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嫌惡

嫌惡

發文時間: 2020/05/14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10,800+

大約是4月中,台灣疫情已有連續幾天零確診,感覺好像疫情稍緩了,而此時手機裡出現朋友送來的訊息,是陽明山某個以溫泉為號召的高檔飯店的折扣廣告。

「是專門為感謝醫護人員的辛勞喔!」朋友鼓勵我去。

而我實在也是因為成天戴著口罩看病,身體早有長期缺氧的倦怠感,往往下班後一身痠痛,回家整個人一癱就立刻陷入昏睡——心想趁著打折,上山泡泡溫泉舒緩一下也好,便邀了好友一同前往。

在春寒料峭的微雨黃昏中,我們驅車上到了這家座落山腰上的「中X麗X」飯店,從停車的路邊隔著靛藍的游泳池水看去,昏黃的燈光正暖暖亮著。

「先用餐還是先泡澡?」櫃檯人員確認了我遞出的醫生身份證件,露出了微笑。

由於我們都餓了,決定先吃晚餐。

中餐廳頗為寬敞,數十張四人方桌,老式紅木桌椅,卻只有一位七旬老者獨坐一桌。

侍者將我們帶至靠近落地窗旁的一桌,正好隔鄰就是那位老者。

我們坐定,朋友便說要上洗手間,留我一人硏究菜單。

而此刻我的眼角餘光卻不斷瞥見這位老者向我投來的,毫不掩飾的嫌惡眼光。

「這裡太熱了⋯」我聽見他對著侍者大聲說。

「太熱了!」

說著站起身來,打開了窗,不但打開了面向他那一桌的窗,也走過來打開我這一桌的窗。

頓時山上夜晚的寒風灌入室內,我桌上疊成圓形的方形紙巾,立刻一群白蝴蝶般飛了起來,一張張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在或遠或進的地板上。

而我不但頭髪被吹亂,還不禁打了幾個寒噤。

「而且人太多了,」那位老者以鄙夷的口氣又大聲叫來了侍者:「這裡實在太熱了⋯⋯」

他換了桌子。

遠遠地離開我這一桌。

而我環顧四周,偌大的餐廳,冷冷清清地,只有我們兩桌。

然後侍者端上了菜,他點的赫然是頗肥大的一條清蒸魚,滿滿躺在一個大盤子上。而他就一人對著那盤魚埋頭猛吃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那吃魚的姿勢讓我有一種獸的感覺。

此時朋友上完洗手間回來,看我身陷寒風之中,身邊散落著一群兀自翻動的零亂的白蝴蝶,不知情地抱怨:「誰打開了這窗戶?這麼冷,窗還開這麼大⋯」

他立刻上前用力関上了窗,然後大辣辣坐下來點餐。

我只是微笑著沈默不語。

如果世上真有天意——我想,病毒也許是上天的一隻手,一個手勢,想提醒人類某些事情,微小但極為重要的事。

譬如,要開別人的窗戶,是否應該先問過人家?先徵得別人同意?

(本文作者為作家、榮總眼科角膜科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