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天瑋洛杉磯 > 中美貿易戰前的那個外交意外

中美貿易戰前的那個外交意外

發文時間: 2020/05/26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18,950+

參觀紫禁城會留下負面印象嗎?美國同事告訴過我,他很意外地發現那24個皇帝住得並不舒服。

美國前任國家安全顧問三星上將、史學博士馬克麥思特(H.R. McMaster)的親身體驗反映出職業敏感度。他在《大西洋》雜誌5月號刊出一篇文章,題為〈中國怎樣看世界〉,談到在2017年11月他陪同美國總統川普到大陸進行國事訪問,隨行參觀故宮,取得了一個歷史剪影。他得到的印象,是中共想要主導論述且表達自信,可他觀察到的卻是憂慮和野心,並且印証了中共總想著對內對外進行控制。

結束國事訪問,馬堅信對華政策必須大幅調整,不能再誤。果然不出幾個月,川普祭出1974年貿易法案第301條,隨即展開貿易戰。這位戰略家為什麼會得到這樣一個結論?東道主何處失算?他的文章大體闡明,容我稍作評述。

給美國政要介紹故宮,必須經由中外學養俱深之輩而且要能體察美式思維。皇權遺產語境,撇開建築和藝術不論,其實容易引出稱霸聯想,而導致訪客借古喻今。說永樂皇帝建造有功,可朱棣大搞帝制專擅和特務王朝,政治黑暗;說紫禁城原來是世界的中心,這種觀念「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說太和殿實為表彰和諧,卻有6根雲龍巨柱,龍頭全都朝向寶座,垂直型和諧與現在講求的水平社會大異其趣;說鴉片戰爭以來變局屈辱無以復加,美國人便會想到當代越戰奇恥和911之慟,而美越已經恢復邦交25年。

如果再講到歷史上引以為傲的天朝治理而不說「天下為公」,那論述也適得其反,誤以為是在宣揚小國主權附屬於大國。馬克麥思特在文中將「天下」翻譯為“everything beneath heaven”,如果這是口譯所提供,便像是在宣講王權專制,很容易產生誤解。這位儒將認為,自東漢末年以來,中央統治中原的時間不過一半,歷史似乎更說明中共的不安全感。

他接著談到那次國事訪問的最後一站是拜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結果印象更加強烈。馬轉述當時李說:中國已經發展好了自己的工業和科技基礎,不再需要美國,美國不用擔心中國搞不公平貿易,因為美國將來在全球經濟活動中僅只提供原料、農牧產品和能源。如果這轉述屬實,潛台詞令人震驚,美方勢必從尷尬中覺醒,「空軍一號」回程的思緒起伏可以想見。所以不出幾個月,美國對中興和華為所採取的行動節節升高。中國慘痛刷新認識,科技基礎其實還很大程度上受制於人。

大陸政經讓我聯想到作曲家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第四樂章所打造的雙架構:變奏加奏鳴曲式。布拉姆斯在這一宏大樂章,讓主題進行了32次變奏,藝術感染力奔放,同時他對於全曲基線,又能夠咬緊奏鳴曲形式。

改革開放所打造的也是雙架構,一面高速發展,世界迷情於變奏的絢麗,可按照奏鳴曲形式的要求,主題必然再現。近年中國重新高舉毛思想,又添加科技列寧主義霹靂火,像是在提醒世界,左手演奏的仍然是奏鳴曲,馬列毛「主題再現」已經隆重登場。

布拉姆斯完成了譜紙上雙架構的浩蕩會師,那是音樂史,中國目前還在調整思想史論述,評估戰略布局和外交形象。根據馬氏的看法,2017年11月紫禁城外交中方失算。川普容或别有體驗,2018年做為美中關係分水嶺則一。

(本文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

(原文刊載於《中時》,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