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蘇宏達台北 > 新冠衝擊全球化的五大支柱

新冠衝擊全球化的五大支柱

發文時間: 2020/07/22   文 / 蘇宏達台北 瀏覽數 / 25,750+

全球化係指各國不斷減少甚至去除貨物、資金、服務、資訊乃至人員自由流通的障礙,達到人盡其才、貨暢其流、共享繁榮的理想。1991年前蘇聯解體,揭開全球化序幕,歷30年有成。 但是,新冠肺炎橫掃全球,直接重擊了全球化的五大支柱。

美國霸權

美國霸權是全球化的最重要基石,用以維護世界秩序,並扮演最後仲裁者、救援者的角色。但是全球爆發新冠肺炎迄今,美國不僅無法對外提供援助,本身也疏於防範至疫情惡化,社會動盪,在防疫作戰中完全失去了領袖地位。「萬一美國無法、不願協助」的思惟,已成為疫情過後,制定國家戰略的新起點。

美歐團結

美國、歐盟,加上英、日、澳、加,2018年總產值合計約48兆美元,占全球85兆美元的56%,主導全球政經走向,其中美國和歐盟的合作最重要。但疫情爆發至今,美歐步調不一,迭有齟齬:川普未與歐盟領袖商議即片面禁止歐洲航班入境;梅克爾則拒絕了川普6月在華府召開G7的提議。美歐分歧,也進一步弱化了全球化的動能。

中俄配合

大陸GDP年產值已達14兆美元,是美國的七成。俄羅斯經濟規模1.6兆美元,但擁有強大的核武和傳統軍力。兩個非西方強權的配合,是美歐有效治理全球事務的消極條件。美中貿易戰早已開打,現更因疫情而交惡。美歐也因克里米亞問題對俄羅斯制裁。中俄合作無法取代美國霸權和西方集團,卻足以在東亞、南亞、中東和東歐挑戰美歐,在全球事務上掣肘西方,裂解全球化。

全球治理

二次大戰結束後建立的國際組織,是美歐治理全球事務的核心機制,早已因全球化而不堪負荷,現在更因川普的單邊主義、孤立思惟和卸責推諉,成為美國保守派攻擊的對象。川普先是抨擊世衛組織疏於防疫,繼而指責譚德塞等人親中媚共,甚至揚言終止捐輸、準備退出,大大動搖了國際組織在全球治理中的威信和功能。

國際法制

美歐在國際上向來高舉依法行事的大旗,並用以規範全球化。然而,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時,各國政府紛紛關閉門戶、杜絕往來、搶奪物資,根本無視國際條約的義務和規範。本應出面協調各方的美國,忙著截取防疫裝備,處理國內動盪;向來援助落後國家的歐盟,各會員國相互指責,自顧不暇。法制弱化,也掣肘全球化的進行。

短短幾個月的疫情,重擊了全球化的五大支柱,動搖了已經全球化的國際政經格局。但是,各國會回到閉關自守、自給自足的過往嗎?

全球化停滯,區域化、集團化興起 

答案是,不會。全球化只是遭到逆襲而停滯,不會消失,但已無力成為疫情過後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驅動力。接下來,全球政經格局的可能發展,一個是集團化,一個是區域化。在亞洲,前者以美國倡議的「經濟共榮網絡」(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 EPN)為代表,目的是建立以美國為核心、政治立場一致的準聯盟經貿體系。後者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RCEP)為範例,用以建立鄰國的自由貿易體系。兩條路線的競合,將直接左右疫情後的全球政經走向、國家戰略選擇和產業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