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拒領諾貝爾文學獎的《齊瓦哥醫生》

拒領諾貝爾文學獎的《齊瓦哥醫生》

發文時間: 2020/05/27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21,500+

帕斯捷爾納克出版此生唯一寫就的小說《齊瓦哥醫生》不到兩年,就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殊榮。然而,因為政治的迫害,因為愛情的緣故,他必須拒領諾貝爾獎。

俄羅斯作家鮑里斯.列昂尼多維奇.帕斯捷爾納克。取自維基百科圖/俄羅斯作家鮑里斯.列昂尼多維奇.帕斯捷爾納克。取自維基百科

這個月底,是俄羅斯作家鮑里斯.列昂尼多維奇.帕斯捷爾納克(1890/2/10-1960/5/30)逝世一甲子的日子。

世人普遍因爲小說《齊瓦哥醫生》,及其衆多電視電影戲劇改編版本而記得他。不過,誠如帕斯捷爾納克因「在現代抒情詩和偉大的俄羅斯叙事文學傳統領域取得的重大成就」被授予1958年諾貝爾文學獎的理由所示。帕斯捷爾納克首先是個詩人,然後是個小說家。

一生只寫有一本小說的帕斯捷爾納克,出版兩年就獲得文學界最高榮譽。但是,他最後卻拒絕領獎。

最早是「詩人中的詩人」

帕斯捷爾納克的父親是莫斯科美術,雕塑、建築學院教授,著名畫家,曾於托爾斯泰小說《復活》連載期間負責插畫(每到截稿日,穿著齊整亮麗制服的西伯利亞鐵路服務員,會在他家客廳等待原稿,再從莫斯科送到聖彼得堡的雜誌社)。

母親音樂造詣很深,是著名鋼琴家魯賓斯坦的學生。拉赫曼尼諾夫跟托翁,都曾是他家座上賓。他的學前教育包括德語和法語,進了小學還要學習古希臘語。三歲前的帕斯捷爾納克家,在莫斯科宗教學校附近。他曾爲文回憶道,那兒出沒著窮苦人、流浪人、被歧視的人,以及許多辛苦的婦女,他從此「一輩子萬分憐憫她們」。

帕斯捷爾納克在進入莫斯科大學之前,就已經開始寫詩。和父母過從甚密的奧地利詩人里爾克,直接推動了他詩歌寫作的愛好。他在1914年出版的第一本詩集《雲中的雙子星座》,還有三年後出版的《越過壁壘》在內的創作,讓引領當時詩壇風騷的馬雅可夫斯基形容他是:「詩人中的詩人」。

因爲詩作在史達林統治時期,開始被貼上「無思想性、非政治化和缺乏人民性」的標簽,以及隨之帶來的困擾,帕斯捷爾納克後來只能把力氣,放在翻譯莎士比亞、歌德、和席勒等人的經典作品上。

頌讚俄羅斯的美好敏感 

1946年,帕斯捷爾納克開始構思《齊瓦哥醫生》。他說寫作《齊瓦哥醫生》是因爲:「我感到對同時代人欠著一筆巨債。寫這部小說正是我爲了還債所做的努力。我想把過去記錄下來,通過這部小說,贊頌那時的俄羅斯美好和敏感的東西。」

這一年,他在文學雜志《新世界》編輯部,結識了楚楚動人的女編輯伊文斯卡婭。雖然他比34歲的她大上了22歲,但這並未阻礙他們相愛。一年後,帕斯捷爾納克對伊文斯卡婭說:「我對您提出個簡單的請求,我要同您以『你』相稱,因爲再以『您』相稱已經虛僞了。」

齊瓦哥醫生》故事橫跨俄國醫生尤利·安得列耶維奇·齊瓦哥的一生,並交錯他和妻子冬妮婭與美麗護士拉拉的三角關係。他所經歷的二次大戰、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國內戰爭和之後的生活,每每讓他先是歡欣振奮。但是,接踵而來的暴力流血和人性貪婪殘酷,却總是把善良的俄羅斯人民踐踏于地。

伊文斯卡婭在看過帕斯捷爾納克小說初稿之後,很快就發現書中的拉拉,根本就是以她為原形去創作的。對於這個問題,作者的回應是微笑笑點頭。

感激激動光榮惶恐羞愧

義大利小說家卡爾維諾在《帕斯捷爾納克與革命》一文裡說道,帕斯捷爾納克透過他對歷史「聖潔感」的信仰,延續了19世紀舊俄小說探討生命的傳統。他沒有遵循當時意識型態的指示,而是進一步表現出「對人的所作所爲的不信任」。這種自我批判跟創造力,把俄羅斯現實主義文學提升到新高度。

恰恰就是書中凸顯出的「不信任」,讓小說《齊瓦哥醫生》演變成「帕斯捷爾納克事件」。因爲被認定是在「惡毒嘲諷社會主義革命」,《齊瓦哥醫生》1956年在俄國的出版計劃被拒,這才先有了義大利文版,以及接下來的英法德文等譯本,並且很快成爲歐洲暢銷書

1958年,瑞典皇家學院宣布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是帕斯捷爾納克,他回電報表示:「無比感激、激動、光榮、惶恐、羞愧。」 鑒于國內層層壓力,帕斯捷爾納克去信作協表示:「任何力量也無法使我拒絕人家給予我——一個生活在俄羅斯的當代作家,即蘇聯作家——的榮譽。但諾貝爾文學獎金我準備轉贈給保衛和平委員會。」

不過,帕斯捷爾納克最終只能再發出一封電報:「鑒于我所從屬的社會對這種榮譽的用意所作的解釋,我必須婉拒這份已經决定授予我的、不應得的獎金。請勿因我自願拒絕而不快」。與此同時,他也給有關部門發了份電報:「恢復伊文斯卡婭的工作,我已拒絕獎金。」

對美好的信仰永不停止 

早先,爲了修理不願意配合官方要求的帕斯捷爾納克,伊文斯卡婭曾被羅幟罪名,關到勞改營5年並因而流産。不准聯繫的5年,帕斯捷爾納克並沒有停止創作。這次,帕斯捷爾納克决定不能再委屈他終身未娶的伊文斯卡婭。

出版《齊瓦哥醫生》不到兩年,就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殊榮。拒絕領獎之後不到兩年,帕斯捷爾納克就不幸過世。他過世前幾個月,在接受《巴黎評論》采訪時說道:「藝術家會死,他所經歷的幸福生活卻是不朽的。如果藝術家的幸福以個人的而又帶有普遍性的方式在作品中得到了反映,那麽實際上其他人可以通過他的作品來重新體驗這種幸福。」

我們在閱讀《齊瓦哥醫生》時,都可以體驗到那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