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天瑋洛杉磯 > 「地攤經濟」發出什麼信號?

「地攤經濟」發出什麼信號?

發文時間: 2020/06/19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13,600+

中國大陸疫情緩解之後,兩個消息讓人大吃一驚,一方面預示著經濟不確定的前景,另一方面似乎在做一些暗示。如果是有意義的暗示,那麼究竟含義是什麼?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和政協兩會的中外記者會上表示,雖然中國人均年收入3萬元人民幣(約4200美元),但有高達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不過是1000元人民幣。

他在6月1日赴山東考察時又表示,地攤經濟和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也是中國的生機。

李克強 資料照圖/李克強 資料照

形勢嚴峻 搞地攤經濟

這兩個全新信息透露出大陸經濟形勢嚴峻的程度,反映了大陸正面臨失業潮、企業倒閉潮和高比例的低收入,相對必須靠地攤經濟和小店經濟進行及時反應,因為規模經濟一時幫不上忙。

官方數據指出,中國今年1月至4月單單登記在冊的城鎮人口失業率分別為5.3%、6.2%、5.9%和6%。這個統計不包括大量未登記的城鎮人口以及農村失業人口。中國總共有7.75億勞動人口,目前有不同的數據估計,全球疫情延燒,導致中國變本加厲,失去了6000萬到2.05億個工作機會。換句話說,今年中國的失業率在最壞的情況下可能達到過26%。

中國改革開放於是已經明確陷於重挫,第一季度經濟下滑6.8%,全年經濟狀況堪憂,北京當局無法估計預期,破天荒不去設定2020年的GDP增長目標。

中國失業潮很可能是事實。美國在疫情前失業率低到3.5%,而目前失業人口反轉飆高到13%到19%之間。一部分基於聯邦注入了6千6百億美元中小企業貸款,確保聘回員工,否則或許還要更高。

中國倒閉潮也很可能是事實。參考美國的風景線,連許多名牌都頂不住了。

這樣看起來,也可以說,對失業潮和倒閉潮不必感到絕對意外,只不過中國的程度偏高,形勢更嚴峻。但是李克強放出來的消息讓人吃驚的,是6億人每個月1000元,那一種大面積的弱質、貧富懸殊和缺乏購買力。

李可染身旁的豐子愷

美國與大陸不同的,在於解決經濟問題的條件和能力。

首先是美國獨一無二的金融帝國實力,美國一方面掌握全球交易平台和交易工具,另一方面在國內進行全面貨幣供應輸血。其次,是美國是高收入國家,還款能力較高。第三,美國的勞動人口還在增長,勞動力意味著供給力和需求力。第四,美國可以多多少少利用種種不同的手段設法將一部分供應鏈從大陸拉回美國,再恢復和創造一定程度的國內就業機會。第五,美國體制在過去一個世紀,體驗過一個大蕭條和12個經濟衰退,能征慣戰。

然而在大陸,中國承受的債務龐大,已經高達GDP的2.7倍;中國是中等收入國家,還款能力較低;大陸人口紅利喪失,連續萎縮五年;大陸必須要面對原本已經被貿易戰打得極為不利的、並且又被疫情推波助瀾的逆全球化;大陸改革開放以來,40年沒有體驗過經濟衰退,只有所謂經濟下行,從體制承受、應對能力到社會維穩都要面臨考驗。

疫情後,全球各國陷入「搶就業大賽」,大陸有沒有勝出的條件?看起來並不容易。

所以,此時此刻地攤經濟的提出,從多方面客觀地看,是符合大陸現況的必要,是不得不然,但是它無形中暴露了中國的弱點。憂心忡忡的李克強一下子大筆一揮,將大陸的面貌,從過去幾年北京特意呈現出的那樣一個横空出世的李可染「崑崙」巨畫,突然在旁邊夾雜了一系列的城鄉小調豐子愷,規模經濟與地攤經濟尷尬並列,雖然各有妙趣。

但李克强是不是就正是在今年這個敏感時刻,有意要自比豐子愷,對外表現出别具一格的形象?而且特點在於他主動將低收入信息對外披露示弱。

意外可能來自美國

地攤經濟是一個大意外。另一個大意外,可能會來自美國,而且是戰略上的。

讓我們稍微分析一下這一個角度的現況和歷史。許多專家認為,美中已經進入新冷戰。美國著名的政治學家,芝加哥大學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或譯名米夏摩)也提出看法,認為雖然美中在去年未必進入冷戰,但是今年隨著疫情而發展出種種敵對態勢,明確導致了美中冷戰的啟動。

我最近在《中國時報》專論提出,美中「五月風暴」,經歷了「戰狼外交」和「三個川普否定」的對抗,使兩國關係嚴重惡化,處在50年一遇的空前對立階段。至於新冷戰是否已經降臨,見仁見智,即使降臨,還可以回頭。

就算是美中新冷戰果然已經發生,那麼此刻回顧美蘇冷戰,必須留意到一段歷史。冷戰的中、後期美國原本對蘇聯經濟實力估計偏高,認為蘇式經濟擁有制度優勢,因此主流意見始終主張與蘇聯達成和解。雷根總統上台,看法不同,先要求對蘇聯做了一次徹底重估,結果不料發現到蘇聯其實只有一半的經濟實力,僅僅不過相當於美國的一個加州。做過加州州長的雷根因此信心大增。

