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天瑋洛杉磯 > 美中金融戰誰有勝算

美中金融戰誰有勝算

發文時間: 2020/06/10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34,600+

美中爭霸的態勢,主要的打擊點已經進入金融領域。有人說,美國實力下滑,大陸即將超越美國;也有人說,中美夾殺,香港金融中心已死。各種說法不一,但是料敵從寬,美、中和台灣對美中關係的評估,不能不多方冷靜考察。

先談香港。大國博弈有一個特徵,便是爭奪資本市場。資本市場是資本主義的心臟,供應軍事和非軍事拚搏都同樣不可或缺的綠色血液。400年來,阿姆斯特丹、倫敦和紐約,甚至於民國南京政府時代的上海,都先後扮演著關鍵性的資金融通和調度角色而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大陸進行改革開放40年,香港金融中心的重要性極為突出。中國實行國家資本主義,所以如果要以為中共的「港版國安法」是一場超級豪賭,不惜玉石俱焚,寧願為了主權宣示而在大程度上捨棄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那或許出自誤會。中共「香港保衛戰」所需資金、人才與建制動員預案,相信必然有所部署。有這樣的看法,誤認為上海和深圳可以完全取代香港的融資角色,所以中共有恃無恐,那是因為不了解中港雙向金融與投資活動的特質。簡單問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阿里巴巴類型的一些大陸企業會選擇在紐約和香港上市,而不在滬深掛牌,從正式答案細節加上背後的政治經濟學便可推斷出香港最根本而具體的不可替代性。

一般人可以不清楚香港金融中心的必爭和必保,但北京決策層與駐在香港的各界精英卻不會沒有準備。相信美國不發動則已,如果預備發動香港金融大轉向,將會面臨一場沒有絕對勝算的戰役。美國從嚴部署,會不會用到殺手鐧,令人好奇。

華爾街投資銀行傑弗瑞最近發表報告認為「港版國安法」引發的風險是短期的,如果其他情況不變,香港股市最後會擺脫這樣的風險。而與此同時,在美國上市的一部分中國企業,如果受到美國國會立法中的「對外國公司問責法」等壓力而被迫下市,那麼大約總市值5570億美元可能移往香港掛牌。港股市值如果因此擴增12%,或許會帶來革新,更能夠反映新經濟。

其次談美國金融實力。美國已經蔚為金融帝國,過去10年股市增長兩倍半,同時間大陸只增長7成;美國股市市值占全球的比例從42%提高到56%,遠遠超過滬、深、香港和倫敦市值總和。同時美元實力強勁,全球經過銀行系統進行的金融交易,9成利用美元,美國銀行的宰制性超過2008年金融風暴前夕。另外由於美國聯邦儲備當局控制美元供應量,它的功能相當於世界央行,美國調整利率,會導致包括中國人民銀行等各大央行跟隨同向調整。人民幣亟想撼動美元地位,但是人民幣資本帳不能自由兌換,且人民幣背後的政策變化因素難以預期,所以到目前為止全世界仍然更相信美元的可靠性和安定性。這涉及政治、體制、價值觀、文化和軍力,靠唯物論不足以解決。

美元是絕大多數國家的儲備貨幣,因此美元還可以作為美國有效的地緣政治手段,制裁敵對國家。這是中國軟肋中的軟肋。

過去40年世界名目GDP,中國從占比2%躍升到16%,但是美國保持在25%。美國沒有衰落,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比美國更能和中國打一場金融戰,也許雙方共同的努力方向應該是如何避免一戰。

(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

(原文刊載於《中時電子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香港反送中,爭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