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德先生,你問題可大了!

德先生,你問題可大了!

發文時間: 2020/06/30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20,800+

從五四運動開始,民主被取了一個「德先生」的名號,也成了中華民族仰望的對象。尤其在台灣,德先生是信仰,是宗教,近來更被捧上了普世價值的神殿,不少信徒不明所以地膜拜。

在對抗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德先生是反抗運動正當性的基礎,現在德先生更像是台灣手中握著的利劍,用來對抗中國大陸。從全球角度來看,自蘇東坡解體之後,德先生曾經意氣風發,日裔美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甚至斷言民主是人類歷史發展的終點,未來不會再有比民主更好的制度了。然而,德先生的問題可大了,就像房子裡的大象,如此明顯卻又如此被忽略。

台式民主:該獨立不獨立、該公正不公正

二十一世紀才走過了五分之一,德先生就已窘態畢露,愈來愈荒腔走板,從西方世界到台灣,無不如此。在台灣,不少人笑台灣的民主是台式民主,因為該獨立的不獨立,該公正的不公正,標準更因人因黨而異。美國也因為川普的誕生,不少學者認為民主面臨了空前的危機。然而,台式民主的說法並不正確,美國民主也不是因川普而受到威脅,問題,出在民主本身。德先生,你的問題可大了,不正視這些問題,不思考這些問題,民主沒有未來。

政策應該是由人民來做主

美國學者哈羅德‧拉斯威爾(Harold D. Lasswell)將政治界定為「誰在何時以何種方法得到了什麼」(Who gets what, when and how),David Easton則認為政治是對社會的權威性價值分配,二者異曲同工,因為分配或誰得到了什麼,正是政治的核心。在民主政治之下,應該是由人民來決定分配或誰得到了什麼,或者說,政策應該是由人民來做主的。但真相如何呢?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兩位教授馬丁‧吉倫斯(Martin Gilens)以及班傑明.佩吉(Benjamin I. Page),曾在2014年發表了一份報告,這份用相同的資料檢驗四種民主理論:(一)多數選民民主論,認為大多數選民對政策最有影響力;(二)經濟精英控制論,認為經濟精英或者有錢人控制了政策的抉擇;(三)多數多元論,認為所有的利益團體都能在政策過程中得到相對公平的對待;(四)偏傾多元論,認為大企業、商業及專業團體主控了政策過程。根據他們的分析,真正對政策有影響的是經濟精英與代表企業的利益團體,至於一般廣大的民眾,對政策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美國如此,台灣也是一樣,都不是多數一般選民在統治或分配。台灣《風傳媒》曾做了一系列的「立委政商關係大搜查」,發現不分藍綠,不少人都有建商背景,背後更不乏有富爸爸、富媽媽的庇蔭。這些選民在拿著選票時,感覺自己是主人,但這是一種虛幻,因為他們根本無法決定誰得到什麼。在不少民主國家,財富分配實際上是愈來愈不公平,因為決定資源分配的主要就是資本家,而不是選民大眾。pexels,僅為情境配圖圖/pexels,僅為情境配圖

第一大問題:選票握在選民手上,決定權卻握在經濟精英或企業手中

為什麼,選票握在選民手上,決定權卻握在經濟精英或企業手中,難道選民大眾不會分辨他們被騙了嗎?這就是德先生的第一個大問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的《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大作中提供了我們答案。康納曼認為,「我們大腦裏的世界並不能反映真實的世界」,也就是說,一般人大腦裡的民主並不能反映真實世界的民主。大多數人以為在享受民主,卻不知是被民主利用。此外,康納曼也指出,「人們經常依照情感來做判斷和決定。」換言之,大多數時刻,我們是受到情緒指引,而非理智,這就是他所謂系統一思考的特性。正因為人的行為主要是由捷徑與情緒所指引,因此人也很容易被資訊所操控,這也是為什麼媒體與網軍在民主選舉中角色如此重要的原因。

第二大問題:鼓勵表演政治

德先生的第二個大問題是他鼓勵並獎勵表演政治,政治人物個個都要練就一身作秀本事,因為形象好勝於一切。《禮運大同篇》的選賢與能,在民主體制內根本是天方夜譚。在民主制度之下,造神與作秀成了一體兩面,也是我們幾乎可以天天看到的畫面,然而能夠頭腦清醒者又有多少人。民主有時讓人覺得是最卑劣的偽裝,它讓你被掠奪之後還心懷感激。

第三大問題:離不開金錢政治

德先生的第三個大問題是他離不開金錢政治。選舉是很燒錢的活動,政治職業的金錢門檻相當高。以美國為例,議員當選後,幾乎天天都要想辦法籌錢,否則無法應付下一次的選舉。或許有少數人可以在金錢不足的條件下跨入政治門檻,但只要進來之後,就必須想辦法為下一次選舉籌款,否則也難以為繼。在民主體制之下,金錢與權力的掛勾,其強烈程度不亞於威權體制,只是方式不同罷了。民主選舉離不開金錢,自然也離不開資本家的控制了。簡單地說,政治應該是一種志業,民主卻把政治變成了產業,一個唯利是圖的產業。

任何制度的好壞,其實都不是絕對的,它受到社會經濟條件的制約。即使民主,也不見得適於所有的社會,從不少國家民主化的案例可以看出,民主帶來的反而是混亂而不是治理,帶來的不是公平,而是更多的不公平。

懷疑是人類進步的泉源

自由與人權是民主的必要條件,這也是民主最可貴的地方,但民主如果只是讓你可以任意批評政府,卻不能影響政策,民主的價值就只剩一半而已。懷疑是人類進步的泉源。懷疑帶來思考,思考蘊育突破,突破產生進步,人類的歷史發展不會有終結,除非人類停止懷疑。今天,我們要懷疑德先生,唯有如此,德先生才能表裡一致。

 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前提是對政黨與政治人物的懷疑、無情與不信任,但這些前提在大多數民主國家中不存在,我們看到的反而是迷信與狂熱。懷疑、無情、與不信任,才是公民最高的品德,所以說公民無偶像,問題是這一天好像還很遙遠。

(文內小標由編輯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