前總統雷根於是發動了三個經濟戰把蘇聯實力耗盡,最後打贏了冷戰。那三個經濟戰包括美國大幅增列國防開支、隆重推出星戰計劃和促使沙烏地阿拉伯全產能增產石油。除此之外,美國上層建築的優勢 - 超卓主義 - 並且在當時得到雷根給予了最大程度的發揮。(超卓主義原文是exceptionalism, 一般都翻譯為例外主義,似乎不够貼切。我將它試譯為超卓主義,台北的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黄介正先生頗為同意。)

大打經濟戰

時空拉回到今天,美國以及全世界同樣存在著許多專家觀點,認為中國國家資本主義制度具備一定優勢,而中國在全球經濟已經排行第二,擁有相當於美國三分之二的實力,美國霸權受到了挑戰。

但是當李克強突然提出擺地攤、救經濟這樣一個政策呼籲的時候,試想它的戰略後果會是什麼?顯然它會導致美方對中國經濟實力進行一次全面重估,因為李克強這個信息,等於是在最高階層史無前例地對外坦白承認中共自豪的舉國體制不幸已然「師老兵疲、人困馬乏」,似乎在扶持國企和大私企之外,沒有把握在短時間内可以有多大的能力去照顧到小市民和農民。

經濟既然疲態百出,經濟便會等著挨打。

來源:Flickr圖/來源:Flickr

川普總統上任以來他推出的戰略性政策,與他所欽佩的雷根相似(除去美國超卓主義以外),也包括了本質上具備經濟戰功效的各種手段,主旨同樣是戰略施壓:

• 大幅增列國防開支
• 創建太空軍
• 推動印太戰略
• 進行中長期貿易戰以及科技戰
• 展開金融戰
• 促使供應鏈脫鉤

反過來看大陸回應的條件與方式,應該說是自願或是非自願地飽嘗廣義經濟戰壓力:

• 不斷擴充軍備,軍事力量快速發展,但是開支大
• 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的執行是大難題
• 第二階段中美貿易談判要不要展開
• 這波疫情起於武漢,一月下旬禁止境内流通,卻允許對外流通,國際間向中國追責索賠的發展難以預料
• 北京爭取與國,決定暫停77個發展中國家今年的債務償還
• 華為面臨晶片和5G的戰爭,腹背受敵
• 中國還要大動員,準備好打一場「香港保衛戰」
• 中國正開始投注屬於自己本身的超卓主義,引起美國疑慮,前景尚不明朗

中國經濟承受得了這麼多挑戰嗎?

戰略重估的後果

如果上述的對比符合事實,那麼對於李克強的談話,便可以視之為戰略自貶。可以推想得知,美國因此馬上會去進行一次中國實力重估,作相應的戰略調整。接著,美國將會在已經產生效果的廣義的經濟戰領域加碼施壓,把冷戰各面向拉到極限。

如果美國將冷戰策略拉到極限,而且產生效果,也許附帶的結果之一是這場冷戰會存在更大的概率不至於惡化為熱戰。這會符合台灣和世界的期待。

學者米爾斯海默素來樂觀估計中國崛起,但他預測中國崛起必然發生武裝衝突。米氏是一大權威,可問題是中國究竟擁有多麼超大的經濟實力,多強烈的好戰意圖,要把繁榮發展「機遇期」擱在一邊,不惜一切地去面對戰爭?

米氏的理論體系完整,結構性因素開列許多。但是,單純分析經濟實力,不待美國官方的重估,疫情前美國金融界對中國存在著這樣的看法,認為按照名目GDP增長率計算,如果中國保持在6%,而美國維持在4%,要到2050年中國才能趕上美國。

按照這個計算公式,美中大體存在著一個30年的理論性差距。怎樣的差距,以及怎樣的價值調整,對目前的美中關係而言,才夠大、夠安全?以目前看,美中體系價值有別,和平演變失敗,彼此漸行漸遠。畢竟中共已經不是8年前的中共,正在自我形塑新時代超卓主義。

那麼,李克强的大實話會給美中國家力量對比帶來什麼樣的進一步重估,和導致怎樣具體的而對美國的地位和台灣的處境有意義的戰略後果?非常值得觀察。

信號的含義

退一步說,李克強是不是在發出信號,於自貶國力的同時,單方面向美方暗示服輸,願意推倒重來,回到韜光養晦?

關鍵的問題之一,自然是目前中國內政外交形勢詭異,即使李克強有意作此暗示,也似乎並不符合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意願。

可是,東方人常常不了解西方人對待坦白的態度。在西方,真誠的坦白,高貴而純潔,能夠產生化學效應。示弱,在談判桌上有可能轉化為資產,前提是彼此要有十足的把握,對方搞的是合作而非對抗。

問題也在於在今年(和去年非常不同)的談判桌上,美中雙方如何相互對待?

太平洋兩岸的局勢,因為地攤經濟這個古怪信息,是不是一方面會導致戰略重估,一方面有助於化解冰封?

很難預期,但也許不久就會看出端緒。



(原文轉載自Ettoday,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