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亮恭台北 > 長照資源:政府不應因民眾選擇而差別待遇!

長照資源:政府不應因民眾選擇而差別待遇!

發文時間: 2020/06/02   文 / 陳亮恭台北 瀏覽數 / 12,450+

台灣的家庭照顧能量在已開發國家中實屬少見,子女與父母同住並擔負照護責任的比例遠高於歐美,也高於日韓等亞洲國家,華人世界的長輩便是倚賴子女與家庭成員照顧,這是社會良善情懷的體現,但也成為許多長照悲劇的根源。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家中若有需要長照的失能或失智長輩,選擇不外幾種:家人照顧並聘請移工看護協助、家人照顧並申請長照二.O服務、社區型日照服務,以及全日入住的住宿型長照機構。這些選擇的產生實為各種複雜因素的組合,包括家人對照顧的期待、地點、經濟、資源取得,以及長輩與家人的個人意願,對家屬而言,選擇是一個綜整的結果,是照顧與家人承擔能力的平衡,絕非為了響應政府政策,然而,政府卻以家屬的選擇評定其所應得之資源。

以照顧需求第八級的重度失能個案而言,選擇自行聘任外籍移工照顧者,能申請喘息服務、長照專業服務等項目,就算全額使用,每月能使用一萬餘元的服務額度,家人需自行支付移工看護每月兩萬餘元;相同狀況下,家人自行照顧,申請長照二.O的服務,政府支付服務額度每月最高可達四萬多元,自負額不到七千元;申請日照服務的個案,相關金額與採用居家照顧差不多;而申請住宿型長照機構照護的家庭,每月僅有五千元補助,家人每月尚需自行支付照護機構兩萬五以上的費用。

對一個相同失能程度的個案而言,所需要的照顧服務內容大同小異,選擇照顧場域是個案與家屬的綜合考量,但政府以照顧場域與照顧模式的選擇不同而給予差別待遇,是否同樣失能長者不同命?不管長照的財源是從稅收或是保險,以服務模式區隔失能個案所能取得的照顧服務內容是否公允?

政府施政本可透過財務誘因來導引民眾做差異化的選擇,但這些機制用於與人權、尊嚴及生命價值有關的事項,恐怕需要更多的說法。面對重度失能且具有高度複雜照護需求的個案,只因家屬無法配合政府想推動的政策,就必須承擔額外家庭支出與照護品質差異的風險,這似不符合國家社會存在的公義,具有相同狀況的國民只因選擇不同而受到差別待遇,何況移工看護與住宿機構都是政府核可而引進與設立的。

現階段的社區與居家照顧資源不足,無法完整提供個案所需的照護服務,家庭自行支出的金錢都是辛苦工作與儲蓄所得,只因照顧長輩的孝心而可能耗盡,政府的政策加重中產三明治世代的財務困境與生活壓力。政府或有千百個建立理想長照體系的想法,但民眾這種因為選擇而受不平等對待的感受也應重視,長照存在是為了被照顧者及其家庭,這些待遇的差異,政府看見了嗎?

(本文作者為臺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