是說,兩岸解決方案,不是由一方決定,且非零和。

兩岸方案若要「商量著辦/雙贏取代零和」,關鍵即在如何置定中華民國的地位。

倘若會有「台灣方案」,我認為,第一要旨應當就是「不能消滅中華民國」。因為,對台灣言,消滅中華民國就不是心靈契合,而是零和。

中共的兩岸政策一直存在著一個基本矛盾。那就是又希望台灣在統一前能維持中華民國,但統一又以吃掉中華民國為目標。這樣的矛盾,使得心靈契合不可能。

如何置定中華民國的地位,這在大陸涉台智囊間一直是個大題目。鷹鴿紛陳,剿撫互見。W君為北京涉台智囊的俊彥,本文試藉他的見解來討論這個題目。對事不對人,因此避其姓名。

習近平去年元月二日談話後,W君著文〈「兩制」台灣方案須解決四大難題〉。他說:「台灣地區從未享有過『獨立主權』…。」但是,他換口氣又說:「徹底地去『主權化』改造是統一後的首要政治和法律任務。」奇異處在剛說台灣從未享有「獨立主權」,怎麼又說要「去主權化」?

W君似有閃避。他說「台灣地區」從未享主權。但他未說中華民國從未擁有主權。中華民國不但擁有主權,且中國共產黨還是誕生於中華民國的主權之下。直至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仍在聯合國任安理會常任理事。中華民國的主權在現今國際政治中受到重傷,卻不能不正視其為已七次直選總統的主權國家,其護照獲得一一二國的免簽證。

中華民國主權受傷是事實,但北京不能因其操作國際政治對中華民國主權的打壓結果,得出中華民國「從未享有主權」的結論。

W君說:「去主權化」改造,包括「去國家化」和「去中央化」兩個層次的內容。「去國家化」係指去除那些支撐所謂「中華民國仍然存在」的一系列政治符號、稱謂、法律及制度…。

問題在於:正因中華民國有主權、是國家、有中央政府,W君才有理由說要去主權、去國家、去中央。

北京常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但必須承認中華民國自一九一二年始終是一國家,只是因中共及台獨而受傷。

北京不能將「統一」視為先驗的神諭。如果消滅中華民國就是北京的方案,心靈契合從何說起?台灣方案又豈有置喙容身之地?

三月底,W君著文又說:九二共識的「一個中國」是國際法意義上的實體中國,而不是歷史、地理、文化、血緣上的虛體中國。大陸堅決反對將「一個中國」虛化的說詞和做法。

W君畢竟未說「九二共識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他知道底氣不夠。尤有甚者,他且不接受以歷史中國、地理中國、文化中國、血緣中國為兩岸介面,因為此皆「虛體中國」。這樣的說法,已是聞所未聞。

試問:如果拋棄歷史中國、地理中國、文化中國、血緣中國,習近平說的「兩岸一家親」還存在嗎?北京還能說什麼炎黃子孫、龍的傳人嗎?「兩岸事應由家裡人商量著辦」找誰商量?

W君又說:國民黨也能通過其慣常使用的「各表」處理九二共識…。但不管在跟大陸背對背的場合如何自我表述,最後跟大陸面對面互動時,只能說「九二共識」四字。

但是,如今北京(包括W君)對台灣發言,皆自稱「大陸」,未稱「中國」。一碰上蔡英文說話,就盯著她說不說「中華民國」。民進黨稱大陸為「中國」,北京又覺得刺耳。華航若拿掉China,北京喜歡嗎?可見,兩岸其實須靠「一中各表」來維繫。

如今,W君吹一口氣,就要把一中各表化作烏有。這是不是自欺欺人?

我認為習近平的「心靈契合的統一」(說出了境界),及「探索兩制台灣方案」(不是神諭,商量著辦,不是零和),應是追尋兩岸方案的思想路徑。

何況,兩岸情勢如今已經發展至「台獨不消滅中華民國/統一要消滅中華民國」的弔詭之中。兩岸如果容不下「原真中華民國」,自然就會滑向「借殼中華民國」。

三年前,W君曾經說,中華民國對大陸、國民黨及民進黨都帶來困擾。對大陸,有「否定與捍衛的糾結」。對民進黨,有「推翻與接受的無奈」。對國民黨,有「延續與挑戰的尷尬」。

如今,民進黨將以「殼獨加華獨」的樣態「接受」中華民國。此次《台美防疫夥伴關係聯合聲明》由外交部長吳釗燮及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會銜,及《台北法案》的實施,皆顯現北京否定的中華民國,將被美國及民進黨的「台獨加華獨」接手。

說到這,可再回看W君所稱大陸對中華民國的「否定與捍衛的糾結」。有無感慨?

今日,W君的理論發展到公開說出「統一就是要去中華民國」及「不接受虛體中國」的地步,皆是言人所未曾言。但W君此種趕盡殺絕、吃乾抹淨的理論,「只知否定/忘記捍衛」,非但不給台灣出路,其實也封死了北京走其他非零和路徑的可能性,凶險莫測。

因為,這種走勢在邏輯上會逼得只剩武統一個選項。戰爭,對美國之類民主國家而言,打完不論勝敗繼續選總統。但以中共這樣的體制,武統若萬一閃失,就可能危及中共的存續。

W君說,若是武統,兩制就一切免談。好像說敬酒不吃吃罰酒。但我勸你勿認為中共能輕試武統之路。

北京最好不要逼得台灣人不能選中華民國而選台獨,這會將兩岸都逼到絕境。

北京尊重並維護台灣以「中華民國」的體制存在,先維持住「一中各表」的連結,在軍事上又不致威脅大陸。試問:有什麼不可以?

世局正在丕變,中共應將「統一前」的兩岸關係置於「統一」之上。因此,不能放棄「虛體中國」,更不能再持「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若論統一,應思考「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亦即「互統一」。

這是我主張「大屋頂中國」的原因。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文刊載於2020年4月19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