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盛治仁台北 > 我們就不能好好相處嗎?

我們就不能好好相處嗎?

發文時間: 2020/06/08   文 / 盛治仁台北 瀏覽數 / 7,350+

看到螢幕上美國各州的抗議和暴動,覺得十分感概。被稱為種族大熔爐的美國,到現在還深受種族衝突糾纏。最近的導火線,是明尼蘇達州非裔美人弗洛依德被白人警察壓頸致死。2月底時,喬治亞州有另外一位非裔美人阿爾貝里在跑步時被一對白人父子懷疑是竊犯開槍射殺。開槍者一直沒有被逮捕,直到5月此事受到美國各地關注及抗議後,才被拘禁。

事實上,這些情節,跟1991年時一位建築工人金恩(Rodney King)的遭遇性質相似。他被幾位警察在路邊毆打,剛好被路人錄影寄到電視台播放,引發各界重視並法辦這些警員。結果法院審理後竟然宣判無罪,引爆洛杉磯六天暴動,造成63人死亡及2000多人受傷。暴動期間,金恩在電視受訪,留下了一句名言,「Can't we all just get along?(難道我們就不能好好相處嗎?)」

這是個好問題,可以用在美國種族問題和政黨競爭,同樣也可以用在台灣的政黨競爭,甚至兩岸關係。在不同的議題和團體競爭中,都不乏以仇恨對立來動員的領導人物。川普總統的許多評論,被認為是在火上加油,連共和黨國會議員和州長,都表達希望他暫停在社群媒體發言。

政治學的中間選民理論,意思是例如選總統的單一選區制度下,候選人會往中間立場靠攏,以爭取最多選民支持。這個理論在實務上有兩個問題,一是中間選民就算比較多,但是不投票機率也比較高。第二是社會意識形態分布,不一定是鐘型曲線,也可能是兩邊對立的雙峰曲線。隨著社群網路動員力量展現,越來越多政治人物選擇以鮮明立場動員基本盤。

要像南非前總統曼德拉那樣是非常不容易的。他坐了27年牢,得到權力後,不是去清算鬥爭對手,而是強調和解,也放棄連任總統。即便如此,他還是同時受到左右兩方攻擊。右派認為他是恐怖分子,而左派批評他太軟弱。他雖然無法獨力解決南非種族問題,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曼德拉,情況會很糟糕。

一般印象鷹派是勇敢而鴿派是軟弱的,我認為恰恰相反。要在民粹高漲時代當勇敢的英雄,其實是容易的,只要高舉旗幟大喊口號,群眾的掌聲隨之而至。鴿派則是兩面不討好,外部看是敵對陣營,內部看則質疑忠誠。曼德拉才是真正打不倒的勇者。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難怪政治圈中鷹派得勢、鴿派式微,同時社會也越趨對立。長久的種族問題,沒有辦法得到根本性解決,即使美國都已經選出非裔的歐巴馬總統,非裔美人在日常生活受到的歧視依然存在。

記得之前看到國內外某些政治領袖令人詫異的發言和領導風格時,和友人們討論難道是時代變了,要離經叛道特立獨行才行得通嗎?其實不然。挑起對抗和運用權術,或許可以獲得一時的選舉及政治利益,但是無法持久,更不可能創造長治久安。時間和歷史才是最終的檢驗。不管是國際間、政黨間、企業間,甚至人跟人之間,良善的動機、理性的判斷、溫和的言行,與利他的作為,才是可長可遠的正道。

(作者為雲品國際董事長)

(原文刊載於2020年6月6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