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用愛寵不壞!給孩子臉色,不是管教

用愛寵不壞!給孩子臉色,不是管教

發文時間: 2020/05/28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27,050+

兩點半躺下,三點不到我就爬起來,因為接孩子放學的時間到了。昨天晚上沒睡好,我花了一點力氣才爬下床。姊姊生病,媽媽今天只需要接弟弟。看看時間有點趕,我還是拿了顆茶葉蛋──弟弟放學都會肚子餓,上車吃點東西,他會很高興的。還有點睡意,我開車上路,到了校門口,晚了五分鐘,發現平常接孩子的車也不這麼多了。

然後門口學生愈來愈少,他通常都很準時。等我遠遠看到弟弟時,他身上沒書包,小跑步朝我的車子跑來。他打開車門,氣喘吁吁地說:「我今天自己回家。」

我說:「好。」又急急把茶葉蛋遞給他,「肚子餓不餓,爸爸從台灣帶來好吃的茶葉蛋喔。」

網路時代,造就了無數的小商機。說小嘛?光是賣茶葉蛋,從下訂單到送貨,要兩個星期的等待期,一包10個,買超過33包免運費。誰一次吃330個茶葉蛋哪。

弟弟揮揮手說:「不用。」

我說:「為什麼不早點打電話跟媽媽說不用接?」

他的表情沒大變化,但我看出了歉意:「我忘了。」

我說:「好。下次要記得。Have a good time。」玩得開心。

今天一早送他下車前,我特地問「你下午要不要媽媽接,不要要打電話喔。」他一句忘了,我要白跑一趟,我的愛心不算,光是來回車程要50分鐘。但我的臉上、嘴上一點慍色也沒。

這樣寵孩子,連點臉色也不給,會不會把孩子寵壞了?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xfuel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xfuel

我媽媽,就是這樣對我的。從小到大,我沒有任何印象看過媽媽的臉色。她從來沒有對我生氣過。

我先生,就是這樣對我的。從認識到結婚,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加總,應該超過我跟媽媽在一起的時間。我沒有任何印象看過先生的臉色。他從來沒有對我生氣過。嗯,不,一定有,只是次數少到我記不起來什麼事。

他們有沒有把我寵壞?沒有。今天弟弟換成我,我換成我先生,他的反應可能比我還溫和:「好。你自己小心。晚上早點回家。」當然,我不會像青少年這麼「吝於展現感情」,我會一開車門馬上連說五聲對不起,然後看見他沒關係的臉色,我應該還會抱著她又親又摸地再說五次對不起。

「忘了就不應該。怎麼可以不管教?不然社會上這麼多得寸進尺的小孩是怎麼來的?」給臉色,不是管教。也不是每種管教適用每個孩子。我對姊姊沒有如此寬容。原因之一是,姊姊是老大,老大比較倒楣,父母經驗不多,他們常常需要「被實驗」。原因之二是,弟弟是么兒,么兒總是比較占便宜。嗯,這兩個原因是同一件事。仔細想想,今天換成姊姊忘了,我也是同樣表現。誰會故意讓媽媽白跑一趟呢。

晚上,利用弟弟刷牙時間,我又說了一次,「下次要提早跟媽媽說不用接。」我花了多少力氣去接你,你白白浪費了我多少時間⋯⋯這些話我一個字也沒說。我知道他知道錯了就好。姊弟倆都知道媽媽很忙,時間寶貴,但是卻願意把時間花去「愛」他們。

弟弟問:「提多早?」

我說:「2點50分出門,你2點半前就要說了。」

弟弟說:「可是我那時候在上課,3點才課。」

我說:「哦,對。」

你看,如果今天我當場罵他一頓,不是罵錯了嗎?

100個罵錯孩子的父母,99個都不會發現自己罵錯了。原因是,當父母在罵孩子的時候,孩子不會用相同的強度反駁父母。就算孩子敢,父母通常只會更生氣。最後能知道是自己錯的父母,少之又少,不是嗎?

我又問:「你可以中午吃飯時間先說。」

弟弟說:「他們是放學後才說要一起去吃東西。」

你看,如果今天我當場罵他一頓,他就得頂著讓媽媽白跑的罪惡感去跟同學吃東西,這是你要的結果嗎?

青少年喜歡跟朋友在一起。交朋友,我全力支持。但是這種朋友間「么豁」一起出去的機會,常常是隨性的。你不可能中午時間就先問大家今天放學要不要去做什麼,對嗎?這很怪嘛。所以除了「不讓孩子參加聚會」外,就是「媽媽自己白跑」,我還有其他選擇嗎?

我當然選擇「自己白跑」囉。因為我鼓勵孩子多跟朋友在一起。「交朋友」跟「用功讀書」,一樣重要。

我沒明說,最後弟弟說:「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提早跟你說。如果最後大家又反悔不去了,我就自己回家。反正也有同路的朋友一起走。」

你看吧。「三歲前的小孩,是用愛寵不壞、淹不死的。」這句我說過的話,現在更正:任何人,都是用愛寵不壞、淹不死的。如果有人被寵壞了,那個寵壞他的東西,絕對不是愛。

後記:

第二天下午一點半,家裡電話響了,是弟弟。「媽媽,今天不用接我。」你看,我從頭到尾都好好說,這樣養大的孩子,沒有一個不是好孩子。──當他關上車門跑向同學時,心裡是充滿了媽媽的愛的,對吧?天底下有一個人願意這樣包容自己,我真是太幸福了。

(本文作者為親子教育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