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隨手可得的幸福

隨手可得的幸福

發文時間: 2020/08/06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18,850+

我坐在星巴克,幾乎三小時都沒抬頭。我寫稿專心度很高,既不用等靈感,更不用琢磨思緒,我天生就是吃這行飯的。(好險,當初我有辭職回家帶孩子,不然現在還窩在銀行櫃檯後面數錢,數著不是自己的錢。那真是有趣的工作啊。)

我正前方一公尺有個垃圾桶,約100公分高的圓筒,上面的開口不大,直徑頂多20公分。我不是被這個垃圾桶吸引的,而是一個人走近這個垃圾桶的小娃兒,這個小娃兒還沒有垃圾桶高。

他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小小孩,合身的低腰牛仔褲配上一件長袖T恤,一雙小球鞋,搖搖晃晃地朝垃圾桶走來。我發現他的手上有兩個紙杯,一手一個。他的身手,是那種一上場馬上就會被教練踢出場外的籃球選手──他「奮力」地投入兩個小紙杯後,走向兩公尺外的爸爸媽媽。

pexels, 僅為情境配圖圖/pexels, 僅為情境配圖

這時候,我不寫稿了,我放棄寫稿的速度就跟當初我放棄工作的速度一樣。毫不猶豫地,我開始「享受」地看著這個小娃兒的一舉一動。接著,他爸爸又遞給他一個紙盤加上包著餐巾紙的塑膠刀,他走過來又走回去。接著是兩根吸管加一團衛生紙,再來是一個大紙杯加一個吸管,兩個杯蓋加兩根吸管,一個小杯蓋和一張衛生紙。

爸爸是故意要「折磨」他

顯然,他爸爸是故意要「折磨」他的。一度,因為紙杯太大橫在垃圾桶上,小娃兒還必須稍微墊起腳尖才能看到垃圾桶上面「發生了什麼事」,然後試著把紙杯「喬」進垃圾桶裡。有一次他走向垃圾桶時,因為眼睛好奇地看著手上的「垃圾」,還差點整個人撞上垃圾桶。其中一次,叉子沒放準,掉到垃圾桶和牆面的縫隙間,他認真地看著那個叉子兩秒鐘後,才撿起來又丟一次,那表情好像是說,「確定這是我剛剛手上的那個叉子嗎?我剛剛不是丟進去了嗎?怎麼地上又有一模一樣的呢?是我的嗎?好吧,我就日行一善,不是我的也順便丟一下好了。」

我毫不隱瞞地盯著可愛的他一直看,直到他的爸爸媽媽對我笑。「誰叫你小孩小的時候不把握,現在大了沒機會吧。只能看著我的小孩羨慕囉。羨慕就自己生啊。」

姊姊弟弟小時候,我怎麼就沒發現這個這麼好玩的活動呢。免費、簡單、隨手可得,小孩做得高興,大人看得幸福。還是讓孩子練習「手眼協調」的大好機會。

此刻,我心裡竟然出現這樣的想法:如果還有機會,我一定要這樣帶小孩。嗯,好,晚上找先生商量看看。不過,他一定會說:「為了丟垃圾再生個小孩,還是我去丟好了。」

(作者為知名親子教育專欄作家)