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年輕人高貴的情操,令人感動!

年輕人高貴的情操,令人感動!

發文時間: 2020/05/14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8,250+

新冠疫情全球延燒,造成空前的災難,大家都知道唯有新冠疫苗的全面接種,以及有效藥物的發明,這個世界的經濟活動才可能恢復正常。因此,疫苗與治療藥物的研發,成為當務之急。如今,全球約有近百個疫苗研究計劃,其中有八個研究已經要進入臨床人體試驗的階段。只是,如果依照正常的三階段人體臨床試驗的程序,大約要花5、6年到10年左右的時間,顯然緩不濟急。在非常時期是否要採取非常措施,就成為醫學研究學者、醫學倫理專家、藥廠、醫療監管單位以及政府,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

要把通常須花很多年時間的人體試驗程序加速,濃縮到十個月或一年,唯一的辦法就是採用「人體挑戰試驗」(Human Challenge Trials,HCT)。過去,科學家曾在天花、黃熱病、流感、登革熱、霍亂、傷寒等研究使用過「人體挑戰試驗」。

近來,就有學者陸續在醫學期刊提出以「人體挑戰試驗」研究方式加速新冠疫苗開發的建議。美國知名醫學倫理學家Arthur Caplan 認為非常時期確實必須採取非常措施。他深知現階段我們對新冠病毒仍不甚了解,還存在很多的未知。但是,根據目前的數據看來,雖然,年輕人一樣會被感染,但是,變成重症,甚至死亡的機率很小。面對這場人類浩劫,經過利弊得失的權衡後,他贊成在嚴謹的規劃後,執行「人體挑戰試驗」。他認為在選擇受試者時,必須經過反覆地討論確定受試者完全了解參與試驗並非沒有風險,譬如,染病後就算康復,也有可能發生目前尚無法看到的後遺症,更要強調死亡的可能性。參加「人體挑戰試驗」因有喪失健康,甚至死亡的風險。所以,當發生不良的結果時,必須提供適當的補償。受試期間要以最高標準確保受試者安全,務必提供優良的醫療場所及經驗豐富的醫護人員,以便受試者得到及時的、最好的照護,把傷害降到最低。但是,不宜以金錢做為參與試驗的交換條件。受試者必須完全出於自願,清楚自己的參與是無利可圖的。

最重要的是,既然要求受試者冒生命危險以犧牲小我去成全大我的情操參與這個試驗,最好,全球的學術界、藥廠、各國政府、非營利組織等能夠共同參與,邀請大家公認最具資格的專家去挑選成功可能性最高的、且能迅速量產的計劃來做人體挑戰試驗,以達到及早造福人群的目的。

這時,就有一位紐約的律師,Josh Morrison 發起「早一天」(One Day Sooner)運動,呼籲年輕人參與疫苗人體挑戰試験。在幾個星期內得到全球上萬人響應。Josh本人曾經在2011年冒生命危險捐出自已的一顆腎臟,其後,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零等候」(Waitlist Zero)來推動腎臓捐贈。他說,看到這麽多人死於新冠疫情,他就一直在想如何出一點力量來改變情勢。既然,他當初明知捐贈腎臟須冒一點風險,他仍然做出捐贈的決定,這次,如果同樣冒一點風險而能拯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就不是困難的抉擇了!

他認為喪失一條人命就是一個悲劇,他也明白參加「人體挑戰試驗」就有可能犧牲受試者的生命,但是,如果能夠貢獻人類,還是有人願意。所以,就發起了「早一天」運動。結果,才幾個星期就有全球102個國家超過一萬3000人響應。

因此,記者就去訪問了一些報名參加「早一天」運動的人。Gavriel Kleinwaks 23歲,是一位科羅拉多大學機械系的研究生,她自大學時代就常關心利他的人與事,當她看到「早一天」運動的訊息時,就覺得能夠參與疫苗的開發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她非常能夠同理失去摯愛的親人的痛苦,因此,只要能夠減少世上一些痛苦的事情,她都想去試試看。她說,她很慎重地思考過可能失去生命的風險,難免害怕。但是,她又想,既使不參加試驗,只要新冠疫情沒有平息,自己就有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所以,她理性地認爲參加疫苗試驗並沒有增加太多的風險。

在報名前,她認為父親應該要知道她做了這麼一個重大的決定。果然,父親的回答是,「我不會阻止妳,但我仍然希望妳不參加,因為妳是我的女兒」。Gavriel説,聽到這話,覺得很窩心。

Lehua Gray 3l 歲,是德克薩斯州非營利社福機構的職員。她的職務就是為弱勢者提供食物、安置居所、做職業訓練、安排托兒等,這陣子,她發現失業、失去居所、沒有錢生活的人數大增,很多過去從未尋求社會救濟的人,現在不得不向社福機構求援。這讓她開始思考,如果「早一天」有疫苗,就能阻斷很多沒飯吃、沒房住的悲劇。她又想到,她祖母有心肺的問題,父母的工作也都無法與人保持距離。如果,她自己承擔一點風險,就能夠減少家人以及更多的人罹患新冠肺炎的機會,似乎就值得做了!更何況,這是一個平常很難有機會碰到,能夠幫助他人的機會。如果不參加疫苗試験,疫情持續蔓延,她仍然可能感染新冠病毒,那麼,反而幫助不到任何人了!

看到這些年輕人的善良,我們怎能不被他們高貴的情操所感動呢?

(本文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董事兼院長、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內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